--/--/--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12/07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 连载第一回

最初的版本,不排除有错别字,病句什么的……orz
也会有在出片前直接在排版里修改,文档没有相应修改的情况(利用编辑的职权……)

最初是因为喜欢上了一个很可爱但是又有点怪的男生,想写一个短篇发泄下郁闷的~
之后居然变成了连载~~第一次写连载,一直有些急躁,总有点抓不到重点的感觉
不过都已经过去呢(往事不堪回首)……虽然回过头看那么多的不成熟
总算是经历了那么一次!
------------------------------------------------------------------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 连载第一回
By 爱礼丝

你设下的谜局,叫做恋爱习题。
我所玩的游戏,叫做假面舞会。

#01
关键词:告白。
【怎样告白被拒绝也不会那么丢脸?】是莫小薇在Internet上搜索到的问题。一系列的回答中被选为最佳答案的是——
你是女生吗?你是那种内向的女生吗?如果是的话,就别告白了。理由:1如果他对你有感觉的话,就让他主动吧;2如果他对你没感觉,那么你告白了也没用,只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伤感。
貌似有些道理。
只可惜,莫小薇不是那种内向的女生。

“那个,可以喜欢我吗?”
“……对不起。”

啊啊,冲动是魔鬼。
必须承认向聂天逸告白实属自己的头脑发热之举,小薇倔强的扭过头,一边懊悔着自己不明智的行为,一边为自己找着借口。
至少该先看看今天的皇历的,可以选个大吉日。
可是如果他心情不好,又有什么用……
就不该在选在学校,校服一点也不好看,如果是新买的蕾丝花边连衣裙说不定……
可是如果他不喜欢,又有什么用……
也不该就挑了操场这块地方,要是西校门的花园,黄昏的时候气氛多好。
可是如果他感觉不到,又有什么用……

是啊,他不喜欢我,一切又有什么用……

明明是意料之中的结果,可是从男生站在自己的面前的那一刻起,脑袋里就好像一片空白了,即使之前已经搜索过“经典告白的100句”、“告白必胜法”等等她所能找到的条目,却只有那一个词从空白中抽离了出来,化成具象的影子。
喜欢。
喜欢你。


#02
现世报。
死党说,莫小薇你绝对是现世报。
小薇死气沉沉地伏在课桌上,有气无力地回应到:“你不用这么刺伤我吧。好歹人家我也是刚失恋耶,第一次失恋的经历耶。”
刚刚获知小薇失恋消息的死党芭儿,可是一点也不同情她,“你啊,你就耀吧。”一副之前小薇失魂落魄地回到教室时候,安慰她的人不是自己的样子。
“呜,可是人家真的是第一次被拒绝嘛。”
“好的,你接着耀。请继续。”
看着芭儿摆明了鄙视自己的样子,莫小薇委屈的嘟了嘟嘴,再次扫描了自己的记忆库,确认了除了一班的聂天逸聂大少外确实再没人有让自己吃过如此的闭门羹了。现世报?大概是吧,被她莫小薇拒绝的男生确实很多,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她就是不喜欢那些男孩子,就是喜欢聂大少嘛。
虽然自己整天都爱对别人说,“喜欢”这个词先说出口就输了,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告诉他的自己的心情。
这便是所谓喜欢吧。
果然盲目!
所以这个现世报报在她身上,也只能像芭儿说的,能学会“吃一堑,长一智”就不错了。”

“哎~~~~”小薇一口气还没叹完,一只巨大的肉色物从天而降,将整张桌子震了一震,一下占据了整个视线。沿着颜色向上看着去,是翻得整齐的白衬衫的领子,微微带些青涩胡须的下巴,还有熟悉的面孔。
夏汐这家伙也成熟了嘛,脑子里浮现出的却是另一个男生的脸。
“哎哎哎,谁惹到我们的莫大小姐了?”夏汐的话是对芭儿说的,刚刚还在数落小薇的芭儿,脸也变得异常的快,“哎,小薇啊,今天身体不舒服。闲人勿扰哦。”
服务性微笑。
总不能和你说是小薇失恋了吧。芭儿投给小薇一个放心交给我的表情,就把夏汐给拖走了。
小薇望着一边嚷着“我可不是闲人”频频回望,一边被芭儿拖出教室的夏汐,心想,如果他知道我被别的男生拒绝,会怎么想呢。
脑袋里的夏汐犹豫了再三,始终做不出表情。

“算了,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好了。”
小薇把重重地把自己的额头磕在了课桌上,眼前就一片漆了。


#03
夏汐是笨蛋。但是芒果布丁很好吃。
其实两者并没有什么可用到转折的关联。

小薇曾经想叫聂天逸和她一起去吃她最喜欢的,会配上椰果冰淇淋的芒果布丁,聂天逸也很温柔的微笑着说了好。可是直到她正式被拒绝的那天,他们都没有机会去到那气氛很好的店。
可是真的好想吃芒果布丁嘛,但是一个人进去总有些傻乎乎的感觉。
事到如今,再次经过的时候,身边能够选择同行的人居然只有夏汐。
嗯,是“居然”和“只有”。

其实夏汐没有什么不好。没有比聂大少笨,也没有比聂大少难看。而且,他和芭儿从小学、初中、直到考入高中,也都是自己的同班同学,算算,居然也快十年了。虽然三家在地图上被划分在同一区域,但在这么多同龄人中,志同道合的好友不被拆散也勉强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奇迹了吧——概率学上的。
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觉夏汐其实是和自己还有芭儿完全不同的生物,那个生物还居然对她说:
“我啊,喜欢你哦。”
开始是不知所措,渐渐地却也习惯了。除了习惯也并没有太多别的选择,他们三人几乎是每天形影不离的。
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知不觉中,他们之间的“无所不谈”也改头换面成了“有所隐瞒”。就像她始终不理解,夏汐为什么总爱拿着明星杂志的泳装页倾斜出各种角度,白费力气的想要看出什么,夏汐也不会理解她所热衷的隔壁班某某男生和某某某男生的小道。
或者说是她也刻意不想让夏汐知道。
为什呢?
这种事也没什么好多说的吧。
自己给自己的理由。

但是,最终所有的消息总会绕一个不大的弯又回到小薇这里。于是当夏汐又一次急冲冲地跑来问她,“x班的某某某是不是在追你?”的时候,小薇只有一个想法——
夏汐是笨蛋。


#04
聂天逸出现在甜品店的时候,小薇打翻了一个盘子。
其实她只是心突然跳快了一拍,并没有关联到哪根和手相连的神经,打破盘子纯粹是因为身边的夏汐突然高喊了一句“喂,天逸!”

很自然的,聂天逸也发现了她,微笑着过来打招呼。
“嗨,小薇。”
保持镇定保持镇定。
“好久不见,汐。”
……败了。

关键词是“汐”和“天逸”,这种有名无姓的暧昧称呼方式,让小薇大脑中瞬间涌现出“禁断之恋”,“BL”,“耽美”等诸多词汇。再多次警告自己不能因为一次失恋就步上同人女的道路之后,原本的那些词汇并没有有丝毫减少,而是变本加厉的翻出了各种各样的花头,诸如——“傻气攻”,“女王受”,“美少年之恋”……
除了“美少年之恋”因为夏汐的吃相而裂开成无数碎片,其他的词都坚定不移的沿着小薇的大脑回路坚挺的迈着正步。

失恋以后第一次产生了其实失恋也还不错的想法。
莫小薇,16岁,开启了剽悍的人生之门。
以上,当然不可能。

“喂,小薇。”
“哎?”
胡思乱想的时候,还有补习课要上的聂大少已经匆匆离开了。还没有搞清楚自己有没有好好地说句再见,夏汐就已经拿出纸巾,再自然不过的替小薇抹掉了嘴角沾上的冰淇淋。
“既然来了,不如我们去看电影吧。”
“啊,好啊。”

太过自然了。
居然就忘记了去问,你和聂大少是怎么认识的。


#05
满城尽带黄金甲。
看完这部电影最大的收获是望着自己平坦的前胸,深刻的认识到“发育尚未完全,同志任需努力”这个道理。
其实还是只是一个小孩子,还不懂事,大人们总爱这么说。
因为是小孩子,才会喜欢上聂大少么?
最初对他有好感的原因简直简单到庸俗。家境不错,长相不错,运动不错,同学间的口碑也还不错。
所以当男生因为被放鸽子而约她去看电影的时候,没有想过拒绝。帅哥有约,不去白不去。
只是没想到,他不穿白衬衫的时候更加好看;没想到,他会注意到自己一路上流露出的小心思,适时的变出冰爽茶和爆米花;没想到,他在kfc、售票亭排着长队的时候,还会时不时回过头给自己一个安心的微笑。
果然是花花公子……吗?始终不忍心给他一个肯定句。

坐在影院里,四周一片漆,大荧屏里众多名角竭尽全力,演出着老掉牙俗到底,却又可以骗尽观众眼泪的剧本。
不经意看向男生的时候,他的眉眼、鼻梁、嘴唇,统统被暗吞噬,只剩下一个发亮的轮廓。总感觉有什么在少年脸上晶莹发亮。好像漫长的时光停留在了一刻,那光将其他的思考统统抹去,就只留下眼前模糊不清的一个意象。
你……哭了吗?

电影结束的时候,好像失忆一般回过神来,对影片的情节并不怎么记忆深刻,却总留有些惊心动魄的印象。之后便是相互告别,男生送她上车。少年身影终被人流和车厢所遮挡,小薇却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瞬间竟有了要冲出车厢的冲动。
怎么会?却连自己也说不清。
车门合上,启动声轰鸣。站起来又缓缓坐了下去,心跳却早已乱了节奏。
问自己,这就是喜欢上了吗?
可能,大概。


#06
“莫莫,看好你哦。”
“莫小薇,我会支持你的!”
“小薇,加油哦。”

在遇到第八个冲着她傻笑并做出fighting手势的人之后,小薇深切的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一进教室就听到了噩耗。
“小薇,我和老师提名了你参加学生会竞选哦,副会长。”
今天的最灿烂笑容奖得主——学生会长芭儿。

正如通常情况下,“有没有搞错”一般都会得到没“没有搞错的”答案,小薇也属于跳脱不出通常情况的人。
用“这种时候,你更需要找点事做”为理由,来摆明自己也是为了小薇好的芭儿,在丢给了她四大张纸的竞选词之后逃之夭夭。课间只能自暴自弃的在教室里背诵着这四大页矫情、做作,但也不失可爱的东西。

“这可是我为你量身打造的哦!一定要打败那个温婷!”回想起下午芭儿说这句话时充分的展露的超越人类极限的凶狠的表情。小薇就有些想笑,不幸路经目睹这个表情的路人A张大的嘴巴过了五分钟都没合上。

温婷,外号二报娘。是概率学奇迹的第四人。小薇,芭儿,夏汐从小学到高中的同班同学。
反面角色。
嗯,这个定义一定要加上。

就好像每次挂在internet上不愿下来的时候,妈妈都会问,“你不上网就活不下去了吗?”,小薇也很想问问温婷,“你不打小报告就活不下去了吗?”
嗯。活不下去。肯定的语气。

小薇还记得小学时和芭儿成为同桌和最好的朋友,然而却因为“有同学提意见,两人课上说话”被拆开的情形。在目睹了老师摸着那个笑的一脸灿烂的女孩的头,宠爱有加的说着“以后有这类情况还要向我反映”之后。芭儿就咬牙切齿的给那个叫做温婷的小女孩冠上了“二班专卖小报告的臭婆娘”的称号,简称二报娘。沿用至今,事迹不断。
而芭儿的品学兼优也更多的像在是和温婷较劲,温婷是数学课代表,她就要在数学考试上拿到最高的分数。温婷副班长,她就要做班长。温婷是市优秀三好学生,她就要做省优秀三好学生。
用芭儿的话来说,女子报仇,十秒都晚,十年不够用。


#07
虽说为了竞选的演讲、拉票和学生会的协调已经忙得团团转了,课代表的责任还是要履行的。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哦,怀里多了高高一摞练习册。最上面一本的封皮上用潦草的字迹写着“夏汐”两个大字,岌岌可危的斜出一个角,随时都准备着回应地心引力的召唤。
拜托,你可别掉下去。别……别啊……啊啊啊啊……
想要伸手去挽救,怀中的练习册却一本接一本随着“夏汐 ”英勇就义,哗啦哗啦掉了一地。

“怎么了?横在路中间。”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罪魁祸首!”
“哎?”

再次向教室行进的时候,练习册都换到了男生手上。小薇双手交叉在身后,一副清闲地偷瞄着身边的男生。

“欸,你和一班的聂天逸很熟?”
“嗯,初中就认识了。”
“嗳!从没听你提过。”
“你啊,哪还有空关心我。”男生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不会又看上人家了吧?”
“啊……当然没有拉,我就随便问问。欸,你干嘛要用‘又’……”说谎。其实是看上了。
“真的没有?”
“没有拉,没有拉。”虽然是说谎,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也算是事实吧——他已经拒绝了自己。

可是总有一种不安,会时不时的窜了出来,让她无法长久的正视面前的男生。
我没有说谎哦,真的没有。
偷偷地在心里反复了好几遍。


#08
男生把手上的练习册撂在讲台上的时候,芭儿拍了拍他的肩,表情严肃的说:
“夏汐同学,你一直不能扶正的原因,就在于你‘101忠狗’的形象。”
夏汐倒也习惯了芭儿这种损人的性格,反驳道,“这说明被我喜欢是幸福,我说,谁让你喜欢上了,那可就倒霉了。”
“嗯……倒也是。”做出一副“我有好好思考过”的架势。
“莫非你也有喜欢的人?”世界末日到了的口气。
“欸,你们两个,别挡驾了!”
没有营养的话题因为小薇的“飞册攻击”而中断了,夏汐和芭儿也就做逃逸状各自去忙了。
小薇开始专心的把练习册安座位放在每排的第一张课桌上。她挺喜欢这种时候,可以把心思放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上。一些不愿意去触及的东西,也不会在脑子里盘旋不去。就算周围的环境在怎么嘈杂,她也可以集中心思在自己的事情……
可是今天未免也太吵了一点,小薇皱了皱眉。还是忍不住抬起头来。
好奇心杀死猫。

噪音的来源是一群趴在窗口上的同学——小薇他们班的教室在三楼。
“喂,你看清楚了吗?”
“太远了,人又多……”
“笨蛋,用这个啊。”居然从抽屉里掏出了望远镜。
“贱人,你不早拿出来。”
一群男生的脑袋都挤在了一起,时不时的有人叫嚷着“究竟写了什么啊?”直到拿望远镜的男生猛的回过头来,目光在教室里转了一圈,然后锁定在小薇身上。

“莫小薇爱聂天逸。”
这是操场上,被人用画跑道线的石灰写上的那行醒目的大字的内容。


#09
女孩子。奇妙的生物。
会看小说看得哭了笑笑了哭。也会在你面前伪装出笑容和哭泣。
会叽叽喳喳的讨论明星的新闻八卦。也会在偷偷在你背后散布些有的没的
会把可爱的、闪亮的小挂坠挂满手机和包包。也会在你的课本上涂满胶水,座椅上撒上图钉。
会挽着亲昵地互相挽着手臂,一起聊天、逛街、上学、放学。也会恶毒的在操场上写上“XXX爱XXX”。

在那些和自己穿着同样款式校服的女孩子们三五成群,不时的说些什么,然后又肆无忌惮的笑出来的时候,小薇的指甲无法控制地,深深地嵌进手心的肉里。
虽然她知道,她们更有可能是在讨论夜神月和L的配对问题,或者是今天放学要不要绕道去买一些可爱小玩意儿。虽然她也知道,她自己的事并不是那么值得一提。可是她每当发觉人们在谈论时的视线是指向她的时候哦,她还是忍不住捏紧了拳头。
被害妄想症吗?

“不是的,是你看男人的眼光太差。”食堂里芭儿和她面对面坐着,一边摇头,一边把汤匙咬的噶泵噶泵响。
即使在第一时间和芭儿把操场上的那行字清理了干净,依旧有不少好事者围着小薇、天逸甚至是芭儿追问这件事。
虽然小薇和芭儿什么都不愿意说,可是男生那里却松了口。
一开始的是“她是说过喜欢我”,接着就是“但是我拒绝了”。

“切,老娘才16岁,不要和我说什么男人不男人的。不过,居然被人用了‘爱’,太不少女了,还是‘喜欢’的感觉比较好。”
还能拿自己开玩笑,说明打击也还在承受范围以内吧。尽管这个消息像蛀虫一样,从心里那个原本美好无华的青苹果里爬了出来,留下一个色的窟窿,露出令人厌恶的肥硕身段来。小薇也还是竭力的想要安慰自己,也许这不是男生的本意。
也许,只是也许……还有很多很多的也许,然而从那色蛀洞里传来的声音却总在耳边挥之不去——理由可以找一万个,事实却只有一个。
周围的视线都好像要穿透自己的身体一般集中到背部。不断有故意压低音量,却还是模模糊糊飘进耳朵里的声音——“就是那个女生啊”、“竞选学生会长的”、“操场上写大字报告白被拒绝的”、“真可怜。”……

就是那个女生啊。被拒绝的。
真可怜。真可怜。真可怜。真可怜。真可怜。真可怜。真可怜。真可怜。真可怜。真可怜。真可怜。
真恶心。
想吐。

“喂!你们有完没完!”
这天的午餐时间以芭儿重重摔下饭盆的巨响和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喝而告终。瞬间寂静下来的食堂里,小薇的声音被无限放大:
“算了,喜欢一个人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即使只是肤浅的喜欢。

如果不是之后在食堂门口遇到板着脸,语气沉重地问她,“你到底要骗我到什么时候的”的夏汐,接下来的下午一定不会那么的难熬。
“哼,真的是最好的朋友吗?反正不管你发生什么,我总是最后一个知道。”
夏汐撂下的最后一句话,在午后汹涌成灾,逆流到了胸口。
果然会有痛的感觉。

#10
Y轴是y=1/x的渐近线。
渐近线的定义在于渐渐接近,但却永远无法相交,哪怕近到看不出距离。哪怕看上去几乎叠在一起。
无限地靠近。无限地靠近。一直冲往宇宙的边缘。
但是,到了那样绝对零度绝对真空,连光线也无法传播的地带,依然没有交点。

你也是我的渐近线吗?


#11
“是温婷做的吧,操场那件事。”
“一定是她。”
“哎,夏汐是不是真的……”
“芭儿才……”
都是些依旧围绕在小薇身边的声音。

关于操场事件的后续一直没有停止过。很讽刺的是,小薇当选了学生会副会长,却因为教务处出于“对该学生作风问题”的考量在一个礼拜之后给罢免了。和聂大少的绯闻风波本是随着时间渐渐的平息了下来。但没过多久因为学生会长芭儿和聂大少的突然交往,而爆出了学校里最大的冷门。可惜新闻社的人也因为经费问题只能屈服于芭儿会长的淫威之下,狗仔不了他们的感情是如何开始。
还有就是夏汐,居然一下子和温婷走得很近,甚至还传出了正在交往的说法。

“你是故意气我吧。”
“不是。”
“那为什么偏偏是二报娘。”
“她又怎么了,十年同学。你和芭儿讨厌她,我又不讨厌。”
“你明明知道她做了些什么!”
“操场的事不是婷婷做的……”男生的语气由激动渐渐转为迟缓和无奈,“……请你不要冤枉她。”
“……是吗?我知道了。”
让小薇退却的不是他们在一起的传闻,也不是“婷婷”这个听上去亲昵的称呼,而是少年眼里出现的有些哀求的神情。
你要为了她求我吗?可是你从来都没有为了你自己求过我。
就算之前说了那么多遍喜欢我,你也没有求过我和你在一起。

莫非真像是看过的滥俗少女漫画里说的,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心脏就会凝结成鲜红的宝石,心甘情愿地为对方双手奉上,再不需要任何恳求?
有想哭的冲动。
但也讨厌这样的自己。

哎哎,果然是流年不利,祸不单行。人生一片灰暗……吗?
其实也不至于。

一边用“你长的就像该喜欢大蛇丸的” 嘲笑着号称帅气超卡卡西的男生友人A,一边用“总会找到比不二周助还要帅气的男生来爱你”这样的连鬼都不会相信的鬼话来安慰失恋的女生友人B。小薇的人生也依旧忙碌到没有太多时间来自怨自艾。
当然还是会每天和芭儿聊上几句,偶尔也会说到她的“感情生活”。

但是实在是不喜欢。
不喜欢她每次都会提到的,“我又不是喜欢他才和他在一起。”
“是为了给你报仇哦。”

我根本就不需要啊,亲爱的芭儿,报仇什么的。


#12
“我管你死活。”
其实已经好几次看到这样的消息化成一个小小的邮件图标,被点击发送到显示为“聂XX”的收件人。
不能否认,心里是有一些暗爽的。
只是一点点,强调!
哎,自己的心胸果然还没有宽广到那个程度。对于聂大少,难道就是所谓的因爱成恨?

“你少臭美了。你对他根本谈不上爱,更不要说恨了。”芭儿依旧擅长泼冷水。
“那你呢?哎,你也该告诉我了吧,你们怎么会在一起的。”
“嘻嘻,因为我知道他一个秘密。”
“然后类?”
“然后啊,我就要挟他,不和我在一起的话就把你的秘密公布天下,就在一起咯。”
“真的假的,什么秘密,开玩笑的吧?”
“哈哈,不告诉你,少儿不宜哦~”

看着芭儿诡异的笑容,始终是摸不着头脑。虽然很想知道,但是毕竟认识有10年了,她还是很明白的,芭儿不想说的事情,没有人能逼她说出来。
只是有时候无意中看到发件人为“聂XX”的短信内容,却也会产生不一样的想法。

“今天我要补习,不能等你一起回去了,不过估计你也不会在意吧,但路上还是要注意安全哦。”
聂天逸真的只是被芭儿要挟了吗?


#13
1.若f(x)=x7+bx5+cx3+dx+x2,f(-5)=-15则f(5)=?
答案:65
2.已知f(x)=x2+10x+8,当x∈[2,+∞]时,f(x)≥a2+2a-16恒成立,则实数a的取值范围是?”
答案:-8≤a≤6
3.已知a=芭儿=死党,b=温婷=死敌,c=天逸=自己曾经喜欢的人,d=夏汐=曾经喜欢自己的人,则f(x)=ac+bd=?
答案:无解

手指不自觉地用了力,笔尖划破了纸。一旁还亮着的电脑屏幕上企鹅的头像又突然跳动了起来。
另一个屏幕前,少年正在注视着眼前的窗口等待着回应,已经发出去的消息孤单的显示在白色背景的窗口里,相当的显眼——
“你叫我帮你查的事,已经查清楚了。”

将要面对的是,比恋爱更可怕的期末考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 连载第一回 」へのコメント

沙发 广告么 忽视掉他们
恋爱习题真的很赞捏
我最好的朋友把它作为礼物送给了我
单行本相对杂志连载没有那么乱了
我也更喜欢
看完有把这本书再邮回我那个外地朋友让她也能看的冲动

么么..干巴爹!

亮仔 说实话 《风与少年放课后》最后的悬念留得很好的 一切挑明就没感觉了呢

v-182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 连载第一回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balckalice.blog67.fc2.com/tb.php/23-28e6c8a8

碎碎念

TN让我欢喜让我忧,深切需要补眠!
耽美是心灵支柱♪
爱礼丝©2006-2008

關于我

爱礼丝

Author:爱礼丝
星座:天秤座
血型:B
爱好:文字/漫画/音乐/睡眠/游戏/占卜/看烹饪书/空想/樱桃草莓图案等
性格:纯良/盲目乐观/美少年热衷……
计划:BJD自制研究中/新年BJD改妆中
马甲:阿亮/Alice.L/叮叮当当

♪BGM

最新日志及評論

Calendar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歡迎來到幻樂園

我的作品

ブログ内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