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1/05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连载最终回)

终于贴到最后一回拉,不容易捏!!!
也算是持续了半年的连载……嗯,虽然有非常多的不足和遗憾(也有虎头蛇尾之嫌疑),不过也是一次很不错的尝试拉!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6
By ALS

#69
人总是在不断改变。
那些改变就像新陈代谢一样,外表只是缓慢地变化,身体里有却血液在奔腾。
因为我们所经历每一件事,感受到的每一份情感,无时不刻不刺激着心脏,催促着我们体内流动的血液。
于是容貌也好,感官也好,言语也好,思想也好,虽然依旧都是属于自己的一部分,但是却渐渐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就仿佛一场终年不散的大雾,用灰白氤氲所掩盖的是各式各样的美好。而终有一日雾散开了,却发现自最初起就是错觉,一切早已在无声中改变。

#70
莫小薇是料不到的,她没有想过,一直在身边的人总有一天会离开,她一直以为在一起那是理所当然事。即使是在每次吐槽了那个总爱眯着眼睛说喜欢她的那个男生的时候,她也觉得男生会一直在她身边。
既然一直在一起,那么总会有机会说出那些一直说不出口的话。

直到那些自以为是“羁绊”的东西被轻易的扯断的时候,才知道从来不存在什么“理所当然”或者“天经地义”。
无论是父母无条件给予的宠溺,还是男生固执地要保护自己的誓言,又或者是死党对一直以来对自己的退让。记忆就像苦味像慢慢从糖衣下渗出的药,自舌尖渐渐融化,侵蚀了一整个口腔,却也在芭儿离开时让小薇明白了她与自己的病根所在。

你最想要但得不到的,却是我唾手可得的。
对于芭儿,其实一直有这样一种优越感。

“小薇,你选文选理啊?”邻桌的女生拽了拽小薇的衣角,再次把她从神游中拉了回来。地球少了谁都要继续转下去,显然对于莫小薇来说,地球转不转到还是其次,眼前更重要的是决定人生的“重大选择”。
瞄了一眼前面的夏汐,自从运动会以来明显消沉了很多的少年,正心不在焉地抄着板上的笔记。似乎是因为这些天心情一直不好的缘故连带对那个二报娘也总是爱理不理的,很是让小薇暗爽了一把的。
那家伙偏科偏得厉害,肯定是选理吧。而号称全面综合发展的自己,说白了,逃不过万恶的数学,还真是选什么都一样。
不过,如果选文的话就要和汐仔分开了。

自从铁三角缺了一块之后,小薇就产生了一种莫名危机感。总觉得连那个万年牛皮糖的影子也开始变得淡薄起来,好像随时有可能消失在教室的那个角落里。
说起来也是相当的讽刺,在终于有些察觉到自己心意的时候,却再次推开了男生的手,可是想要挽留的人却还是离开了。原本想要维持的三个人的平衡,因为一角的缺失而逐渐坍塌,一切化成了无用功。

莫小薇皱了皱眉,不理会邻桌的问题,扑到在课桌上。
神奇的课桌啊,请赐我力量吧,好困……

“早知道你要走,那时我就不会对他说那样伤人的话了。你给我死回来!不是说好了三个人一直在一起的吗?” 在梦里大吼大叫,拉着芭儿的手,想硬把她拉回来。只是还没拉动半分,就被一个“包藏祸心”纸团打醒了。
“笨蛋,流口水了。”纸团包裹的橡皮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大字。
只能恨恨地看向教室的那边男生得意的笑脸,默默咬牙,“什么危机感,我真是想太多了……”

#72
下了课之后,夏汐由于摸底考成绩不佳的关系被“灭绝师太”拖去办公室面谈,艾伶司来接小薇。三个人在走廊“狭路相逢”。夏汐没有见过艾伶司,只是认识他身上的初中部校服,随口问了句:
“哎,刚刚拒绝我,就荼毒祖国花朵了啊?”
“你不也是和灭绝师太人约黄昏后嘛。”
“哎,小弟弟你可别给这个姐姐带坏了。”夏汐倚老卖老地摸了摸小伶的头,一副我是前辈的样子。
“少来,这是艾伶司,下次再好好介绍给你。”拂掉夏汐的魔爪,小薇开始把某人往办公室的方向推。

刚送了夏汐,就发现小伶正用闪烁着十字星光芒的眼睛看着自己。
“呐呐,这是你第几次拒绝夏汐学长啊?”
“不知道……好像完全数不清楚……”小薇吐了吐舌头,“反正发生了什么事,我和他也都还是老样子,孽缘啊……哎,你关心这个干什么?”
“夏汐学长可是我情敌排行榜上的第二名,当然要关心下啦。”
“第一名是谁?”
“周杰伦。”
“那夏汐应该是第三名……第一名是山下智久。”

喂喂,重点不应该是第几名,而是“情敌”吧?小伶同学深感自己的恋爱之路依旧是“漫漫兮其修远”啊……

#73
小薇早就觉得艾伶司是个早熟的小鬼,不过没想到他一路上还真的掏出一本封面写有很大的颇有欲盖弥彰意味的“绝密”两个字的本子,开始涂涂写写起来。
凑过头去瞄了几眼,标题还都很劲爆,譬如什么“校长的外遇档案”、“高三年级摸底考考题”之类的。发现小薇有偷窥的嫌疑,小伶收起本子煞有介事的咳嗽了两声,神秘兮兮地把小薇拖到街边的圆桌上坐下。他这才透露了今天找小薇出来的目的——前几天去医院的时候竟然又遇到了温婷。
“我听见她和医生在吵挺厉害的,好像她家里还不知道她生病了。”
“她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啊?”
“具体也不清楚,不过应该是精神、心理方面的病。”
心理疾病吗?因为她的病汐仔才一直陪着她吗?那个滥好人……小薇眼皮突然跳了跳。别是要发生什么不吉利的事,她揉揉自己的眼睛,但心事却始终放不下来。

对温婷来说,夏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角色呢?
如果说在芭儿心中,夏汐是占了绝对重的份量的话。那对于自己来说一直陪在身边的汐仔就是她最信任、最依赖的死党。只是随着年龄的长慢慢溢出了那些纷乱的、复杂的、连她自己也分辨不清的情感,让她在总是想要回避。
那记忆中最温暖的笑容是不是终有一天会因为发现那条横在两人之间难以逾越的沟壑,而最终消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呢?

“这样的表情完全不适合你拉。”小伶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伸出手揉了揉小薇皱紧的眉心。
“小伶,为什么获得自己幸福就必须破坏别人的梦想呢?怎样的选择才是对的呢?”
小薇又开始拿小伶当“知心热线”,已经习惯了的小伶,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觉得,只要不后悔就好了。如果必须做出选择,那无论是对是错,都不要让自己后悔就好了……反正……反正我们还小嘛!”

不让自己后悔吗?可是好像已经开始后悔了。还小吗?这倒是个好借口。
还没有来得及舒展绷紧的神经,小薇在看到正迎面走来,对她挥手打招呼的男生之后,眉头皱得更深了。

#74
“你好像很不想看到我啊?”聂天逸看到女生着一张脸,嘴角扬起漂亮的弧度。
“……没有。”明显的言不由衷口不对心。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小薇已经很明确地了解了,聂天逸这个人可不是像他的笑容这么无害。她简直要觉得这位神出鬼没聂大少的每次出现都是算好时机的,没准这次在街上遇到,也是他精心策划的——希望是她想太多了。
而聂大少这次居然打了个招呼就放过了他们,只是告别的时候,男生看似只是突然想起一般随意地说:“哎,有空来看比赛,省内校际田径大赛,我是代表。”
有不好的预感。
“周末在a城举行。”
果然还是有预谋的……

#75
人生难得几回疯狂。
不过在拖上两个“共犯”的情况下,负罪感还是减轻了很多的。和爸妈谎称在同学家住两天,实际上坐上了去往a城的火车。这是她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坐火车,很小的时候妈妈也曾经带自己坐过,只是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
所以虽然只2、3个小时的路程,还是觉得相当的新鲜。而且这次的主要目的是去找在县城上学的芭儿,至于聂大少的比赛,只是“顺便”而已。
“喂,你们说,去县区应该走哪条路啊?”
“到了那儿在问吧。”
夏汐和小伶头也不抬地沉浸在火热的ndsl联机对战中,迅速用游戏建立起了友谊。受到冷落的小薇只能看着窗外随着火车启动开始倒退的风景,拿出MP3来解闷。女歌手清且空灵的声音流淌出来的时候,小薇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很疲倦了,但却总有那么一丝不安让她睡不安稳。

其实小薇也知道有些东西修补不好。
就比如那天偶尔翻起旧书的时候掉出一张《魔卡少女樱》的贴纸,是小时候她和芭儿争来的。突然发觉,虽然一直在一起,可是那些快乐的事却渐渐随时间化简成“我们在一起很快乐”这样单纯的句子,而那琐碎的、伤人的画面,却变成了细小的玻璃碎渣明晰地嵌入了皮肉里。
就像那张曾经在争抢中被揉得皱巴巴的贴纸在书里压夹多年之后,有些折痕被渐渐抚平,有些折痕被压出了蜿蜒的突起,像脉络清晰的疤痕。

#76
一觉醒来,火车已经开进a城,下了火车直接打车到了体育馆。到达的时候,开幕式正要结束。
聂天逸居然是选手代表,站在话筒前依旧是那副从容的样子。念完选手宣誓词之后,代表学校把优胜的锦旗交换给大赛组委会。
“我们学校是上届大赛优胜?我都没听说过耶!”
“反正你从来都没有什么集体荣誉感。”
“你就有了?上次我们班得第一,庆祝会你都照样落跑。”
“还不是因为你……”夏汐用力抿了抿嘴唇,剩下的话还是咽了下去,脸色变得阴霾了起来。
小薇这才发觉说错了话,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补救,只能僵在那,还好这个时候小伶插了一句:
“……你们两个别吵了,比赛就要开始了。”
大家的注意力才都被拉回到了场上。

不可否认,聂大少还是很有魅力的。还没有开跑就吸引了不少眼球,可能也是开幕致辞的效果所致。看着男生在跑道前做着准备活动,小薇自己也说不出对这个男生是种什么感觉。
从最初的会脸红心跳的那种喜欢,到之后的“由爱生恨”,再到那种因为男生的捉摸不透而产生的不安定的情感。不能说是喜欢,只是每次看到他跑步的样子,总会有一瞬移不开目光。
我这算是花心吗?小薇有点自我鄙视,干脆侧过脸逼自己不去看天逸比赛样子。只是发令枪响的时候,被吓没找到方向又转了回去。
之后眼睛里就剩下与化身为风,席卷了整个会场的男生。

不满自己的表现,乘天逸休息,就发了条威胁的短信去。
“我们先去看芭儿,不继续陪您了。”
对方只是是幽幽地回了一条:“芭儿是的学校是全封闭式的,谢绝一切外访。”

#77
寝室里,芭儿揉了揉略带红肿的眼眶,回想起过去几天的生活。
5点起床,1个小时晨练,接着早读开始一天的课程。晚上6点下课,自习到8点,9点半熄灯睡觉。
学校从来没有如此接近过一座牢房。生活也从来没有这么像一滩死水,完完全全的被困在那个小天地里。只是到了这样一个地方,心却反而更加静不下来了。
想到来之前越狱题材的电视剧正在网络上热播,芭儿心里不无自嘲地想,要是来之前多看看就好了,有需要的时候也好想个办法逃出去。

什么是有需要的时候?就比如今天,逃了自习回到寝室的时候看到聂天逸的短信——
“我们都来了,在市体育馆。”
虽然不能确定这个“我们”和“都”具体包含了谁,芭儿并没有回复,回复也有意义,因为她出不去。在之前的学校里被大家形容为“肆无忌惮长张牙舞爪”的自己,现在就好像关笼子里的困兽,想到这里她又自嘲地笑了笑,她还不如野兽,她已经被驯养了这么多年了。

或许就像聂天逸所说的她和小薇就是两个矛盾的综合体。小薇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去取去拿,拿错了再丢下;而她自己是明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却还不断地去试探。
彼此伤害之后,才发觉对方在心里的重要,但却又无法弥补那些已然产生的裂痕。

心情有些不好,便在床上赖到了下午,现在这个时间其他的同学都在自习教室里温书,学校里完全看不出是星期六的样子,诺大的校园里就只有她一个不务正业的。走到阳台上伸了个懒腰,却发现远处校门口传达室的大叔又跑出来训人了。大概又是不了解情况的人想要进学校被出来了吧?校门口的人影几乎模糊的不可见,但是却总觉得有些熟悉的感觉,莫非是小薇他们?不大可能这么巧吧。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芭儿还是忍不住冒着逃自习被发现的危险,跑下楼去。

到了校门口果然半个人影也没有,还差点被看门大叔抓包。之前那群被撵走的人,已经走得毫无踪迹。哎,原本走正门就不会有什么出路……
念头在心里一闪而逝,但瞬间像是抓到了什么,芭儿迅速的往学校的偏门跑去。远远就看见生锈的大门,淹没在丛生的杂草里,斑驳大锁静静地垂在门上。
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却又因为捕捉到青黄草丛中一札白色,而呼吸急促了起来。
洁白的香水百合插在大门的铁条之间,和锈迹斑斑的大门显得格格不入。芭儿取下那朵百合,扑鼻而来的是百合特有的隐隐幽香。

“亲爱的,你知道么,我们这种关系就叫做‘百合’!”电脑课,某人突然两眼放光的把脑袋凑过来。
“你哪又学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另一个白痴也来凑热闹。
“嘿嘿,汐仔你这就不懂了,你看网上有写的,百合指女孩子间深厚的感情,比单纯的友情深厚,多表现为依恋甚至喜欢……”
“好好……百合就百合。” 再不阻止,这两个人又要闹起来了。
“那以后百合就是我和芭儿的相认标记哦!”

好像自来到这个地方起就开始累积的眼泪终于冲破了最后一道防线,不断自行落下……
原来自己是这么想那帮家伙们。

落在寝室里的手机上显示出一个未接来电,和两条未读短信。最后一条消息显示的是——
“我们先回去了,在偏门有留下信物给你哦!”

#78
原本和小薇他们在一起呆着的时候,芭儿除了嘴巴比较毒以外一直是优等生的典范,从来没有尝试过逃课,更不要说翻门、单独旅行这样比较出格的事情。这次倒好,一次都过足了瘾,一逃居然就从一个城市逃到了另一个城市。
就在小薇他们离开后的礼拜一,芭儿终于越狱成功了。

在教室外的走廊里,小薇见到芭儿的时候几乎是雀跃着冲上前去拉紧了她的手,很久都不愿意松开。然后又撅起嘴巴问她讨要信物。

“喂喂,把我们都当成电灯泡啊。”夏汐有点不满的看着直接无视了他这个青梅竹马三号的两个女生,小薇和芭儿回过头看到夏汐有点酸的样子,默契地相视一笑。
芭儿像是想到了什么拉过小薇,把头凑到她的耳边,神秘地叽咕几句。三个男生都好奇的看着,也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只是看到小薇的表情一下变得很惊讶,之后又慢慢变得释然。
按耐不住好奇心,夏汐刚想要插进去捣乱,却被校园情报员的小伶一把拉住。

专业人士还没行动,你凑什么热闹,小伶的眼神传达的似乎是这个意思。 因为他和天逸都能猜到,芭儿说的正是有关夏汐的事。也许到了这个时候,坦然的面对自己的情感,小薇和芭儿的问题才算是真正解决了。
那自己是不是也应该采取一些行动了呢?

#79
大部分时候命运都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家伙。
而且通常开的都是些并不怎么好笑的玩笑。

小薇他们还在走廊上的时候二报娘刚从教室里出来,看到芭儿就突然惊叫了起来。那时候大家都被吓了一跳没有想到她会立即回到办公室通知了老师。
二报娘果然是二报娘,不会“辱没”这个称号。
老师很快就和芭儿的妈妈取得了联系,小薇从自习课上溜出来看到芭儿在老师的办公室里讲电话,越讲越激动,连一边的老师都上来拉着她。
这个电话讲了1个多小时。

直到放学的时候,芭儿才挤出疲倦的笑容从办公室里出来,说她妈妈半个小时以后来接她回去。这时温婷也才走出办公室,脸上的表情很呆滞,手里的试卷分数似乎是标红了。走路的时候目光也不知道聚焦在了哪里,狠狠地撞了芭儿一下,却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就这么茫然地走了过去。
小薇忍不住跳出来,气愤地指着温婷,咬牙切齿了蹦出一句:“你这种人不如死了算了。”
这句话就像是给温婷下了定身咒语,女生转过头头惊恐的看着小薇,吃吃的笑了起来,眼睛里有小薇读不懂的疯狂和绝望。她突然疯了一样冲向楼梯上跑去,嘴里依依呀呀念着旁人听不懂的话。
夏汐第一个反应过来,追了上去,他叫着“婷婷、婷婷”,但是女生只是头也不回地的继续跑着。小薇、天逸、芭儿、小伶也随着察觉出事态的不妙,跟着追了上去。
“回来,不要做傻事啊。”
无视身后劝阻的声音,女生冲上了楼顶的天台,头发飞扬在畅通无阻的风里。她眼里有着莫名的光彩,手里捏紧了试卷,像是拿着最重要的宝物。她跨过楼顶的围栏,看向地面的时候竟没有一丝恐惧,她让身体向前倾倒,仿佛风里摇曳的小枝桠,随时都有可能被风从楼上扯去。
之后她轻轻的一踮足,随着风势就倒了下去。

“抓住我。”
关键时刻到的夏汐紧紧地拽住了温婷的右臂,他匍匐在地上,把自己的另一只手也神了出去,想让女生拉住。可是双脚已经离开地面的女生却微微地摇了摇头。此时余下的众人都已经到了天台,纷纷把手向温婷伸去。
可是那个可怜的女生只是一再摇头,直到夏汐再也支撑不住她的重量。

“这个世界不需要我啊。”
脱手的瞬间女生的眼睛里还蕴着泪光,脸上竟露出了微笑的表情。瘦小的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在小薇的眼睛里用慢速播放,缓缓地坠落在地面。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小薇却觉得过了一整个世纪,所有的声音和色彩都被瞬间切断,只有一片漆,和在漆中不断坠下的女生。
接着就是一声撕心裂肺地尖叫,引发了楼底此起彼伏的惊呼和叫喊。


#80
生命竟然如此的脆弱。
死亡的感觉比自己溺水时还要来的真切且鲜活。
仿佛连自己的呼吸也因此而停住了,深色的绝望卡在了咽喉里,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不该说那句话的,是我逼死她的。
这个念头如看不见利剑般没入了身体,没有流血,但是却疼的锥心刺骨……

#81
大家都因为的坠楼而当场愣住,却没有注意到,因为刚刚女生坠下前最后的用力,另一个站在围栏外的人的身体也被扯出去了一大半,陷入了摇摇欲坠的境地。

“当心!”
“汐仔!”
之前伸向温婷的手纷纷转向夏汐。小薇不住地后悔,刚刚居然忘记拉住夏汐,或许拉住夏汐,不仅温婷可以得救,夏汐也不会陷入危险之中。只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却没有想得那么多呢,一向自诩临危不乱的几个人都完全乱了分寸。
夏汐抓着围栏外并不宽的水泥边缘,只觉得周围的风越来越强开始把他往下拽。自己只能如风中落叶般,无力地对抗着。天逸、小伶、小薇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用力把他往上拖。

“只要再撑一会儿,老师就上来了!”
“汐仔,跳下来。”
天逸计算着老师还有多久会来,下方突然传来芭儿的声音。教学楼一共5楼,芭儿正站在四楼的阳台上,和楼顶不同,阳台上有一圈铁的防护栏。两层楼的间隔并不是很高,只要找好角度,跳到四楼阳台应该不是难事。
夏汐朝脚下看了眼,不断摇摆倾斜着的地面上闹哄哄的,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了起来,心里不禁有些犹豫。望了望楼上的天逸和小薇他们,似乎都和他的想法差不多,不知道是该等到老师们来救援,还是现在先自救。但是芭儿看到上面没有动静,不顾三七二十一就爬上围栏,靠坐在铁栏杆上拉了拉他的腿,示意这里的距离并不高。
就当是单杠好了,夏汐闭上眼睛下定了决心。
他轻微晃动双腿,尽量让身体落下去的时候能形成一个斜角。真的像玩单杠一般,开始调整身体的重心。芭儿让在一边随时做好保护,而小薇他们更是万分紧张地拉着他的手臂生怕发生什么万一。

“1,2,3!”
夏汐在念出最后一个数字的同时,甩开了双手。身体借着铁栅栏的阻挡,顺利地滑向了楼下的阳台里。背脊磕在栏杆上相当的痛,但是有了双脚踩在结实地面上的踏实感,这份痛也就不怎么难承受了。
长长的舒了口气,坐在地上的夏汐手心已经满是汗水了,只觉得全身无力。心情还没开朗起来,却又被楼下救护车疾驰而来的鸣响,触动了刚刚的记忆,眼神顿时又暗淡了下来。
温婷。女生的最后绽放的微笑像暗中盛开的荼蘼,扎根在了内心深处。

其实原本并不喜欢这个女生,也隐约地发觉了她的异常,但是在她说出自己秘密的时候,却又不能丢下她不管。抑郁症,实际上并不了解这个病症究竟会有多么严重,只是在网络上查过后隐约地有些同情那个因为生病而不断地伤害别人和自己的女生。
或许也是因为自己是女孩惟一的依靠,便自以为是了起来。时间久了,原本的新鲜的助人劲头,却也渐渐变成了疲倦和厌烦。其实自己也不过是个伪善者,自私,自以为自己很伟大。如果自己可以成熟一点,更好的处理这件事,或许就不会酿成今天的悲剧。
那个女生的自卑也好,绝望也好,痛苦也好,以及甚少出现的快乐也好……自己是惟一的知情者。

#82
再之后的发生的事,小薇至今觉得没有什么真实感。

在看到为温婷而难过的夏汐之后,芭儿破天荒地没有泼冷水,而是说了很多安慰的话,可惜夏汐却好像灵魂出窍了一样完全没有反应。楼上的那几个看到夏汐已经“安全着陆”,也纷纷往楼下。正遇到来的老师拦截,小薇和天逸都直接拖进办公室,只让小伶去喊芭儿和夏汐。
所以小薇没有看到那一幕。

据说,夏汐因为太过自责所以用力去拉扯了太阳上的铁栏发泄。
据说,那些早已生锈的铁栏居然经不起夏汐的折腾,直接断了一截出去。
据说,芭儿当时还靠在那些铁杆上,猝不及防人就仰了下去。
据说,夏汐开始是拉住她的手的,只是手心的汗太多太滑……


#83
西丘中学一直是一个话题中学,虽然有很多话题已经明令被学校禁止谈论了,但是又怎么堵的住“悠悠众生之口”。各式各样的话题,依旧被广大学生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乐此不疲地传播着。
而最近流传的最广泛的故事则是关一个得了抑郁症的女学生。
其中最可信的版本是说,这个女生得了抑郁症却不敢和别人说,发消息给全班的同学求救,却遭到漠视。之后因为考试成绩不理想而遭到老师的责骂,还被男朋友抛弃,受不了刺激最后选择坠楼自杀。当然期间还穿插着这个女生和前学生会长争抢男友,结果会长大人落败,转学其他城市的八卦。以及之后会长大人心有不甘,从转学城市又杀了回来,和那个抑郁女大打出手,双双坠楼,一死一伤的悲剧结尾。

故事传的热闹,也没有人去会去深究其中的假假真真。

在这个故事带动下还火了一系列后续的小道消息。
譬如,那个蓝颜祸水的男生,自杀女生的父母在学校里围殴,没过几天就转学了的小道。
再譬如,学生会长其实是要救人,只是因为栏杆年久失修才坠楼,现在伤情严重的小道。
还有,田径队王子的超级美女母亲现身校园,要带儿子出国进修钢琴的小道
或是,连续蝉联两届不记名投票“西丘最可爱男生”的新闻社社长因为心脏病面临休学的小道。
等等等等……

聂天逸走的时候,他的美女母亲并没有出现,只有小薇和小伶去送他。天逸临行前对小薇说:“我本来是有话想和你说的,可是发生了这么多事,只能暂时保留了。”
小薇说:“我也有话要和你说,希望你去了那边也要继续跑步,我很喜欢你跑步的样子。”
天逸听了小薇的话,先是愣住,然后似乎是犹豫着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之后他又恢复了一贯的伪装乖宝宝的笑容,他说:“你爱上我了。”
之后就被一句“鬼才爱上你了。”催上了飞机。

离开机场,小薇买了一束香水百合,请要回去复诊小伶帮她送到医院。
小伶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最终还是走了。只丢下一句“不是你的错。”,眼神里全是担忧。

这个时候夏汐应该在病房里陪着芭儿吧?
独自留在机场的小薇仰起头望着眼前的高天流云。她就这么定定的看着,渐渐地整个世界都开始不断地旋转抛离,只是她一人站在气流的中心,感觉不到一丝风。
她只是觉得安静的可怕。
像是做完一本习题集,才发现答案都是错的。
又像是独自到舞会的时候,已经曲终灯灭了。

安静很快被手机铃声打破。
“喂?我明天就可以下床了,你想活命的话就不准再往外放什么我病危或者什么凄美爱情故事的谣言啦。”话筒是传来的是熟悉的牙切咬得噶泵响的声音。
“呵呵,今天天气很好呢。”
“别想转移话题哦!”
“那我明天来看你啊,最近买了很多好看的书呢。”

熟悉的语调又让小薇回想起那天那些不幸发生以前,芭儿向她发出的竞争宣言——
“你和汐仔我都不会放弃的,要是你也喜欢他,就公平竞争吧。”
她微笑着走出机场,视野一片开阔明朗。仿佛一切又回到那一刻,心境重新开始。暗自下定决心,小薇再次加快了脚步。然而蛰伏在前方的暗涌依旧在蠢蠢欲动,不知道未来又会兴起怎样的风浪。

其实习题集的最后总会有正确答案。
而我们的舞会也永远不会结束。
只是要做完多少本习题集,才能顺利地通过考试?
又要踮起脚尖转多少个圈,才能赢得王子的心呢?

【完】

后记:终于能给一直喜欢关注这部作品和对讨厌它希望它早点结束的大家一个交代了,只不过不知道大家能否满意>_<本来是想写一个3回的校园里恋爱轻喜剧的,而最终居然变成了现在这样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有人和我说中间关系太复杂看不懂,其实想写的就是那种因为年纪小,彼此之间很懵懂有点暧昧的感觉拉>////<不过我可能没有表现好,看来还要继续努力!最喜欢的角色一个是芭儿,性格相当矛盾的女主之一(小薇:她不是女二嘛?),名字取自编辑不二的谐音(其实性格也有点像哦),另一个是艾伶司,我的马甲,和爱礼丝首字母相同,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登场的时候,很想加一句作者的马甲华丽丽地登场了来着……)。
再次谢谢能一直看到最后的大家,虽然连载结束了,小薇他们的故事却还没有结束。最后还让你们看了这么多废话,真是不好意思。总之,在这里先再见咯。(我还要去问问编辑这段废话能不能算稿费……orz)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连载最终回) 」へのコメント

我看完了才留言的...
沙发没有了吧...

終于結束了呃..
暈死..之前一直不知道亮仔=愛禮斯...
不過現在知到了..HOHO..
問下..
BGM怎麽添加的?

悲伤的结局

还是会止不住的伤心
一直希望能有个美好的结局的泡泡就那样破灭了

在看了《恋爱习题》.《假面舞会》后
再次重新来看你的连载
然后忽然间觉得
连载的结局还是要比pook的结局好呢(说实话 两个都很悲伤 骗到了我的好多眼泪啊~~~~~~~~)

我的夏汐仔 天逸仔 小薇 芭儿
能不能再次回来
一切变得重新美好起来呢
5555555555555555

to aki
在面板的选项里,有追加的选项,里面有很多别人制作的模块,添加就可以了!

看完单行本再看连载,觉得连载比单行本好,结果并没有那么悲伤。因为我由始到终都很喜欢芭儿,她是个让人佩服,让人心痛,让人怜惜的人,希望她有好的后来,那个单行本的芭儿太悲惨了————身和心都是。。。让我有点仅仅于怀。
希望不要有太多悲伤的事。。。

看来两个版本
怎么回事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恋爱习题与假面舞会(连载最终回)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balckalice.blog67.fc2.com/tb.php/37-19903c3b

碎碎念

TN让我欢喜让我忧,深切需要补眠!
耽美是心灵支柱♪
爱礼丝©2006-2008

關于我

爱礼丝

Author:爱礼丝
星座:天秤座
血型:B
爱好:文字/漫画/音乐/睡眠/游戏/占卜/看烹饪书/空想/樱桃草莓图案等
性格:纯良/盲目乐观/美少年热衷……
计划:BJD自制研究中/新年BJD改妆中
马甲:阿亮/Alice.L/叮叮当当

♪BGM

最新日志及評論

Calendar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歡迎來到幻樂園

我的作品

ブログ内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