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12/26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连载第五回)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5
By ALS

#58
曾想过我们一直会是一个整体,亲密无间。
一如假象中几亿年以前的蓝色星球上,尚未分开的那一整块大陆。
只是之后漫长的岁月里,纷杂的念头如海底开始扩张,心彼此疏离。等到发觉的时候海洋已经将我们隔断。
你在南半球,我在北半球。

#59
好像一直相连的东西终于被折断了,变成了两根平行线。还在悠哉的感叹着永远不要开学就好了的时候数字就跳了一跳,高二了,撒花。
口头禅变成:“我荒芜了。”
莫小薇总觉得最近自己的生活只能用荒芜来形容。荒芜到没有人欣赏她用修正液画的指甲彩绘,荒芜到考完试就剩下对答案可做,荒芜到开始一个人思考生存的意义……
撑着脑袋,对着窗口叹气,本以为自己的生活已经足够戏剧化,够让她心烦意乱了。但昨天打电话给姐妹们诉苦,却发觉别人的剧本比自己还要“跌宕起伏”了好几倍。另一所学校上高一表妹,遭遇已婚年轻老师的性骚扰,却还被同学误以为是她和老师搞不伦之恋;而在念大学的表姐和朋友一起出去玩,两个朋友一言不合吵起来,一个捅了另一个一刀。
本来是去寻求安慰的,却颠倒了目的,变成了安慰别人。一直缠着自己的那些烦心事,在她们面前,真好像变得“屁都不是了”——这是表姐的原话。
然而别人的“痛”再痛也只是触动了听觉神经,形成一个痛的概念,不像自己的痛,即便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还是会被大脑返还到每根神经末梢,然后无法遏制地切身的“痛”起来。
依旧还是叹气,难道我的存在就是为了在别人的人生华丽丽地跑上一次龙套吗?

“喂,莫小薇,你要不要跑……”
“绝对不要!”
“……800米,你不想跑我找别人就是。”可怜的体育委员被吓得后跳了大半步,但还是很快锁定了下一个目标,开始了游说工作。
这么说来,运动会又快到了。

脑海里一瞬晃过男生纵身奔驰的影子,像秋季里第一阵风,只是轻轻地拂过,但却越发让人心灰意冷起来。
一阵秋风一阵凉。

#60
在体育委员的软磨硬泡下,最终被拜托了写新闻稿的工作。看着那个平时嘻嘻哈哈的男生用那种从未有过的恳切口气和神情拜托自己的时候,总是让小薇联想到诸如“回扣”、“升官”之类的词汇。不过,她也知道那些当然都是不可能的。
或许,中学生涯里总有一两件这样让自己无怨无悔付出的傻事,即便是在别人眼里真的是又傻又逊,即便之后自己想来也真的是傻到极点,但是每每追溯起来的时候,却又总会觉得是最值得回味的记忆。
比如这样的一次运动会,比如为了兄弟和隔壁学校的男生大打出手,比如义无反顾地投入了很多年的单恋。
直到一切记忆都模糊成年幼时树阴下被拖长的影子,只有那时作的傻事,变成鲜明的颜色,被涂抹在了分辨不清的背景上。
虽然还不够成熟,但却拥有无所畏惧的勇气。
可以率直地遵循自己想法的勇气。
可以打破僵局,甚至刺伤自己,剑芒般的勇气
随着年龄长逐渐消失的勇气。

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只是对彼此轻轻地点了点头。
虽然很想笑着说一句“傻瓜,都十年朋友了,我知道的。”,就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但脸上的肌肉却总是在遇到芭儿的时候不听指挥,挤不出一丝笑容。
气的已经不是她对自己做过些什么,而是她为什么连一句不对自己解释。
连一个让我原谅你的机会都不给我吗?

而芭儿却一如既往地专注于学习,捍卫着自己学生会长的形象,只是在不知不觉之中越发消瘦起来。
某天下午自习课上发出的“你小子再说废话,我用下巴戳死你。”的搞笑威胁,尽管是音量响到连隔壁班也听得一清二楚,却没有一个敢笑出声的人。
芭儿总是能成为年级里的第一热门的话题。
芭儿毕竟是芭儿。
运动会开幕式的时候扬起头在主席台上讲话的情形,即使是刚入学的新生也印象深刻。风扬起她的短发,她居高临下对着全校说“这个秋天不要让自己留下遗憾。”
眼里闪烁着热切的光采。

#61
似乎是永远不会疲倦的鼓号队,配合震耳欲聋的加油助威声,以及主席台上不断响起的捷报,整个操场上的空气似乎都被点燃了。就连班主任也穿着细跟高跟鞋,跟着运动员跑了起来,只不过冲的太猛,鞋跟扎进了排水孔,卡在了跑道上,导致一场比赛作了废。

课桌椅都被搬到了跑道边上,然而大部分同学都奔走在操场各个角落。
跳高、跳远、铅球、长短跑、接力赛……
每个人都毫不吝啬地付出自己的汗水和赞美,即便平时总是一付懒散样子的男生们也都露出了难得一见地认真神情,那些总爱对男生冷嘲热讽的女孩子们也都变身成超级粉丝团,呐喊到声嘶力竭。
好像完全忘记了之前她还对他说过:“如果你也能得第一我就从四楼跳下去。”

当然这其中也还是有例外的不够热血的人的,比如莫小薇。
小薇百无聊赖地看着身边的同学们大部分都离开去给运动员加油鼓劲,只剩下几个坐在原地看着漫画小说,或者抱着习题集不肯放下,孤零零坐在桌子前的自己倒显得突兀起来。
随手抓过一张新闻纸,开始乱涂乱画。
只是耳朵时不时还是会接受到一些多余信息,提醒着她荒废在一旁的本职工作。

“加油、加油、加油!许琳琳,你是最棒的!高二(3)班全体同学都爱你!
“高一(7)班王大致,你要是敢输了,就请全班哥们去澳洲游吧。”
“高三(6)班张非阳同学,代表月亮惩罚你的对手吧!”
“高二(1)班聂天逸,你自愿认输的话,奖励(3)班夏汐香吻一个。”
啊,居然被读出来了,这个广播员胆子也真大。
正这么想着就听到有人叫自己。

“莫莫,你在画什么?”
“人物关系图。”
只是听到熟悉的声音反射性地作了回答,答完之后才发现眼前一张可爱的笑脸——来自初二(5)班的班草艾伶司的。小伶歪着脑袋看着小薇的涂鸦,几个被画得很Q的脑袋,可以从发型和下面代表名字的字母看出原型是谁。
被画成稻草头的是x夏汐,刘海服帖垂下的n是天逸,有着精神的短发的女孩b是芭儿,披散着一头长发的m是小薇自己。
每个头像之间都画了箭头,箭头上还画上了符号。
“圆圈是什么?”小伶指着夏汐和天逸之间的箭头问。
“我乱画的,姑且算是朋友吧……”芭儿和小薇之间也画着同样的符号,不过还旁边加上了一个小小的问号。
“那你就肯定,她喜欢她?小伶又指了指芭儿到夏汐的箭头上的爱心符号。
“都说了乱画的拉。”小薇瞪了一眼桌前伸出一只手的小伶,总觉有种被人窥探了隐私,却又很想找人商量的矛盾心态。只是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岁的男生虽然总爱摆出很早熟的样子,但光看脸就觉得不能当作商量对象。
“因为,芭儿总是那么强势的样子,从小到大,只有他们两个能她当成普通的女孩子对待吧。”
“开始会观察生活了呗。”小伶笑嘻嘻地望了小薇一眼,“那这团是东西是什么?”手指转移到图的另一处,芭儿和天逸之间的箭头上似乎是反复画上又划去很多次,变成一团乱七八糟的线条。
“天知道……这两个人,我也搞不懂。”

剩下的还有很多条线,小伶的目光落在从小薇发出到夏汐和天逸的两条箭头上。
一个实心的爱心,一个空心的爱心,还有很多很多的问号。
抬头看看小薇,女生的目光似乎也是落在相同的地方,然后停住。看着她怔怔地对着涂鸦发呆,小伶默默地叹了口气。
人的感情果然不是仅仅用几个符号就能说清楚的。

#62
王子殿下,就算只穿短裤也是王子殿下。
这个例子在聂天逸身上得到了很好的证明。
在50米,100米,200米,800米都得到了第一名的聂天逸同学,被初中部的女孩子们冠上了“王子”的称号之后,又被男生们修正成了“短裤王子”,多多少少有点酸溜溜的意味。

不知道是承受的怨念太多,还是之前新闻稿起了作用,小伶刚离开,小薇又听到那个甜美的女声从学校的大喇叭里响起,似乎还是强忍着笑意的。
“聂天逸同学在刚刚结束的男子4X100米接力中脚踝受伤了,但还是在(3)班夏汐同学的协助下坚持跑完了全程,高二(1)班、(3)班虽败犹荣……应该奖励聂天逸同学……”话筒关闭前还能从争抢的声音中辨认出夏汐两个字。
广播员是同人女吧。

犹豫了再三,小薇放下手中的笔,还是决定去看看。
可不是因为写了那样的新闻稿哦,而是看不下去夏汐那个不顾集体荣誉的家伙。
自我催眠。

女生向着教学楼的方向小跑过去,桌上丢下的被揉过的纸条挣扎着舒展开了一小部分,露出“……汐,决赛加油”几个字来。

#63
聂天逸坐在教室的窗口,正好可以看到操场上热火朝天的景象。一旁的夏汐有些粗暴地从书包找出几个冷敷包,打开按在天逸肿起很高的脚踝上。
冷敷袋接触到皮肤的那个瞬间,天逸皱了皱眉。头深深的低了下去,看不到表情。

“喂,我可是不会道歉的。”
“放心,我也不打算原谅你。”

莫小薇背靠着墙,蹲坐在教室外的窗口边,分辨着两人的声音,总觉得心跳有些加速。不过她并不是刻意想要偷听,只是自听到这样火药味十足的对话起就失去了进去的时机了。
“唰”的一声教室里的动静突然又大了起来,桌椅和地面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小薇的心跳得更加剧烈了起来,她弓起身体,偷偷地瞧向窗口。
聂天逸校服衬衫解开的领口被夏汐攥在手里,夏汐的一只拳头已经高高地提了起来,然而对面的天逸却也是一副倔强不愿妥协的表情。空气好像凝结在两个少年之间,无人的教室里只能听到彼此不断加速的心跳和沉重的呼吸声,一触即发的局面让窗口的小薇有些不知所措。
夏汐突然垂下了手,将天逸往后狠狠的推开。眼里竟是小薇看不出究竟的复杂情绪——失落、愤怒、心痛……

“你到底想怎样,还当我是朋友就说清楚。”
“刚刚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我想追莫小薇。”
天逸也没有想到只是在比赛的时候试探性地说了这么一句就让夏汐乱了阵脚,连带把自己也给绊倒了。不过因此而伤了脚踝,也算是自己自作自受吧。
面对已经被激怒的好友,嘴角不禁拉出一个浅笑,“你是在担心芭儿?还是真的怕小薇被我抢走呢?难道是在担心我?”看着绷着脸沉默不语的夏汐,天逸忍不住笑出了声,“如果是担心芭儿,那大可不必,她是不会喜欢上我这样的人的,只是我之前强行想把她留在身边罢了。”

窗外的小薇听得有些心惊,然而双腿却仿佛在窗下扎了根越发无法离开了。她偷偷地看向个曾经让她那么喜欢的男生,虽然在笑着,眼里却盛着淡淡的忧伤,他不紧不慢地说着他和芭儿的事,那种语气就好像说“早上好”那样稀松平常。
天逸一口气说了很多,他从他看到芭儿在操场上写的字说起,说他以把这件事是芭儿做的告诉小薇为条件,威胁芭儿和自己在一起。又说到夏令营的时候故意把小薇气走,还在夜路上吓她。
“女生真是矛盾的生物,我只想到她们到底会如何选择罢了。”

天逸摇了摇头,他还是有所隐瞒的。也许他原本真是想看看芭儿和小薇的结果究竟会如何,但他没有说,自从芭儿的眼泪滑落在自己的脖颈时候他就觉得自己无法真心地置这个外表坚强,内心却矛盾脆弱的女孩子于不顾,本以为欺负一下小薇会让她开心一些,但没想到只是产生了反效果罢了。他也没有说,自从小薇在熟睡中拉住他的手,请求他不要离开起,心便径自抽痛了起来,一下乱了方寸,涌出了全然不同的情感。”
其实原本这么做并没有什么太过深刻原因,只是之前他的世界太过安静了,还有一条用血缘维系的枷锁系在他的身上。只是想让那个和他有些相像的女生开心一些,只是想试探那个令他深深慕的羁绊,十年的力量到底会有多坚韧。其中当然不仅有芭儿、有小薇,也包括夏汐在内……
但一切都没有按照预计的轨道运行,有什么脱出了引力的控制,撞击了他的世界。

“汐仔你真是笨。如果你没有去管那个二报娘……”
没有说出口是,我也不会对莫小薇产生愧疚甚至是有些喜欢上她了。
“温婷……”说到温婷夏汐的语气突然一滞,然后变得闪烁吞吐起来。“其实……她病了……”
夏汐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小薇的脑子猛然出现那天医院看到的一幕,她和小伶追随在后看到夏汐陪着温婷走进精神科的大楼。
小伶曾经安慰她只要没有进妇产科就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可是她却有些惧怕去知道事情的真相。
总有不好的预感。

“天逸我有事要和你说。”
凝重的沉默终被打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的芭儿径自走近教室,把天逸叫了出去。走出门口的时候芭儿朝小薇的方向看了一眼,天逸也随即发现了躲在窗下的女生,略微有些惊讶。
之后他笑了,笑的那么释然,好像秋天高爽纯净的天空。
他对着教室里说:“我说要追她,是开玩笑的。”

#64
如果沉睡在最深的海底,阳光找不到的地方,时光是不是就会渐渐静止下来。
在只有鱼群和珊瑚的深海,我一个人将过去种种统统忘记。
不用再去听。
不用再去想。

#65
在发表了爆炸性宣言的聂天逸离开以后,被夏汐发现的小薇有些无奈地走进了教室。
自己还真是一个从头到尾都不知道把握时机的人。最初失去了介入的时机,而现在则是失去了离开的时机。
没有把握住的时机还有很多……
告白的时机。
道歉的时机。
说再见的时机。

“我们交往吧”男生在沉默之后没头没脑的冒出来的一句,让莫小薇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不要。”只是习惯性地说了拒绝的话。
“太过分了!追了你这么多年,给个机会嘛。”语气变得无赖起来。
“什么啊……”这个家伙,刚刚事情都没有影响到他吗?小薇不禁觉得心里有气。
“哪怕就一天,和我交往试试看。”
“一天?”
“嗯!”眼神和语气倒不像是在开玩笑。
“一天的话……倒也……”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夏汐欣喜地拉住手高吼:“我就当你答应了啊”。总觉还是上了汐仔的当了,但看着男生高兴的样子,拒绝的话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然而一转念,一天躲一躲也就过去了,只是……
“不过,要保密哦,不能对任何人说。”
食指竖起放在唇边做出约定,直到看到男生收敛笑容郑重地点了点头才放下。

“那……抱一下先?”
“色狼!”
“那亲下好咯?”
“你好去死了!”
拳头敲落在男生身上,变成“噗噗”的低闷声响,可以感觉到皮肤下骨骼的突起,和在她未曾察觉的时候就逐渐坚挺起来的背脊。脸突然就红了,好像察觉了不该察觉的东西,拳头也跟着变得绵软无力起来。
小薇不安的垂下头去,却不知道,夏汐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轻颤的细长睫毛上。还没有来得及收回手,就被男生捉住了手腕。心脏猛地撞击了胸口,脑袋里亮起红灯,警铃大作。一种异样的感觉,从手腕爬升到脸颊,有些微痒。想要抓,另外一只手却也被男生捏得牢牢的。
小薇抬起头,夏汐也正看着她。是她的错觉吗?总觉得的汐仔的脸庞离她越来越近。小薇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起来,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要……要亲了吗?亲就亲吧!反正之前也亲过了。小薇总觉得自己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悲壮。

男生的气息越来越近,但还没有触到的时候……
“高二(3)班夏汐,男子1500米跑马上就要开始了,请速到跑道集合点报道。”
突然响起的喇叭,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夏汐的手略一松,小薇便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
心想着安全了,却不知道为什么也心底竟也有了一丝失落……

“今天无论如何要单独在见一次哦。”
“哎?在学校里?”
“嗯!所以等我比赛回来。”
男生匆忙的离开了,留下了仍旧还在考虑是否该做这样的约定的女生。


#66
头顶的树上悬着些彩色气球,是开幕式时放出的。
不想要的时候它们会飘向你,但真的用指尖一触却又飞向天空更远的地方去了。

小薇垂下头,就好像她和夏汐现在的情况,越是想要见面却离的越远。老天就好像嫌这一天的时间太过漫长,巧妙的把夏汐和小薇错开了。
他在比赛的时候,她在下面休息;比赛完了,她又被老师叫去写标语,拉横幅。
因为找他而到田径场的女生硬被拉去填了计分员的空;为找她而去办公室的男生,被师长们当成了搬运的苦力。
但越是这样一再的错开,却又加剧了想要见面的心情。像是被愈拉愈长的皮筋,焦躁渐渐累积,蓄势待发。

虽然那之后又碰面了好多次,但那个独处的约定却似乎离他们越来越远。直到比赛进行到最后的项目,两个人都从运动会的责任里解脱出来,从操场边退出的小薇看到夏汐焦急地向她走来,刚想上前一步,却又发生了意外。

“实在是没办法!拜托了!”
突然阻隔在两人之间的是为这次运动会鞠躬尽瘁的体育委员。果然没有及时退出田径社是一个超级大的错误,本该参加1500米的女生受伤退场,自己居然被挑中做替补,在老师和体育委员的软硬兼施下,小薇也没了法子。只能在心里把一直说着“拜托了”并且低头合掌的体育委员,用上钩拳送上天,成为一颗璀璨的星星。

“我也一起参加。一个班不是能报两名吗?”
一直是以受虐小媳妇姿态出现的体育委员听到芭儿突如其来的发言,眼睛里简直都要着泪了。“那就太好了。1500米本来参加的人就少,就算都跑最后,你们两个也都能有名次啊!这样我们班就能逆反和一班的差距了!”

于是小薇又从夏汐的视野范围里被拉离。
换上衣服,推上跑道,发令,鸣枪,起跑。
学校的跑道是400米,1500米就是4圈不到一点。
第一圈的时候还能看到对着她们高喊加油的夏汐在场边挥着手,跑到第二圈的时候小薇就觉得自己腿已经开始不停使唤,渐渐变得麻木了起来。周围风景渐渐模糊,加油声也和风声混在一起,“呼呼”得愈发不清晰了。
脚下一软,几欲摔倒红色的跑道上,是熟悉的手及时扶住了自己。
然后两个人就这么并排跑着。
好像自很多年以前就一直维持着的样子,无论做什么都是在一起。

“对不起。”
听到了事隔了很久的一句道歉,小薇突然就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找不到合适的言语回应,只是简单的埋怨了一句:“笨蛋。”
“你会讨厌我吗?”
“我也不知道。”小薇摇了摇头。
“一、二年级玩过家家,每次都是吵着要和他扮爸爸妈妈;”芭儿突然跳转了话题,“到了三年级的时候你都还不怎么敢和班上的男生主动说话,但是唯独粘着他;五年级的时候,他说喜欢梁咏,没隔几天你就跑去把头发剪了,还硬拖我一起;初二的时候,有女生追他,你不是非常主动地跑去调查人家,还好意思说帮他调查的。你明明是喜欢他的。”
“喂……你知不知道,有时候记性太好的人容易遭人怨恨的。你才是……”
你才是那么喜欢他,我们总是喜欢一样的东西……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实在太久了。

“那是因为本小姐太忙了实在没时间接触别的男生……”芭儿倒也没有否认。
“切~”
“就算喜欢又怎么样,你这个丫头啊,总是要和我抢……虽然一直在一起,但是你总是可以轻易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你天生就是这样……所以我才讨厌你,可是你却又总是一副傻乎乎的样子,一点也不明白我的心情。”
芭儿连珠炮似的的说完一长串,因为正在持续着的奔跑,乱了呼吸的节奏。“我本来是这么觉得的,但其实可能只是在嫉妒你罢了,而且有些东西确实是抢不来。”
“芭儿才是让我从小就慕的人,又聪明,又能干,虽然常常很骄傲,但是却总是很有行动力,我一直希望能向你一样……比起汐仔,对我来说,芭儿才是第一名啊。”
“笨蛋,没有必要做这种无谓的名次,我们三个人一直都会是最好的朋友啊,以后不会再有那样的事了。你也不用再顾忌我了。因为……”芭儿没有继续说下去。
“哎?”
“暂时保密,过两天你就明白了。对了!在游泳池推你的不是聂大少哦!”
“我知道的。”
“哦?”
“我之前只是气他没有及时拉我一把。因为你和他在一起,是不会让他害我的。”
“你倒是对我有信心嘛。”芭儿甩了甩头,突然开始向前冲刺起来,“所以我不想讨厌你啊。”发梢擦过小薇的耳廓,留下低低的一句轻叹。
小薇眼看着自己被越甩越远,而伙伴单薄的背影被笼罩在夕阳的昏黄中,渐渐被光线削瘦,有种无法言明的寂寞。小薇突然觉得这个从未和她真正分开过的朋友好像就要这样独自越行越远,到一个自己永远也触碰不到的地方去了。

#67
虽然只是得到薄薄的一张奖状而已,想到这张奖状也有自己的一份功劳,小薇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尽管之前的1500米让她恨不得让她说了一百遍以上的“我要往生了”。
运动会正式落幕,他们班获得了高二年级团体总分第一。

大家情绪高涨地讨论着这次的运动会,陆续把课桌椅都搬回了教室里,就连年轻的女班主任的眼睛里也闪着异常兴奋的光彩。
开个庆祝会吧。不知道是谁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纷纷响应。似乎是因为有了这份荣誉学校也变得值得留恋了一些。
偶尔这样似乎也不错呢。
刚刚还是半死不活状态的小薇,也举起手里的矿泉水瓶,想去凑个热闹。
却被突然袭来的一双手,拽出了教室,拖进无人的茶水间里。

“想要独处一会儿还真难。”想都不用想,是夏汐。
“一天可要过去了哦。”这下轮到小薇满不在乎了。
“哎……你……”
“嘿嘿……”刚想说什么,就听到外面有说话的声音,反射性地一把拉男生蹲下。下一秒便有两个同班的女生经过了窗口。
声音渐渐远去,小薇才敢长舒一口气。这一缓,却发现自己的处境不妙,竟被夏汐揽在了怀里,想起身,却无奈男生的手臂箍的死死的。

“喂,过分了啊。”
“不是交往中嘛。”男生得寸进尺的把下巴磕在女生的头顶上,猫一样的蹭了蹭。
“交往也有阶段的!”
“就一天时间,就别执著这些细节拉!”
小薇无力反抗,只能气鼓鼓的嘟起嘴,不说话。生气的时候,男生却又松开一只手开始拨弄起她的头发来。
“我能问一个问题吗?”男生的语气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波澜。
“要看是什么问题了。”
“小薇,我们认识真么久,我一直都喜欢你,我从来不怕承认,你知道的。”见女生微微的点了点头,夏汐又继续说起来“我也一直觉得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的。你是喜欢我的吧?那天,就是我吻了你的那天芭儿和我说的,她说其实你一直是喜欢我的。可是我们认识了这么久我反到没那种信心了,我曾经想过如果你一点都不喜欢我,我就不会这样缠着你了。”夏汐叹了口气,“我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如果和别人在一起,你会更开心,也许我也会放手的。”
“是吗?”小薇的声音轻到几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听见。
“不过果然还是不行,看到那个家伙的出现,比起成为电视剧里那种成就别人幸福的受欢迎角色,我还是不想放弃你。”夏汐笑着捏起小薇的脸颊,把女生的瓜子脸扯成了一个红通通的大饼形状。
“我现在觉得,我们认识的那10年真是好短啊……”男生轻轻地搂紧了怀里的女生,话音里有一丝淡淡的寂寥,几乎不像是那个开朗到让人嫉妒的热血少年了。

在我们之后的人生里,你又会遇到多少个不一样的男生,又会不会就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就牵起了别人的手。我是否依旧能一直在你身边,成长为你可以依靠的人。
这些统统是男生所担心的。夏汐对自己也没信心,毕竟他们的人生,还会有下个十年,还有更久更久的时间。到那个时候,这个女孩子还会把那最珍贵的10年和自己分享吗?

小薇被禁锢在男生的温暖的话语里,感到有些全身乏力。记忆如潮水般退回到最初遇到男生时候,那个身高还不如自己的又瘦又矮男孩,却偏偏说要保护自己。
“呐,小薇,我们在一起吧。”男生望着小薇,眼睛里好像燃起了一把火焰,热切的,充满希望的,温暖但是不灼人的。温婷,天逸,小伶的都好像一个一个从这些天的烦乱里消失,但却只有芭儿说的话在萦绕在耳边——“以后不用顾忌我了。”


“不行,始终不行。”
即是扎入手背的芒刺已经被她亲手摘下,可是只要想起来还是会有血液从伤口流出来。

并没有追问原因,环着自己的手臂在得到这样的回应之后只是又紧了一些,小薇抬起头,男生眼眸里的火焰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明晃晃的悲伤。
“没关系,在你喜欢上别人之前,我依旧会保护你的。”
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坠在手背上,带着滚烫的温度……

#68
“大新闻!大新闻!芭儿转学到a城县区的学校去了!”
“而且,她的绯闻男友据说也预定在下个学期出国哦。”
直到再次返回学校的时候,小薇才明白芭儿那些话的含义。
“以后不会再有那样的事了,你也不用再顾忌我了。”“ 保密,过两天你就明白了”
原来一切都是因为她的人生早已有了另一种安排,只是自己浑然不知。

“听说那个县城的学校很厉害哦,好像一个班的人都能考北大清华的那种升学率哦……莫莫,你在听吗?莫莫……”

小薇只觉得一直散乱在脑中的线一根根被驳接了起来,然后又一根根断掉。
连接着她和芭儿的线,最终只剩她独自扯着一把线头……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连载第五回) 」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连载第五回)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balckalice.blog67.fc2.com/tb.php/28-72629ed9

碎碎念

TN让我欢喜让我忧,深切需要补眠!
耽美是心灵支柱♪
爱礼丝©2006-2008

關于我

爱礼丝

Author:爱礼丝
星座:天秤座
血型:B
爱好:文字/漫画/音乐/睡眠/游戏/占卜/看烹饪书/空想/樱桃草莓图案等
性格:纯良/盲目乐观/美少年热衷……
计划:BJD自制研究中/新年BJD改妆中
马甲:阿亮/Alice.L/叮叮当当

♪BGM

最新日志及評論

Calendar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歡迎來到幻樂園

我的作品

ブログ内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