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9/25

雲的魔法師(最初版)

雲的魔法師
(最初版)

By 愛禮絲

01
你們說雲是什麼形狀?
是獅子。
不對不對,是鯉魚。
是小丑的臉。
切,明明是白色的獨角獸。

白色的尖頂小洋房,種滿玫瑰花的庭院。躺在屋後的草坪上,微風拂面而來。媽媽坐在她和姐姐身邊,手裏拿著厚重的精裝硬殼故事書。光線穿過樹葉的罅隙,在白色的裙子上落下的斑駁的金,湛藍的天空之上,雲彩漸漸浮現出各種不同的姿態。
望著媽媽微笑著的臉,好想就永遠這樣下去。
可是陽光給一切籠上一層金色的紗,然後越來越亮,將一切回歸於一片耀眼的白。

瑪莎睜開眼睛的的時候,整個世界被白色的雲所覆蓋。
“我睡著了?”
“嗯。”在瑪莎躺著的柔軟的雲層上點著頭的是有著銀色瞳孔的貓蘇達和剛剛在這個陌生國度認識的少年卡米爾。

02
雲的國度。
流動的是變幻不定的白,無暇卻不刺眼。好像可以跳脫出原本的樣子,化成瑪莎叫不出名字的色彩。原來白色也可以這麼美,就好像是一切的開始,不屬於任何一種色彩,卻可以變成任何想要變成的顏色。
雲的國度裏居住著無拘無束的雲的精靈。卡米爾也是其中之一,他今年17歲。和這裏每個精靈一樣,在滿10歲以後可以擁有一塊專屬於他自己的雲。

“卡米爾?你為什麼選了這麼小的一塊雲呢?”瑪莎坐在卡米爾的雲上,覺得這塊雲特別的可愛,好像一塊棉花糖,小小的好像隨時有可能從上面掉下去。
卡米爾的臉突然變得有點紅,將雲層撥開一條小縫,指著雲下世界。透過層層絲絮般的雲的碎片,瑪莎看到一抹鮮豔的紅色。一條紅色的發帶系在一個少女的馬尾辮上。
“她喜歡這樣的雲。”卡米爾說。

03
就好像是一個任何國度都可能發生的故事,少年無意中聽到了少女的聲音,便開始注意她了。
只不過在雲的國度,在少年的成人禮上,從地面送來的聲音是風之少年的惡作劇。

“那片雲好可愛啊,好像學校門口賣的草莓棉花糖。”

好像只是下意識的,去尋找的聲音的主人。在層層的雲絮之下,一切都變得模模糊糊。各式各樣的聲音都在雲層中傳遞著,化為細碎的低吟。剛想要放棄,卻迎上的那雙漂亮的眼睛,頭髮上的紅色發帶醒目的讓人印象深刻,雲的少年就這樣選擇了這片“草莓棉花糖”,記住了那雙漂亮眼睛和紅色發帶的主人。

“你真傻,就這樣喜歡上她了?”蘇達用銀色的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望著卡米爾。“儘早放棄吧,你們是不同世界的人。”

喜歡究竟是一種怎樣的情感,卡米爾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心裏的某個部分,因為少女的出現而慢慢變熱,融化,流動到身體的每個角落。

左邊臉頰的一顆小小的雀斑。
生氣的時候鼓起的腮幫。
笑起來弧度略為有些不平衡的嘴角。
偷偷拿走了星之少年的望遠鏡片,去張望那個系紅色發帶的女孩。
每次都會為發現那些不起眼的微小的,卻讓他覺得異常可愛的部分而感到莫名的幸福感。

這就是喜歡嗎?

04
很多時候少年就這樣坐在自己的雲上,跟隨著女孩,坐了一年又一年。害羞的他怕被少女認出來,總是把自己變成很多很多不同的樣子。
有時是漂亮的日本金魚,有時是可愛的玩具小熊,有時是咆哮的小獅子,有時是帶著草莓的小三角蛋糕……

風會時不時送來少女的聲音,少年總是一個最專注的聽者。
10歲。“爸爸,我今天考了100分哦,是全班第一!”
12歲。“廣告裏新出的那種彩虹霜淇淋,你們你吃了嗎?好想去試試。”
15歲。“三班的蘇小魚好帥啊。可惜聽說有青梅竹馬的女朋友了。”
17歲。“你有沒有覺得那片雲好像一張憂鬱的臉呢?”
“這不會是我自己的臉吧?”卡米爾說這句話的時候沒有找到一面鏡子來照一照,他也想知道自己的臉是不是真的很憂鬱呢。

05
當夜色蔓延了整個天空,雲也自然隱匿在了暗之中。星星的少年們在沿著深藍色的天河,放出一隻只點上火光的小船,一路沿河而下,蜿蜒到所有可以到達的地方。雲的少年借著微弱的火光,在空中尋找著少女的身影。
冬季裏,地面上的另一種雲暈染了整個世界。看著少女搓著手呼出的白色霧氣,卡米爾突然有種距離被拉近的錯覺。如果可以,他想……

“對不起,等很久了吧。”少年拉起少女的凍僵的手,握在手心,心疼得呼了呼氣,塞到自己的口袋裏。
某種氣氛在周圍的空氣裏漸漸浮出,相視而笑的少年和少女都紅了臉。

可是為什麼那個拉起她的手的少年並不是自己。
卡米爾突然覺得自己呼吸也厚重了起來,那一團團的白色氣體模糊了視野。只剩下鮮豔的紅色發帶,飄蕩在冬季的夜色之中。

少年可以觸到天空,卻觸不到他眼前的少女。

06
如果這個故事不是發生在雲的國度。說不定可以是另一種結局。也許少年終會鼓起勇氣對默默守護喜歡了七年的女孩子說一句話,不是“我喜歡你”或者“我愛你”,而是一句“你好”……
少年所想要的只是一句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招呼而已

“蘇達,能幫幫卡米爾嗎?”瑪莎坐在卡米爾的雲上,問在她肩頭上的蘇達。
“想要和那女孩見面嗎?那只有一種辦法,也只有魔法師才做的到。不過那代價我想你也聽說過,下去了就再也回不到天上了,真的值得嗎?或許很快你就會忘記她了。”蘇達認真的看著卡米爾,看到他堅定地點了點頭。

忘記嗎?
如果真的會忘記她微笑時嘴角揚起的弧度。
忘記她奔跑時馬尾辮左右搖擺的頻率。
忘記她開心時最愛哼的曲調。
忘記她緊張時習慣性的將發梢繞在指間一圈又一圈。

那好像就連注視著她的自己也完全抹殺了。
忘記了她,自己是不是也就沒有存在過呢?

“瑪莎,契約。”
瑪莎閉上眼睛開始念動咒語,金色氣流開始圍繞在少女和貓之間。“以因菲尼特家族的婚約者之名,釋放我的契約者的力量。以吾之血交換汝之原身,蘇醒吧,因菲尼特•艾蘇•拉達爾!”
在瑪莎虛弱的將要昏倒的瞬間,髮銀瞳的絕美少年從貓的軀體破出,先一步扶住了她的身體。
“實現你的願望吧。也是我婚約者的願望。”少年對卡米爾說。

尾聲
“明明是晴天,居然下雨了呢。”
“天氣預報也是報的晴啊。”
“不過聽說好像就我們這個地區下呢。”

放課後,遭遇太陽雨的少女們都沒有帶傘。雨水頑皮落在她們的頭髮上,臉上,裸露的脖子上,打濕了潔白的校服,在陽光下微微有些透明。

“你怎麼了?怎麼哭了?”
“好像是雨水進到眼睛了。” 系著紅色發帶的少女沒有告訴夥伴,因為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在雨水落進眼睛的那個瞬間,心的某個部分好像被狠狠的扯了一下,有什麼東西就這樣隨著眼淚自然的落了下來,和雨水融合在了一起。下雨也是因為某個人在哭泣嗎?她望著墜下雨水天空,好像某種熟悉的東西消失了。

“蘇達?那是卡米爾悲傷的眼淚嗎?”
“不,那不是卡米爾的眼淚。那是卡米爾。”

2006年11月30日完稿以繪本形式刊載于《最小說》vol.5,vol.6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雲的魔法師(最初版) 」へのコメント

最后的结局创意真是无比的好呐

这篇文是我的最爱了呢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雲的魔法師(最初版)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balckalice.blog67.fc2.com/tb.php/3-37a3ad09

碎碎念

TN让我欢喜让我忧,深切需要补眠!
耽美是心灵支柱♪
爱礼丝©2006-2008

關于我

爱礼丝

Author:爱礼丝
星座:天秤座
血型:B
爱好:文字/漫画/音乐/睡眠/游戏/占卜/看烹饪书/空想/樱桃草莓图案等
性格:纯良/盲目乐观/美少年热衷……
计划:BJD自制研究中/新年BJD改妆中
马甲:阿亮/Alice.L/叮叮当当

♪BGM

最新日志及評論

Calendar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歡迎來到幻樂園

我的作品

ブログ内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