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12/10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连载第二回)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二)
BY ALS

#14
“哎,芭儿我和你说啊……”刚想要发发牢骚。
“等下再说……我要去楼下一趟。”没想到对方却也是一副火大的样子。

还没有找到机会开口询问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就跟着芭儿到了楼下初二某班级的教室门口。被叫出来的女生是陌生的名字,似乎还有些没睡醒的样子。
恐怕又是刚刚趴了一整节课吧,小薇深刻地心有戚戚焉。
只是毫无预兆的“啪”的一声——
一封信被拍在了女生的脸上。
“喂,你要不要脸啊!”
这下好像不清醒过来不行了。

用全校震动形容那件事的效应,似乎有些夸大其词,但是芭儿的彪悍形象确实是自那时起在全校同学的心目中得到了确立。
其实过份的话也就只是那几句。
“你要不要脸啊。”
“小小年纪就学别人写情书。”
“‘夏汐同学,我想要和你在一起。’拜托!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
但据说那之后一整年再没有低年级的女生敢给小薇班上的男生递过情书。即使老师也得到了一些风声,可是对于年级排名第一的芭儿,也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这样做会不会太过分啊?”
“有什么啦,夏汐是我们三人小分队的啊。才不能让外人抢走呢。”

着实慕芭儿那敢作敢为的性格,那是三个人关系还依旧单纯到不分彼此的时候。哎呀哎呀,怎么又想起初三的事情来了,小薇努力地摇了摇脑袋,第十次看了下表,还有五分钟下课。
一清早为什么就非得上数学课呢。

“喂,小薇,老头盯你好久了。”
旁边的同学发出善意的警告。一抬头,老师果然正频频朝她的方向看来。小薇刚想作势专心状看书本,手机却又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惨了,因为是第一节课居然忘记了换成震动。
“不要啦~不要找我啦~~”
娇滴滴的女声短信彩铃随着四周的窃笑响起又结束,讲台前的年迈的数学老师推了推眼镜,眉宇间的纹路看上去似乎又深了。
“莫小薇,你上来写这道题。”

完了。
尽管不断地有好心的同学在下面用相当清楚的音量报出正确答案。但是,数学最重要的还是过程,过程啊!没有过程我写啥!
莫小薇怀着极其悲壮的心情走上了讲台。

#15
把小薇推上讲台的短信,是艾伶司发来的。因为一直没有得到回复的缘故,那家伙在下课后便自己跑来了。

“哎哎哎,你怎么拉,网上也不理我,发短信给你也不回。”
“托您的福……刚和数学老师pk回来!”
面前的艾伶司还只是初二的学生,嘟着嘴巴的样子,常常令小薇觉得有让人想要加入“正太控”这一变态人群的危险。虽然明知道好奇心要不得,还是抱着随便问问的心态委托小伶去查关于聂天逸被芭儿所要挟的秘密,谁叫那个家伙总爱号称将来不进情报局就称霸狗仔队。
但实际上这次他并没有带来什么收获。
什么根据动漫社的姐姐A透露的,聂天逸对夏汐的态度不同寻常的情报。以及,根据聂天逸同班女生B爆出的,夏汐曾在聂天逸家过夜(同行还有其他班上3个男生)的不为人所知的内情。根本谈不上什么可以被要挟的秘密嘛。

但,倒也有令人在意的事——
“最后,是爱你的小伶自己总结出的情报!”
“咳,那个前缀的可以省略了……”
“嘿嘿,就是去年暑假,你和家人去旅游的那个月,聂天逸、夏汐还有芭儿姐参加过同一个夏令营,是合宿制的哦。”

哎?这么说来芭儿也该早就认识聂天逸了啊,但芭儿却从来没和她提过。

手里的气球被戳破了最漂亮的一个。
砰地一下,来不及惊叫出声。

#16
在某人又把自己的“魔爪”缠在小薇的脖子上时,小薇就知道准又有什么事要找上门了,而且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不出所料。

“宝贝儿,周末来我家补习吧,我妈又把她学生请来了。”
“唉唉,我幼小的心灵可不想再被那些高材生们摧残了。”芭儿的妈妈是大学里的教授,周末常常有把自己的学生拉到家里给芭儿补习的“福利”。虽然芭儿总爱拉着小薇一起,不过这个福利也不是那么好享受的。
“没那么痛苦吧,顺便,我买了最新的《最小说》拉,你不是想看新连载的嘛。”又是芭儿拿手的利诱策略。
“你太有心机了吧,居然不带到学校来!”

虽然嘴上百般的不情愿,周末的时候小薇还是乖乖地去了芭儿家补习数学,毕竟是自己的马赛克科目,大考前佛脚总还是要抱一抱的。
然而,做题的时候却又心不在焉了起来,没办法,对数学就是有这种“生理反应”。

又回想起刚升高中不久,和芭儿讨论起初中与高中的区别。
“高一和初三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除了课本变厚了,考卷变难了,同志们的八卦度变高了。”
可是现在,小薇并不同意芭儿的意见。
初中的时候虽然不愿像芭儿那样花心思在学习上,但是两个人的成绩总是差不多的。很多时候小薇甚至略胜一筹。但到了高中,优等生芭儿依旧是优等生,自己却变成了偏科生的典型。两个人的差距似乎越拉越大,其他科目还好,但对着数学实在爱不起来。

和你的距离越来越远……
如果有一天,你还是好学生,我却变成差生了,我们就不能再像现在这样了吧?
你会讨厌这样我吗?即使你不会,他们也会吧……

唉~如果世界上可以没有数学,那一定会比现在要美好上一百倍吧。
两个小时的补习结束,小薇觉得自己头显然比来时重了很多,太阳穴涨涨的生疼。真想立刻去看看《最小说》最新一期的“作文教室”,尽情地大笑一番。
然而,显然还有人不想让她这么做。

“小薇啊,好久没来了啊。最近成绩怎么样啊?前几天你们才小考过吧?” 挡在面前的是满面春风的芭儿妈妈。
“啊,那个,考得不好拉。说出来,阿姨也要取笑我了。”
“哎呀,你别谦虚拉,我都听芭儿说拉,你这次英文又比芭儿高吧,真不知道那个孩子平时英文课都在干什么,叫她平时多听听英文说了几次都不听,小薇你可要多帮帮她啊。”
“芭儿英文已经很好了,我这次考得高不过是侥幸。”
“考得好就是好嘛,有什么侥幸的。是不是因为精力都放在英文上了这次数学才考了不及格啊,下个礼拜也来阿姨这里补习补习,多做做题,会好的。”
“……”

还真是芭儿妈妈擅长的“温柔一刀”,自小开始,小薇就对这个爱把芭儿从这个补习班拉到那个补习班的妈妈有着心理阴影。
每次见面几乎不离那几句话——
“小薇啊,最近考得怎么样啊。”
“小薇啊,你最近还在看闲书吗?可不要借给芭儿哦。”
“小薇啊,芭儿最近要温习哦,你别老带着她乱跑哦。”
……尤其在高中小薇的成绩下滑以后,她就更不愿意来芭儿家了。对于芭儿妈妈这种笑里藏刀的态度,她实在难以消受。我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无奈也有躲不掉的时候。
“不过,小薇你生得漂亮,不像我们家芭儿,漂亮的小姑娘就算学历不高将来找工作也好找啊。哎,像我们家芭儿这样的就只能靠后天努力了。”
“妈!人家小薇难得来一次,你少说两句行不行啊!小薇,我们进去!”
芭儿无视母亲因为她的话变得有些阴霾的脸色,把小薇拖进了自己的房间,重重地锁上了门,长舒一口气。“什么找工作嘛,离我们还遥远得很呢。”

懒得开灯,摆了一个大字就往床上一倒,夸张地做出四肢被床垫弹起的样子。原本对芭儿出卖自己的成绩稍有怨念的小薇也被惹一笑,干脆也躺下把头靠了过去。
难得的清净,也是两人间的少有的片刻沉默。

“想什么呢,你?”
“我在想,等到我找到工作,能独立的那天,我一定要搬出这个家,租或者买一套房子都行。”
“哎?那我也搬出来和你一起好了。”
“真的?那可说好了哦!将来我们两个一起,只要一间小房子就好了,一间卧室可以放两张床,有一个小厨房,还有卫生间。找个离我们两个公司都近的地方,或者我们干脆做同事!就约定了哦!拉勾!”
“还要有电视、电脑,能上网!嘻嘻,约定好了。不过拉勾就算了,好土哦!”
“这叫复古,今年最流行啦。”

暗中,芭儿对着天花板,反扣着双手,手指交叉的伸展着手臂,小薇也把一只手凑了过去,展开的五指之间,仿佛隐隐透着光芒,在放大的瞳孔中,老旧电影屏幕般不断地闪回。
“呐,芭儿,你说我们如果能回到过去那该多好啊,我们三个,就不用像现在每天都这么多烦恼了。”
“……回到过去吗?”芭儿似乎真的在思考如何回到过去一般,忽地就没了回应。
小薇扭过头去,没有光线的房间里,对面的侧脸被吞噬得只剩下几笔晕开的轮廓,唯有眼里闪烁着微弱的光向着天花板。突然想起那天昏暗影院里的聂天逸,仿佛想要哭泣般的侧脸,竟是惊人的相似。
该问问芭儿吗?关于那次她没有经历过的夏令营。

“你以为是周杰伦的歌啊,回到过去……说回就回啊!你想得倒美了你!”小薇的问题还没有问出口,原本沉默的芭儿突然一个翻身,直攻小薇的软肋。原来刚刚是有预谋的!
“哎!哈哈……痒死我拉!STOP!……哈哈……你这是X骚扰……哎,你!鄙视!不准笑了!口水都喷我手上了啦!抽——飞——”

#17
开灯的那个瞬间,我一下子什么也看不见了。
你说那是因为习惯了暗的瞳孔在光线下开始收缩,造成的暂时性失明,是为了保护我们的眼镜。
但是为什么即使在暗中我也没能看清你的表情呢?
没有看到你并不是真的笑着的,没有分辨出你流下的眼泪,更无法听到你在心中的感叹——
“即使是过去也尽是些痛苦的事情啊。”

#18
小薇真的觉得恋爱能改变一个人的习惯。
就好像她喜欢上了聂天逸。

为了追着男生的影子,万年运动白痴的她,居然跑去加入了田径社。还每天参加5点就开始的晨练,就为了和男生说句早上好。运动的同时还开始节食,只是因为男生无意说了喜欢骨感的女生。
最终导致在操场上昏倒还是却还是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

男友出国以后,突然开始恶补法语的姐姐也曾经和她说过,如果什么都不做那这段远距离的感情迟早会走到终点,为了喜欢的人改变自己,并不是说就是迁就和勉强,而是为了这种喜欢他的心情。

每个女孩子喜欢上了一个人都会开始这样的义无反顾吗?
或许更多地是变成了一种悲壮,莫小薇在犹豫着是不是该递交退社申请的时候是这样想的。

“这么说,你还是没退社?”
“嗯。社长说反正马上期末考试了,社团活动也暂停了,让我再考虑考虑。而且如果现在就这么退社了,简直就像在自白我加入田径社就是为了……那谁谁。”
名字被代换成了“那谁谁”,要在人前提到他的名字总是会有点疙瘩的。也并非是不能提起的禁区,但是每次那几个音节要出口的时候都会有喉咙被什么哽住的错觉。
一瞬间的犹豫,便胆小了。

“那你和夏汐最近怎样?”
哪壶不开提哪壶。

虽然夏汐同学即使被堵在厕所里也还是坚定地否认在和现任学生副会长温婷交往,但却总是摆出一副和小薇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我们只是很好的朋友。”现在居然被夏汐用在了温婷身上,原本该是自己的台词吧。
稍稍有些不习惯。

“哎,不要担心啦。汐仔都说了没和她在一起,只是二报娘单方面的。”
“单方面吗?上次还很紧张跑到我这里来澄清说操场的事不是二报娘做的,还左一个婷婷,右一个婷婷,不要太亲热哦。”
“是吗?他这么说么?那我要去调查调查了……”芭儿收敛了笑容若有所思,不过马上又发挥了极速变脸的绝技,嬉皮笑脸了起来,“你现在才知道吃醋啊,会不会晚了点啊!”
“谁吃醋!芭儿老是帮夏汐不帮我。伤心了。”
“我是同情弱者。放心咯,汐仔的事包在我身上,保证你们合好拉!”
“我可没想要他合好!哼!”

确实没有想要和他合好。
因为从来没有想到过,两个人之间竟会有现在这样“需要和合”的情况发生。

#19
不爽!不爽!不爽!
真是非常的不爽啊!

尽管是为了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而特别设的自习课,莫小薇面前的课本,却从打开起一直停在那页没动过。并不是她不想看,而是心思全被别的事情吸引去了。
真想大吼一声,二报娘你可以适可而止了。
算什么嘛,纸条传了一张又一张,又不是没有手机,非要用这么古老的手段吗?
秀给谁看?什么目的!

最近总觉得自己火气很大,是她太过讨厌温婷,还是太过在意那些纸条最终都被丢到了夏汐的桌子上?莫小薇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那种好像明知道虫子从身上爬过还不能去拍的感觉,却是非常的真切的。
虽然表面上一副不经意的样子,好像只是随意地把视线往又一张被扔到男生桌上的纸条上瞄了瞄,但要是目光也有热度的话,恐怕那张纸条也该给小薇直接点燃了。

眼睛定定地落到习题集的那一页。
“难解句型:She is the last person I want to see。”
她是我最不想看见人。
她,温婷,是我最不想看见和你在一起的人。

“莫莫,莫莫!”
“啊……哎?”
“有人找哦~”传话的女孩子笑得有些暧昧,眼角飘向教室的门口。自然地随着一抬头。迎上的是艾伶司天使般的笑容,和小薇第一次逃自习在楼顶碰到他那时一样。

“不好意思拉,最近家里的事情很多,可能暂时没时间调查了。”小伶一脸歉疚的表情,提了提肩膀上因大得有些过份而渐渐下滑的书包。
“又要早退?”
“嗯!可能要到考试完了才有空。”
“那就考完碰个头咯?”小薇叹了口气,回头望了眼教室,看着教室里“蠢蠢欲动”的情形,等下又该花上很多时间解释了。
“那,期末考试最后一天,我在老地方等你。”身后传来的声音有些撒娇的意味。
“嗯嗯,知道的。”
“不见不散哦!”
“……嗯。”

回到座位上,好不容易打发了那些好奇宝宝和业余狗仔。但艾伶司这么一来,让小薇总为那个孩子有些担心,更没有心思看进半点复习内容了。
哎,逃课算了。
“哎,要不要一起逃自习?”不是吧……谁和她有心灵感应啊。星星眼!
“切,你啊。”居然是夏汐那个家伙,线。怎么,不和二报娘传纸条拉?你的婷婷可需要你呢。不满的话刚想要说出口,却又被男生接下来的发言,吓了回去。
“不如去约会看看。”

#20
是蝴蝶还是毛毛虫?
想要的是和你的单车追逐赛,还是那个被你拆掉的后座?
偷偷开始萌芽的感情是“两个字”还是“一个字”?
并不单纯的单选题。
和你在一起是不是就能找到正确答案呢?

#21
不如约会看看。
在夏汐同学逃课约会的宣言冲击之下,小薇直到被拖到大街才从半失神状态下摆脱了出来。
对于夏汐这个乖宝宝来说,逃课,或者约会,都不像会从他的嘴巴里说出来的词,更不要说这还是那个正跟自己冷战中的夏汐了,总觉得今天的他似乎有某些不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微妙的陌生感,被牵着的手竟然也逐渐有些发烫了,连心脏也开始跟着跳快了起来。

莫小薇,你怎么了?镇定镇定!
牵手什么的,又不是第一次。

小薇自己也觉得有些可笑,在两个人真正约会的时候,她才发觉那些所谓“约会”的事情,在很早以前都被她当作很普通的事和夏汐一起实践过很多遍,逛街,看电影,去她最爱的甜品屋……冷的时候也会把手塞进男生的口袋里,累的时候也会把头靠在男生的肩膀上,因为扭伤脚踝让他背过几公里的路,也有生他的气把他一个人丢在寒风里苦等的事迹……其实一直都在对他发脾气,任性撒娇,但却完全没有自觉。仅仅因为他是自己身边最可以信赖的男生吗?
唔……用脑过度,好像会早衰哦……还是不要太过认真去想为好……

“莫小薇!”
“啊,哎?”
“拜托,你大小姐,我们第一次约会你就神游太虚,你也太刺伤我了。”男生故意做出很受伤样子,却掩饰不了小薇再熟悉不过的温柔,“不过,这也确实像你会做的事呢。”
“-_,-总觉得你这话明褒暗贬。”
“你想太多,我根本就没想要褒……”
……

又是一个意外。或者又是意料之中?
几句斗嘴就令彼此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争吵、冷战,化解了两个人僵持了几个月的关系。
原来想要开口交谈竟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之前互不理睬的那些原因,转眼也变成了无聊的坚持。
毕竟是认识了那么久的朋友了,不会因为一件两件事就发生什么改变的吧。

现在想起来,真是好久没有两个人一起逛街了。
小薇一边舔着夏汐给她买的草莓冰淇淋,一边感叹着男生的胃究竟是什么构造,可以把冰淇淋一口吞掉。
“冰淇淋给你吃真是可怜,没有实现它的社会价值。”
“哪里可怜?”男生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本来应该给人这么一口一口细细品尝味道的……”小薇轻吮了几口冰淇淋,“不,是kiss哦!在kiss中慢慢融化,多浪漫。而不是被你‘阿乌’一口就直接掉胃袋里去了。”
“你还真会幻想……kiss啊,我们小时候也做过啊。”
“……什么啊……谁,谁和你kiss过拉?”这么说来好像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确实有过,不过……不过那仅仅是小孩子之间笨拙的表示喜欢的方式罢了。
“哎哎哎,你就这样不认账了,可是我的初吻啊。”
“什么呀!小时候的事怎么能算拉,那时候又不懂的!照你这么说,难道我的初吻还要算给你吗,我才不要!”
“是吗?”
“当……”捕捉到男生眼睛的里那一丝危险的时候,已经晚了。

下颚有些粗暴的被抬起。
口腔里是香草冰淇淋的味道。

“那么这次的该算了吧。”
被推开的男生,脸上是相当认真地表情。

#22
6岁的时候以为亲吻就能生出小孩。
10岁的时候学会拼K-I-S-S。
16岁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接吻。

潮涌声漫过肩颈,充斥了双耳。
近乎让人窒息的,不断汹涌着的香草海洋。

#23
终究没有敢把下午的课全部翘光,但是其实回去学校上课也只是做无用功罢了。经历了那短暂却又漫长的一刻之后,小薇的思考能力似乎已完全被夺去了,好不容易回过神的时候已经什么课都下了。
就连什么时候教室里的人已经走光了,只剩芭儿陪坐在她的身边,她也没察觉。
“哎,小薇。你怎么了,和夏汐没合好?不会吧,我明明……”
“……嗯……算,算合好了吧。”小薇依旧是恍惚状态。
“哈哈,合好了怎么还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啊。”
“那是……”和夏汐kiss过了这样的话我怎么说的出口拉!小薇的心里开始不停地飙泪。倒也巧,“肈事者”在这个时候擅自出现了。
“那个,对不起。”
“哎,你怎么对不起小薇了。”芭儿似乎嗅到了空气里暧昧的味道。
“关于那个吻……”
“哎什么什么!?原来如此……早说啦!我真是笨,还在这里做电灯炮了,先闪了,88!”芭儿边说边迅速地埋头开始整理东西,头也不回地奔出了教室。
“等下,芭儿。别丢下我拉!”

芭儿走得太急,小薇想拉也拉不住,即使想追,却又没办法无视眼前的夏汐。
有些尴尬的沉默。
小心翼翼地垂下视线,避免撞上男生过于炙热的目光。即使不接触,自己的脸也已经是足已烧伤人的热度了。如果就这样把自己烧成一堆灰消失在男生面前倒也好……产生这样的想法,连自己也觉得自己太过懦弱。
小薇,勇敢点。不就是一个吻嘛!
可是……却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揣测着对方的想法,却不知道对面的少年也和她差不多无措。
终于还是男生先忍不住,双手扶上了女生的肩膀。
“小薇,我……”
“夏汐!”
夏汐的话因为第三者的闯入而中断。温婷站在教室的门口,脸上是惊恐或是哀求,在黄昏的逆光里让小薇分辨不清楚。
一秒种,两秒钟,三秒钟……
小薇感到双肩上的重量随着某种温暖渐渐得远离了自己。最终那个放课后,因夏汐跟随温婷的离开,由小薇孤单地拉上了帷幕。
只是小薇始终无法忘记夏汐临走时那个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后变成了触不到的寂寞,寥落的消散在黄昏门口最后一道光线下。

不要丢下我一个。
遗落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谁的私语。

#24
不知道该说是小薇的幸运还是不幸。
回家翻日历的时候才醒悟到,没几天那最可怕的期末考试就要开始了。
现在无论是关于那些诸多的秘密,还是自己乱成一团的心情,都只能给期末考试让道。
可以毫无顾及的堵上脑袋里那些高低不一闹个不停的管风琴音管,假装自己只是一个塞满数理化abc的大件家具。

考试要历时三天,教室里也难得地出现了即使下课人也留得相当齐全的热闹场面。对答案,准备小抄,讨论着考试的范围或者是作弊的方法。
已经不止一次看到身后长相介于谢霆锋和葛优之间(可以说是相当微妙)的男生在他的磨砂尺面、橡皮四侧上奋笔疾书。实际上,自己也在之前的小考中和中国移动联手帮助过不少发给她sos短信的好友。
还好她一向品行良好,伪装的也相当成功,老师一般不会特别注意,之前的考试也没出什么岔子。只要熬过这最后的三天,就能看到假期的曙光了。
莫小薇,加油啊!小薇暗暗给自己鼓劲。

最后一天考的是英文,提前了20分钟把修改好的作文誊写到了答卷上,小薇倒开始对考试有一些恋恋不舍了。脑子里音管们似乎又开始有了乐器之王的自觉,开始自发地把周围纸张与笔的悉悉索索当作伴奏,在小薇的脑袋里唱起了“回忆之诗”。

最早的操场上被写的告白大字报。
芭儿不肯透露的聂天逸未解的秘密。
夏汐和温婷的之间她所不知道的牵绊。
去年暑假的夏令营。
还有不久前那次xxx。
生活怎么好像变成了一本推理小说。走到哪里都是迷团,身边的每个人都是可被怀疑的对象。无论推出何种结论都会被作者鄙夷地道出,你的修行还远远不够呢。
你逃不出我设下的局。

头大的时候,口袋里手机又突然震动了起来,这次哪位仁兄又需要帮助了呢,看来人缘太好也是一种罪啊。
小薇摸出手机,低下头想打开看消息。

突然出现的阴影。
想把手机放回口袋,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液晶屏幕上又投下一重阴影,接着熟悉的严厉的声音——
“莫小薇。”
从小薇手中取走手机的是一向最喜欢她的英文老师。

#25
天台上,肆无忌惮的夜风灌进校服的时候才发觉居然已经是这么晚了。
艾伶司倒是信守了“不见不散”的承诺,在楼顶上折着纸飞机。

“物理1号!起飞!”
小薇倒不知道该说他是太有童趣了好呢,还是过于无聊了好呢。哎,不过好奇怪,他折飞机的那些纸上似乎都写满了文字,密密麻麻的,相当眼熟。走近才发觉竟然都是这次期末考试的考卷。
似乎是看出了女生眼中的惊讶,少年像解释一般的说道:“没办法考试那两天要去医院,结果缺考了。本想做好,等老师讲一遍的,可是,连那几天我也不能来。现在即使留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吧。不如,让它们也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少年又振臂丢出一只纸飞机“英语2号,起飞!”
一张张没有填写答案的试卷,在男生的手里变成了一架架纸飞机,驶向无尽的夜空之中,和夜幕里教学楼映照出的辉光融化在了一起。

“哎,你不会留级吧?”
“不用担心我拉,学校里会给我补考的机会的。倒是莫莫,你最近发生的事情是很多吧,光是我知道的就不少了哦。”
“啊……真的是好多事情呐,如果能说着‘恶灵退散’就把那些不开心的事情都走就好了。啊……恶灵退散!厄运退散!MONEY快来!帅哥快来!数学及格!数学及格!数学及格!”小薇索性对着远方不知名的建筑吼了起来。“唉,这下舒服多了!”
“呵呵,不愧是你,总是这么乐观。”
“你!不准取笑前辈!”
“不敢不敢。对了,莫莫,你知道假面舞会吗?我在美国的时候,每到万圣节就会有假面舞会,每个人都要带上面具跳舞,摘下面具或者不小心遗失面具的人就会失去参加舞会的资格。所以大家都小心翼翼的带着面具……爸爸也是,妈妈也是,老师也是,朋友也是,因为每个人都有不想失去的重要的东西……”
“小伶,你什么说话这么深奥了?”
“会吗?莫莫也有莫莫不想失去的东西吧。”小伶笑地依旧灿烂,但是夜风里却让小薇觉得异常的冷寂。“对了,你想知道操场的事是谁做的吗?”
“你知道?”
“我查到了哦。”
“不是温婷?”
“不是。”
“那你别说了。”
“其实你也猜出来了吧。”
“别说了!如果是她,让我怎么办?”
“那个人就是你的死党芭儿哦。”

那些相互紧密咬合着的齿轮,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出现了微妙的偏差,终于,某一天,脱离了原本的轨道。
有什么东西坏掉了。

而少年少女面对着的夜幕中,某间亮着灯的办公室里,英文老师看着小薇手机里标题为“救救我“的短信,一脸不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连载第二回) 」へのコメント

沙发....

最近和沙发还蛮有缘的

http://blog.sina.com.cn/u/1586182452

一直很喜欢这个连载~但没想到会是美少女阿亮亮写的!原来,美少女也能写出这么好的文字~~~支持~~(^_^)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连载第二回)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balckalice.blog67.fc2.com/tb.php/24-e402e878

碎碎念

TN让我欢喜让我忧,深切需要补眠!
耽美是心灵支柱♪
爱礼丝©2006-2008

關于我

爱礼丝

Author:爱礼丝
星座:天秤座
血型:B
爱好:文字/漫画/音乐/睡眠/游戏/占卜/看烹饪书/空想/樱桃草莓图案等
性格:纯良/盲目乐观/美少年热衷……
计划:BJD自制研究中/新年BJD改妆中
马甲:阿亮/Alice.L/叮叮当当

♪BGM

最新日志及評論

Calendar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歡迎來到幻樂園

我的作品

ブログ内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