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12/25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连载第四回)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4
BY ALS

#00
想要变成特别的。
对某个人来说特别的存在。
6岁的时候去扯隔壁小女孩的辫子。
8岁的时候总是在同桌女生的书上画各种涂鸦。
12岁的时候,和班上的男生打群架。
可是我并不知道,那个爱哭的脸上有可爱雀斑的小女孩,那个总是穿着运动服追着要撕我的书短发女生,还有那个一直很温柔,但是每次知道我们打架都会勃然大怒的年轻女老师,是否依然记得那样的我。
其实,只是想要你注意到我,记得我。
因为即便你会讨厌我,我也希望变成对你来说“不一样”的存在。

#01
“好大啊!”
“快翻快翻。”
“你们收敛点,还有女生在呢。”话虽如此,脑袋还是挤了过来。

聂天逸坐在通往集训地的巴士上,无力地看着一边座位上凑在一起用手机看着成人漫画的同伴们,感觉可不怎么好过。
虽然还有女生在,可是几乎已经到极限了——想要呕吐的感觉,一直从胃被抬升到喉咙里。

“哎,你,会晕车就要吃药啊。”
“嗯?”不自觉的就接过了眼前这个陌生男生递来的白色药片,应该是车上除了他们田径队外,另一批参加英语班的夏令营成员。不过,真是太多管闲事了——他的举动让周围的好多双眼睛都看向了天逸, 这样之前努力地忍耐和掩饰就都将付之一炬了。
“给。”男生用手背抹了抹嘴唇,顺手把自己正在喝的矿泉水也递给了他。
“啊……谢谢。”虽然不怎么甘愿,但还是接了过去。
瓶子里的水随着巴士突如其来的剧烈颠簸溅出了小半瓶, 两个男生同时回头望向车开的方向,已经可以看到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了。

#02
那是天逸第一次遇到夏汐的情形。
自从小薇因为溺水事件退出了夏令营,天逸就常常想起去年的事。在车上遇到的那时候,对那个乱热情一把的家伙的印象可谈不上好,总之可以用“爱多管闲事”来概括。
如果让他知道了小薇这次的事,恐怕又会来找自己打上一架吧。天逸背依着窗口,看往外面的不远的篮球场,阳光略微有些刺眼,迫使他垂下了眼皮。

“天逸,去打球么?”
“不去了。”
依旧是一年前,总算是顺利地到达了集训的目的地,至少没有在众人,尤其是女生们面前,呕出来。天逸放下笨重的旅行包,微笑地拒绝了同伴的邀请,躺在床上开始写短信。
“水饺在冰箱里,碗橱右边的柜子里有方便面,不过尽量叫外卖吧,老吃这些没营养。电话单在客厅玻璃板下面,照顾好自己,有事打我手机。乖~”刚要发出去,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要是急的话就找外公……。”屏幕“乓”的跳了下,出现了信息内容过长,自动进入第二条短消息的提示。
光标闪了几闪,天逸还是按了删除键。
算了,如果外公知道了的话,又该说他把苏玲玲给宠坏了。

合上手机盖,一转头就被身边的一张面孔吓了一跳。队里的身高之最——1米9的丁明正站在他的床铺边上,即使是躺在上铺看,也是非常的壮观的。
“天逸,去打人吗?”
“啊?”
在“打球”被换成了“打人”的情况下,看来不是能简单地说一句“不去了”就打发过去了。

#03
虽然对打架没兴趣,还是硬被丁明拉到了篮球场,到达的时候情况和自己预估的差不多,一面倒的局势。起哄围观的人群远比投入战斗的多得多。
打架的起因是场地的使用权问题。英文班那边看似有一个相当厉害的人物,虽然正遭到几个跳高运动员们的围攻,却还能分神帮助别的伙伴。而田径队打架之王丁明的战意似乎也被那个家伙挑了起来,居然有了些跃跃欲试的表情。
喂喂,这可不是比赛。

丁明就一下投入了混乱的战局,没了人影。天逸想要上前看个清楚,却也被卷进了混乱的人群之中。挤近了才发现对面那个嘴角有些淤青的家伙看起来还竟有些面熟,正是车上那个“晕车药先生”。而现在,他正受到正前方丁明上钩拳的威胁。
真是有点不知死活啊,和田径队的“干架骨干”们来硬的。
“夏汐,当心!”一声提醒暴露了那个家伙的名字,丁明的突袭没有奏效,又一拳甩了过去落在夏汐的肚子上,把他打退出去好几步,靠退在了周围的人墙上。
“喂,你们太奸诈了,这么多人打一个,有本事一对一。”夏汐不甘心地抬起头,挑衅般地对着田径队喊起话来。
“一对一!一对一!”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也本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跟着起哄。
“想打的站出来,一对一!”这下连田径队的人群里也炸开了锅,有人犹豫有人跃跃欲试,人堆里相互推揉的很厉害。天逸好不容易才在人群里找到显然是很想出场的丁明,想要把他拉回来,虽然自己并没有兴趣多管闲事,不过也不能完全无视教练对他叮嘱了很多遍的——要看好丁明不要让他胡来。
“哎……”在这样混乱的人堆里向前挤的时候显然是不能完全如自己的心意,眼看就能拉到人群前面的丁明了,自己就被向前猛推了一把。

原本嘈杂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还没有站稳的天逸也感觉到了周围气氛的改变。抬起头,面前的居然是伤痕累累的夏汐——好像连眼角都裂开了的样子,而他自己竟也已经被推出了混乱的人群,站到了两堵人墙中间。
“不是吧?田径队没人了吗?”是从夏汐身后传来的声音。
“我……”本想要解释,却因为对方带有强烈挑衅意味的话,而生气了起来。
没错,他确实可能是田径队里最看上去最纤弱的一个。不过外表这种东西也不是由他决定的。如果这样就看不起人,倒真想试试看到底谁会比较厉害一些。而刚刚安静了没多久的人群又开始渐渐沸腾起来,有剑拔弩张的味道。
“天逸上啊,怕他?”“天逸把他打趴下。”,最让天逸哭笑不得地是丁明也走过来,拍着他的肩膀说:“天逸,没想到你比我还积极啊!好,兄弟就把这个机会让给你了。”
两边的助威不断的升级,这帮人还真是会瞎起哄,虽然这么想着,心里还是有什么也跟着自行燃烧了起来。
一触即发,就是形容这样的情形吧。

“喂,住手!”居然是女生的声音。

#04
只能说,那个叫做芭儿的女生还真是厉害,竟然召集了一帮女生到篮球场,并且抬出了教练老师的名号,阻止了男生们的肉搏战。
“拜托,这么大年纪了,你们就不能换个文明的方式决胜负吗?”女生语气里的那种居高临下,给在场的男生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虽然依旧有很多人不服气,但迫于压力,还是勉强地接受了女生的意见。把双方的“决斗”留待用其他“文明”的方式解决,只不过弥漫在两边的男生之中的那种对持的气氛丝毫没有减弱。
以至于在之后的几天里,夏汐和聂天逸迅速串红为夏令营里的著名人士,几乎每天都有人在打招呼的时候附上一句“加油啊,可不能输给他们。”之类的话。

田径队里也有很多人奇怪,除了跑步的时候一直安安静静的天逸,怎么会被变成如此出爱风头的人物,就连教练也意味深长丢给他一句“天逸,我一直觉得你是我们队里最成熟……看来,你也还是个孩子啊。”让天逸倍感胸闷,实际上他自己也并不喜欢这样的状态。
都是“晕车药先生”害的!
好像真的暗暗较上劲了。

#05
莫小薇花了几乎半天的时间来说服爸爸妈妈,不要当晚的班机回来照顾她。会被送进医院,已经让她觉得很小题大做了——虽然这次溺水真感觉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正坐在床边收拾自己的衣物,病房的门被轻轻地推开,出现的是之前收到消息说要来接她的艾伶司。

“感觉好点吗?”
“恐怕一段时间不敢下水了,其他倒没什么。”小薇笑笑,“倒是你,自己跑来这里没关系吗?”
“爸妈都忙的很,假期对我是放养状态。”
“啊。好慕啊。”
“你什么打算呢?夏令营就这么算了?”
“……还能怎么样呢。”小薇停下手上的动作,虽然脸上依旧是微笑的表情,手里的衣服却被攥得紧紧的。“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吧?我真傻。曾经有一个瞬间,还真的希望,就保持那样,什么都不要改变呢。”
“莫莫……”
眼泪还是不争气的落下来,在衣服上汇成一片暗色。然而女生还是维持的那样的笑容,好像毫不在意地说起在夏令营时听到的关于去年“试胆大会”的事。

那年所谓的“试胆大会”,是田径队和英语班双方协商出的“文明”的“决斗”方式。举行当晚,参加夏令营的男生女生几乎倾巢出洞,为各自的代表鼓劲。而试胆大会的准备也早已经在白天都做好了,就等着选手们出场决一胜负。
规则相当简单——在寝室走出去不远有一块废弃墓地,穿过墓地,可以达到一个当地人堆砌建筑材料之类东西的旧仓库,谁先找到白天比赛策划人藏在那里的一样东西,带回来。谁就是胜利者。胜利的那一方,可以优先使用篮球场,只有在他们不用的时候失败的那方才有使用权。

“究竟藏了什么啊?”
“去了就知道了。”
总觉得那些藏东西的家伙们闪闪烁烁,笑得诡异,还没有来得及问清楚就被打发上了路。虽然一路上都没有路灯,不过两个男生倒也不是会惧怕什么鬼怪的人。一路无言的走过了墓地——天逸本就是不爱搭理人的个性,更不要说对夏汐根本没有什么好印象。夏汐倒也并不怎么在意,一路哼着不成调的歌,偶尔还会和天逸搭话。

“喂,你为什么要站出来。”
很重要吗?
“总觉得你不像爱打架的人。”
何以见得?
“你是学钢琴的吧,反正看手和样子都挺像的,打架的话,手容易受伤的吧?”
“……你是名侦探柯南吗?”一不小心,脑中的念头脱口而出,总觉得有上了夏汐这家伙的当的感觉。

#06
一年以后夏汐多次说起这种这个被天逸称为“很有侦探潜质的习惯”,全部归功于莫小薇从小的“培养”。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总是陪在一个喜欢把东西走到哪丢到哪,出门常常忘记带钱和家里的钥匙,又或者是在逛到第三家店的时候,把前两家买的东西全部拉在店里的女孩身边,夏汐真觉得自己已经被锻炼出了一种随时随地观察的习惯。

“最过分的是,要是一起出去她又丢了什么东西,她……”
“总要把责任推到你的身上。”
天逸翻着手里的游戏杂志,替夏汐说出了答案。意料之中的,上面的床铺有了动静,很快夏汐的脑袋从上铺挂了下来,很有吊死鬼的效果。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家也有一位公主大人。”

现在想来“公主大人”真是对苏玲玲的最好概括。正如同他很少称呼她为“妈妈”或者“母亲”一样,17岁就生下他的苏玲玲从外在上几乎看不出太多岁月的痕迹,依旧作为业内小有名气的模特持续活跃着。会造成这样结果,也是从恋爱时期就被超爱她的父亲当成宝贝捧在手心里,结婚以后更是小心呵护,不让她涉及任何家事重活。即使是天逸12岁那年父亲为了保护母亲遭遇车祸去世以后,年幼的他也秉持了父亲的坚持,用外公的话来说现在的苏玲玲就是“被你们聂家人宠坏”的结果。
会去学钢琴也是因为当年公主大人看了电影《钢琴师》之后心血来潮的让人搬回了一台纯白色的钢琴,之后还时不时在家里念叨着“好想听听这架钢琴的声音啊。”“谁来弹弹嘛。”之类的话。还不到一个星期,父亲就把他送进了钢琴学习班,算起来也已经有6年的时间了。
即使到了现在,自己也区分不出究竟自己是真的喜欢钢琴,还是不想看到苏玲玲失望的表情。

“喂?喂?”
天逸还没能沉浸在自己的白色回忆里多久,就被喷到脸上的热气给拖了回来。定睛看的时候,夏汐已经从上铺翻身下来,鼻尖几乎要贴上自己的脸了。
“你家的公主是谁啊?”
“才不要告诉你呢。”学的是林志玲的语气,果然把那个家伙给“呕”到了。
“我要吐了……”
“滚,别吐我身上。”

前几天还是似乎是无忧无虑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天逸拉上窗帘,回到自己的床上躺着。
夏汐那个白痴,还会回来这里吗?
记忆渐渐又被拉回了一年之前……

#07
还记得那是场似乎是比真正的比赛还要费力地夜里的追逐赛。

“你参加什么项目的?”
“200米。”
“你这么柔弱,能跑的快吗?”
“要试试看吗?。”

可是说是中了夏汐的计,不得不开始追逐那个独自抢跑的家伙。七弯八绕之后,居然就找不到夏汐的影子了。“哐当”一声,听到前面有动静,才发现已经到了目的地——仓库。
“聂天逸,你在那儿吗?”大门关闭的仓库里传来夏汐的声音,天逸打开门追了进去。“哐”的一声,因为他的用力过猛,门再次自行合上。“哐当”一声,门外似乎有什么重重落下,一片漆的仓库里就听见夏汐一声惨叫。
“别关门啊,完了……这门是从外面上锁的……”

在尝试了在里面敲门呼救大约半个多小时之后,夏汐终于精疲力竭地决定放弃。
“这下可好,只能等他们来找了。”
“那恐怕也是明天的事了,门禁时间快过了。”暗里有幽幽的光映着天逸的脸,是亮着的手机屏幕。
“哎呀,我都忘记了还有手机!”夏汐欣喜地打开手机,却发现,屏幕上的“中国移动”早就变成了“正在搜索网络”。
“白痴,要是能用,我早就打了。”

#08
暗中的时间似乎过的特别漫长。两个男生分别躺在两堆垒起水泥袋上,相互不看对方,其实也完全看不清楚。
夏汐尝试了数羊,数美女,数自己最喜欢的红烧狮子头,不过依旧是睡不着,肚子反倒越来越饿起来。

“好饿。”忍不住发了牢骚。“要闷死了。”
“……”
“……那边好像有个窗户。试试看能不能打开吧……。”
“……”

虽然一直受到天逸的无视,夏汐还是自己把水泥袋拖到了脚下,开始尝试去打开墙上那个不大的窗口。暗里根本看不清楚,只能用手机的屏幕光照明,每次光都会自己暗下来,然后再被夏汐打开。
反复多次以后,窗框依旧纹丝不动,突然一道光打了过来,清楚的照在窗户上,夏汐回过头,是天逸的手机灯。
“哎!多谢拉。”夏汐转过头去继续想要打开窗户,但又转了回来看着天逸“是不是吵醒你了?”
“白痴。”只是单纯地看不过去了。

好不容易合两人之力拉开了已经被铁锈卡住的小窗,新鲜的空气进来的瞬间,确实让人畅快了许多。用尽力气的两人喘着气并排躺在水泥袋上,任凭皎洁的月光透过小窗直接投射在自己的脸颊上。
“看不出,你力气还蛮大的嘛。”
“我好歹也是市运会的百米冠军。”
“真的假的,腰这么细。”暗中伸出了一双“魔爪”。
“哇!!!~~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呃,没想到你居然反应这么大……”
“哼哼哼哼……是吗?”
“嘿嘿,不好意思,我可不怕痒哦。”

闹腾了好一阵子,两个男生才又安静了下来。他们躺下的角度,刚刚好可以看到小窗外的星空。此时去看竟有一种奇异的美感,闪烁的星尘和深蓝的夜幕好像会把人从那扇并不大的窗口给吸了进去,置身浩瀚宇宙之中,心情异常的宁静。

“喂,钢琴和跑步,哪个才是你目标啊?”
“……我也不知道,最大的可能还是出国念书吧。”突然被这样问及的时候天逸还真有些迷惘,自己也一直在烦恼着究竟走什么路最好。对于因为一直被告知自己有天赋的跑步,和坚持了许多年的钢琴,两样都有些厌倦却又都舍不得放弃。
“这三者又不冲突。”
“哎?”
“反正无论成为田径选手或者钢琴家不是都还早着嘛,而且出国也可以做这些啊。在精力的许可范围内尽最大努力,按自己的喜欢去做就好了。”
“你大脑的构造还真简单。”忍不住笑了出来。
“……哎,其实你是她们说的那个什么腹吧。”
“哎,腹是什么?”

话题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下去,皎洁的月光下,两个少年似乎完全忘记了彼此还可以称为“敌对”的身份。靠近天亮的时候,夏汐突然想起他们会被关在这个漆漆的仓库里的主因。
“对了,他们要我们找的是什么?”
“是哦,找找看?”
当在仓库的一角搜索到一本名为《禁断的甜美果实》18禁耽美漫画之后,夏汐和天逸很快形成了应该把活动策划者暴打一顿达成了共识。

#09
尽管所谓“决斗”的结果让当时夏令营的两组人马都大跌眼镜,但依然没有改变聂天逸和夏汐从敌对组织的代表摇身变成著名“美少年双人组”这一事实,忘记补充一个前缀,是“还没有长开的美少年双人组”。
总之是孽缘——这是夏汐的原话。

在一年前的天逸看来,夏汐是一个能轻易地和所有人成为朋友的人,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开朗率直到让人讨厌。
常常会不经意地就被那个家伙影响了。

“呐,聂天逸,你也会看A片吗?”
“……会啊……”
自己已经平易近人到会让一小撮女生直接跑来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得到肯定的答复以后,还捶胸顿足地振臂高呼“啊……最后的绿洲都不复存在拉……”这样的话,无奈之余,实在让他觉得是不是在和夏汐一起的时候,已经被他的白痴给传染了,已至于自己长久以来树立的低调稳重的形象严重受到了威胁。
好像常常会被那家伙的步调拉离自己原本的位置。而偏偏那个白痴,又有让人失控的方面有特长。就连丁明也会以疑惑的眼神问他,“也不知道你们的感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田径队也有“平时脾气很好聂天逸和夏汐在一起似乎常常会发火的样子。”又或者“以前总是有些冷冰冰的聂天逸现在越来越热情似火了。”等等不同版本的传言。
又或许,那样的他才是原本的自己?
还是算了,他才不要和夏汐同一level!

篮球场的使用,在两个人的协调和芭儿的威胁下,变成了轮流使用。不过其实混熟了以后,也常常有两方混战的情况发生,让芭儿慕地称赞男生之间似乎没有什么隔夜仇的说法。

就比如今天,天逸就加入了人数不够的英文班队伍,和自己人大打了一场。比赛结束,朝着洗手池走去的他远远的就看见了站在那的夏汐。他正把头凑到的水龙头边,让源源不断的水流溅在自己的脸颊上和嘴巴里。
“接着。”手里的运动饮料丢过去一瓶,夏汐一接到手就毫不客气地拧开瓶盖,大口的畅饮起来
“笨蛋,刚刚干嘛要帮我。我们4打5也可以。”
“可以个头,稳输。就当我感谢你上次帮我,在车上。”
“哎……就因为晕车药?”
“不仅如此,我们可是有过间接接吻的关系。”天逸一脸正经地晃了晃手中的水瓶,害得夏汐一口水喷了出来。下意识地跳开一步,却发现对方正戏谑地打量着自己的反应。
“要习惯你的玩笑还真是难。从某种角度来说,你比芭儿那个家伙还彪悍。”
“芭儿?就是那个超厉害的女生?是你女人?。”
“你少乱猜了,这个才是我女人。”掏出手机,打开一张照片。“虽然还没追到……”补充的那句有些不情愿。
“挺可爱的。追多久了?”
“快十年了吧。”
“噢,十年……”这下轮到天逸被呛到了,“什么?也太久了吧?”
“算是青梅竹马吧。”

#10
小薇办好了出院手续,拉着小伶在医院的草坪上稍作休息。话题从Johnny’s的偶像,到新番动画,再到任天堂wii,最后始终还是会转回那三个人身上。
“如果说芭儿是有什么说什么的人,那聂大少绝对是闷骚型!绝对哦,相信我!表面看不出什么,本质其实超级恶劣的!腹,毒舌。”
“照你这么说。其实他和芭儿还蛮像嘛。”
“像吗?我也不知道,不过那两个人,应该都很喜欢汐仔的吧。”小薇把被风吹起的头发捋到耳后,望向远方的天空,有些出神。
现在的大家又在做着些什么呢?还是忍不住会去想这个问题。

而小伶则在一旁用仅仅能让自己听清的音量小声地念叨:“看来你是真的只对自己的事情迟钝呢。”

#11
和夏汐熟络了之后, 天逸自然也可以常常接触到被誉为“女王殿下”的芭儿。虽然夏汐常常说他们很像。但是他却并没有什么实感。
第一次单独碰到芭儿是因为无聊,散心到离寝室有一段距离的郊外水塘时候偶然遇到的,还是稍有些意外,一个女生会自己跑到这种地方来。
“你在做什么?”
“抓青蛙。女生正背对着天逸蹲在水塘的边上,脚边放着一个大罐子,不紧不慢地回答。
“你喜欢青蛙?”
“不喜欢。”女生举了举手里的树枝,显然,青蛙面临的可不是什么人文关怀。
“那你是讨厌它们咯?”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肤浅,人的感情是那么简单的吗?除了喜欢就是讨厌?”女生有点恼怒的回过头来,又很快的转了回去,跟着是音量足以让男生听清楚的碎碎念,“空有一个漂亮的脑壳就却不会用它来思考……”
“喂,需要说的这么严重吗?”突然想起夏汐常唠叨地“你和芭儿真是同一国”一类的话,有些自嘲的笑了起来,我可没有这个丫头这么锋芒毕露吧。
“我说,你这个人啊……真是只有夏汐才受的了你呢。”
“不关你的事。”几乎是反击般的紧接着男生的话,停顿了一会儿又接了一句“哼,小薇也能受的了。”像是自言自语。

不过除去了他们还有其他人吗?
望着女生微微蜷缩着的后背,似乎可以想象她是如何用自己覆盖全身的尖锐的刺,抵抗着一切敢于侵犯她领域的外敌的。还是不要挑战这个问题了,天逸刻意地换个了轻松的语调。
“那你一定很喜欢他们吧。”
“……”

有些出乎意料之外的沉默,居然没有回答。天逸奇怪之际看到女生的背开始轻轻颤动起来,是他问了不该问的吗?可是,并不该是会引起什么麻烦的问题啊?
“喂,”对面突然有了回应,声音闷闷的,“叫聂什么的……”
“聂天逸……”
“……我肚子疼死了,来拉我起来。”
“哎?哪里疼,我看看……”
“看什么看,我大姨妈来了!”

#12
“呐,能帮我把那些青蛙都放回去吗……”
天逸还记得当时芭儿的头服贴地靠在自己的背上,用有些哀求的口吻请他帮忙。那是他第一次看到那样的芭儿,和平时那个好像有普通人几倍气势的她完全不同。
“其实是喜欢的。两个都是最喜欢……是啊,就是因为两个都是最喜欢……”
背着女生回寝室的路上,背后的传来断断续续地呢喃。女生的额角疼出了细密的汗水,有几滴顺着脸颊滑落在男生的脖颈。
滚烫的,却又好像有种让人心悸的力量。

女生啊,真是一种矛盾的动物呢。不过……
“似乎是有点像呢……”

当时的天逸怎么会想到,自己又会背着另外一个女生走过同一条路,再次打乱了心跳的节奏呢?


#13
我常常做一个梦。
梦见自己陷在无底的泥沼之中,越挣扎,则陷得越深。
你们和他们都曾结伴经过,我大声呼救,却没有人听见。
没有人看我,没有人注意到我。
直到青褐色的泥沼渐渐将我吞没,在烈日下凝结成一片干涸成一片荒芜。

我被自己在地下的无助地哭泣惊醒。
脸颊边是潮湿的枕巾。

#14
“嗯,我知道了。你照顾好自己,不用担心我。嗯,就这样,Bye-bye。”打发了电话那头的苏玲玲。天逸觉得自己有些如释重负的心情。
而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太多,让他有些超过负荷。曾几何时,他的世界闯进了夏汐、芭儿、小薇,不再只是一个苏玲玲。
他始终与父亲是不一样的。
还记得父亲还在世的时候,太爱母亲,世界里几乎容不下别人,包括他们唯一的孩子。考试得了高分、运动会拿了第一也只有老师赞许同学慕——母亲总是忙于工作,而父亲则是心系母亲。尽管钢琴完全是为了母亲才让他去学的,但即便弹的有多出色,却也听不到一句称赞的话。
印象最深的是每每学了新曲子,他都会在家中演奏。母亲会俯在琴上,听他的弹奏,而父亲却总是站在他的身后。偶尔母亲会抬起头,看着他身后的父亲,然后洋溢出异常幸福的笑容。然而那时,他却一直没有机会回过头去看到父亲脸上的表情。

“大概是因为他们太恩爱了,那时候总有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
“我看你是恋母情结,或者恋父?油~都变态!”
“……唉,哪天白尔雅说话不带刺了,世界也就和平了。”
“我这叫一针见血,透过现象看本质。”
眼前的女生比初来时憔悴了很多,总有一些强颜欢笑的感觉。然而还有很多他们即将面对的东西,如果不能回到从前,那也至少希望时间能静止在这个时刻。
“真希望暑假不要结束……”
“是啊,不想回去……”
有些无奈的沉默持续了一会儿,终被天逸的手机震动打破。天逸盯着消息看了许久,似乎松了一口气般对芭儿说:“夏汐说有事不回来了,和我们开学见。”
“你没和他小薇的事?”
“没有。你呢?”
“我也没有……”

#16
医院的大厅里依旧相当的繁忙,每个人都行色匆匆,不愿在这里多做逗留。走出这里,就是医院的大门了。然而,小薇却觉得自己似乎还有某些病痛无法被治愈。
“呐,小伶,我是不是一个很过分的人。虽然我不愿意就这样和汐仔在一起,但却又不想失去他,希望他一直对我这么好。我也不希望芭儿和别人比和我好,无论对方是男生还是女生,是聂大少或者汐仔我也都不希望她把他们排在我的前面。”
“很正常啊。每个人都有独占欲,都想成为对对方来说最特别的人啊。”
“特别吗?芭儿,汐仔……聂大少对我来说也算是相当特别的一个人了。”
“但最特别的就人只一个啊,我也想成为对莫莫来说唯一的最特别的人呢。”
“小伶!!!!”
“嗯?”沿着小薇所指的方向看去的艾伶司不禁感叹,自己的运气也算是极品了,每次告白都会发生各式各样的状况。
“那不是夏汐和温婷嘛?”
在离开医院的最后的大厅里,两个熟悉的身影正朝着医院的深处走去。
(未完待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连载第四回) 」へのコメント

請问下,字軆昰哪種吖丶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连载第四回)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balckalice.blog67.fc2.com/tb.php/26-9a1f3ce2

碎碎念

TN让我欢喜让我忧,深切需要补眠!
耽美是心灵支柱♪
爱礼丝©2006-2008

關于我

爱礼丝

Author:爱礼丝
星座:天秤座
血型:B
爱好:文字/漫画/音乐/睡眠/游戏/占卜/看烹饪书/空想/樱桃草莓图案等
性格:纯良/盲目乐观/美少年热衷……
计划:BJD自制研究中/新年BJD改妆中
马甲:阿亮/Alice.L/叮叮当当

♪BGM

最新日志及評論

Calendar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歡迎來到幻樂園

我的作品

ブログ内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