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1/06

肤色小说家

最近自己最喜欢的一篇文。
写的很有爱呢。
《七踪少女》是说七个不同的女孩子的故事,羊同学总是说我偏爱男主,那么这次就要写写几个有个性的女孩子呢!
话说还有六个没写(望天……)

七踪少女之
肤色小说家
For 岛vol.9
爱礼丝


多年之后,楚于收到了那本业已出版了的《人鱼王子》。在书的最后一页夹着一张纸,纸上是他熟悉的笔迹, 而下方的日期则仍停留在女生消失在暴风雨里的那一天。
“小楚于,你喜欢理想的结局,还是现实的结局呢?”
有些特别的声音依旧回响站在耳际。
如同暴风雨一般出现又消失的肤色小说家。

01
发齐耳的女生垂着头看着面前无人的游泳池里晃动的水波,时间久了脖子有些酸疼,她轻揉了几下脖颈,推了推鼻梁上的老式框眼镜,鼻孔轻微收缩着仿佛在嗅空气里的某种味道。
“小楚于!”
突然站起身,挥动手臂,女生的语气有了一丝兴奋,一个眉宇间有野生猫科动物神情的男生出现在墙壁的拐角处,小跑到女生的身边坐下。
“别叫我小楚于!”
男生虽然皱着眉头,倒也没有真的生气,女生显是看出了这点,脸上那种阴谋得逞的笑容从头到尾都没有收敛过。她理了理手里的稿纸,问:“自己看还是我讲给你听?”
“嗯……”没有犹豫太久,“你讲吧。”
“我就知道……”做了一个鬼脸,女生扬了扬手里的文稿,“是我新写的小说哦,讲一个普通的高中生的。女生的名字叫做娜娜。有一天呢,她听到学校的游泳池有不同寻常的动静……”
女生的声音很特别,就仿佛一双柔软的手极有规则的按摩着楚于的耳膜,让他在不知不觉中沉浸这样的韵律里。
可是,不对劲啊……
“喂,这不是和我们遇到那次一样嘛?”
一切的起因是他的一个秘密。

02
百褶裙及膝,白衬衫的第一个纽扣抵着脖子,领口的丝带整齐地系成一个蝴蝶结。在以校风开放著称、学生可以染发甚至打耳洞的西丘中学里,会整天穿着校服的林伊宁无疑是一个异类。现在是放学时间,她望着眼前的铁栅栏深吸了一口气,栅栏前“禁止入内”的牌子像是在引诱着她,进一步去探明前面不寻常的动静。
林伊宁尝试着从这里窥探仅有一墙之隔的游泳池,不过并没有成功。因为在室外,考虑到游泳课时对非课程内学生的影响,游泳池在修建时被巧妙地隐藏在了墙后。
再次深呼吸,林伊宁从不高的铁栅栏上翻越了过去。
水波声更加清晰了。

楚于在水中灵巧地一个翻滚,双腿用力地蹬出,便完成了从泳池的一头转向另一头的动作。他在水下潜行了一会儿,浮出水面的时候视野里多一个人影。
一身校服,奇怪的复古造型的蘑头,大得和她的脸不成比例的框眼镜,背着双肩书包,杵在他原本出发的地方,与其说是典型的书呆子形象更不如说是像是电视剧里夸张出来的角色。对于这个形象他并不陌生,今天游泳课的时候才刚刚见过,便是班上那个总是和他一起不去上课的女生。
正想着她为什么也总不去上课,楚于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迫使他停下了动作,立在了泳池中央。
“喂,你!不准看,转过去!”
“啊?”蘑头似乎是呆了三四秒才意识到楚于是在和她说话,慢吞吞地转过身去。
“不准回头!”楚于飞速地爬上了岸,冲到了更衣室里。

忙不迭湿漉漉地把衣服套在了身上,楚于走出更衣室,一打眼就看到蘑头还站在原来的地方,似乎是发呆的样子。
“喂,你刚刚看到了吗?”
林伊宁说:“原来是肤色的。”

03
像是突然切断了信号。
杂音撕扯着耳膜,视野里只剩下白单色的雪花点。
只是厌倦了,厌倦了这种每天反复播出的无聊节目了。

楚于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正常或暴露倾向,仅仅是在某个下午看到那池水的时候,忆起了家乡的小溪,唤醒了潜伏在心里的小兽。就突然厌倦了和同学的喧闹,厌倦了无休止地讨论季候赛、魔兽世界以及女生的胸部。从游泳课上逃了出去。回过神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池水旁边,白天还是那么喧闹的场所,此刻竟如此安静。
水波晃动诱惑着他,投入碧蓝的怀抱,然后一件件地脱去包裹着身体的外衣。
不知不觉每天和水的接触变成了习惯,好像这样真实的自己才能缓过一口气来。
直到遇见那个呆立在岸头的女生。

今天这件事如果换成是发生在文艺委员张菁菁的身上,她一定会马上发消息给她所有的姐妹,说:“我看到楚于的裸体了,虽然不真切,但是是裸体耶!”
如果是发生在楚于的同桌张爽身上,最多是在调侃他的时候加上一句:“楚于,你可别再光着屁股游泳了。”
可是这件事是发生在那个平日里循规蹈矩的林伊宁身上。她只是淡淡地完全无视楚于的问题,望着夕阳下晃动着的水面,说:“嗳,原来是肤色的。”
神色近乎于虔诚。
如果忽略她紧跟着的那句“你的胸锁乳突肌挺好看的。”和一脸图谋不轨的坏笑,或许楚于真的会相信,这眼前的这个女生是专门为了欣赏这黄昏时刻的水波而来的。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隐疾呢,比如包茎什么的……”
“喂,你怎么会知道那种东西?”
楚于有点想昏倒的冲动。
而看到楚于的反应,林伊宁则是转过头不解地注视了他两三秒,才恍然大悟地一拍手:“也对,十六岁的花季少女是不应该知道这种事的。”语气云淡风轻得仿若自己不是和楚于同年的少女一样。
“……你真奇怪。”
“因为我是小说家嘛,小说家总是和常人不一样的。”

还是很奇怪。
这样的林伊宁对楚于来说,在今天之前并没有过什么接触,他对她的全部了解也只是在班级里相当靠前的排名,稍显得与众不同的打扮,以及和自己一样从不上游泳课这件事。
她原本就是这样的人吗?

“那小说家同学,你为什么总不上游泳课?”
“秘密。小说里的主角总是要有点神秘感才好的,现在就告诉你就没有看点了。”
林伊宁的脸上突然绽放出一抹神秘的笑容,让楚于从心底升起了一种奇异的感觉,总觉得面前这个怪怪的女生真的有很多值得探究的秘密似的。也许是因为这个缘故,在他们分开时,他竟然鬼使神差地问出那样一句话。
“喂……你写的小说,能给我看看吗?”
听到男生的问题,林伊宁停下翻越铁栅栏的举动,目光刚好可以越过墙壁看到泳池一角不断晃动着的水波,她略微迟疑了一会儿,还是露出了笑容,“好啊,那三天后,还在这里吧。”

04
林伊宁是一个怎样的女生?
这个问题无论问多少人都无法得到确切的答案,但至少楚于知道,那天他在游泳池碰到的林伊宁和大部分人所知道的林伊宁是不同的。

自从那天之后,林伊宁那个原本模模糊糊的形象,渐渐在楚于的世界里清晰了起来。他有时也会有意无意地观察那个女生,看到她会在课间一直托着下巴,维持着放空的状态,也会因为走得太入神而撞到教室门口的柱子。在大家的眼里,她有些呆呆的,循规蹈矩,成绩也不错,是个书呆子。而对楚于而言,她却和他所遇见的所有的女生都不一样,古灵精怪,语出惊人。关于她逃避游泳课的秘密,在他们二次见面时,林伊宁就很大方地坦白了。
“我只是单纯不会游泳不想丢人罢了……”
可是楚于反倒觉得,林伊宁像是在故意隐瞒一些什么。

林伊宁所写的故事也很奇特,关于一个女生在游泳池碰到的神秘少年。
“女生到游泳池的时候,整个游泳池的水面都反射出银色的光泽,就像天幕坠了下来,星辰都漂浮在水面上。而在那些光泽的中央是一个少年,那个少年是人鱼的王子。”
楚于觉得故事里那个神秘少年好像在影射着自己,不过他并没有问,因为在林伊宁的故事里,在他们见面之后,少女便与王子相恋了。

“……他的唇落在她的颈间、锁骨、在乳峰上稍做停留,便一路下滑到小腹……”
剧情急转直下,然后被某人咽口水的声音打断了节奏,伊宁捏着手里的稿纸转过头,“有问题?”
“啊……”问得有些突然,楚于愣了愣,满脸通红地含糊道:“没,没有……只是你非要写这么详细吗?”
“这样写不好吗?”伊宁促狭地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会喜欢呢。”

每隔几天放学后林伊宁和楚于都会在游泳池碰头,念她新写的小说。只是有时候女生的笔下的大胆文字,总会让楚于这样的男生也红了脸。只能无可奈何地看着伊宁,那个从来不会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总是漫不经心的女生。久而久之,楚于的脸皮也被林伊宁训练出来,至少这样的相处让他觉得很轻松,完全不需要伪装自己。

只是校园里似乎永远都没有秘密。
没多久,就有和楚于相熟的男生来找他,神秘兮兮地问,哎,你和林伊宁是什么关系?

“你知道她以前的事吗?我和你说……”
以这样的 或者类似的句型开头的各种句子噼噼啪啪地砸下来,企图将楚于砸晕在有关于“林伊宁”字眼里。从女生的成绩排名到她穿的球鞋牌子,甚至是她在入学后不久曾经差点进错过男厕所这样陈年笑话也被挖掘了出来。似乎班级里的每个人要来说上两句,新鲜的,不新鲜的,表示一下“关心。”
偶尔和林伊宁提起的时候,她只是着用玩笑一句带过:“是你的粉丝还是我的粉丝啊?”
不过鲜少有关于她的家庭的传闻,也从没有同学去过她家。只是听说是从其他城市搬到这里的,家里还有一个弟弟。父母重男轻女,对她管得很严。

关于那些传闻,楚于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不过他倒是很感兴趣,是怎样的家庭会教育出林伊宁这样的怪胎。有时候看她专注于描述故事的情形,也会胡思乱想这个女生拿下眼镜换个发型会不会很漂亮。
“你要不要试着把眼镜摘掉啊?”
“这样?”
“……还是戴起来吧。”
在林伊宁根据楚于失望的表情猜出他的想法,来追杀他的时候,楚于想,看来偶像剧里的情节是不能轻信的。

05
下午第三节是游泳课。
灰色的云压在地平线上,偶尔从空隙里刺出几束光。教室里没有其他人,楚于捏了纸团丢了出去,顺利地砸在了坐在第一排的林伊宁身上。
“小十,外面感觉不错啊。”他冲着茫然地转过头的女生指了指窗外,因为林伊宁的名字总会被他念成零一零,结果最终也就简化成小十这样的称呼了。
“……这叫乌云遮不住太阳。”
“真没情调的形容。”
“小楚于你思春了吧?”
“小十,我拜托你说话像个女生一点好吗?”
“谁规定女生不能这么说话啊。”林伊宁忿忿转回身去。

楚于猛然思及林伊宁家里重男轻女的传闻,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触到雷区了。
“喂,生气了?我不是有心的……”
“你还真拿自己当回事。”尽管没有转过身,楚于还是能听出林伊宁的一贯诡计得逞的笑声。

话题到这里为止并没有再深入下去,尽管林伊宁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楚于对她的经历还是心存疑虑的。只是现在似乎还没有到问的时候。拖了张椅子到林伊宁的身边坐下,听她讲小说新的情节。

伊宁的故事并没有少女情怀太久。
王子在与娜娜相遇的第二天就被强制带回了人鱼王国,而深爱着他的娜娜则毅然踏上了寻找王子的旅程。
照理说男生到了楚于这个年纪,是不会对这样王子公主的故事感兴趣的,不过这是要在这个故事和他没有什么关系的前提下。楚于之所以对林伊宁的叙述有些沉迷,是因为他总觉得剧中的角色有些像他自己。
如果说在游泳池结识的王子和少女是他和林伊宁。那从两人的相爱,他是不是可以推断出林伊宁有些喜欢他?除了小说,楚于并看不出什么端倪。

“王子呢?他不想见娜娜吗?”
“王子就留在他的国家里。因为他既然是王子,他就有身为国王和王后的父母,有属于他的臣民,他要听从他们的安排,履行自己的责任。就算是想见又有什么用。他是人鱼,人鱼对人来说其实就是怪物不是吗?”
“这么说太过分了吧。”
楚于习惯性地去拍林伊宁的肩膀,没想到女生刚好一转身,手掌正落在某个不该落的地方,一时间呆住了竟忘记移开。
“喂,色狼,你要摸到什么时候。”
“……我无意的!”
“无意的也不行,你要让我摸回来。”被摸的那个居然笑得一脸邪恶。
“摸就摸。”楚于叹了口气,这次算是给这个色女逮到了。
“那你还穿着衣服干什么?脱!”林伊宁豪迈了。
“非要……”看到林伊宁不达目的誓不休的眼神,楚于只能认命地脱下T恤,“苍天啊,这次亏大了,我只是摸到一块洗衣板而已……”
“嘿嘿,兄弟,手感还不错哦。”林伊宁的色爪马上跟进在楚于的胸上拍了几下。
“你不是有个弟弟吗?摸他不行?”
“摸不到,我弟弟怕我跟怕艾滋病似的。”

“你们……在做什么?”突兀地插入两人之间的是另一个女生的声音,教室的门口走进来一个女生,正惊讶地望着两个人的举动。楚于下意识的推开林伊宁的手,因为这个声音他很熟悉,是他们班级里最漂亮的女生戴梦。

06
楚于曾经说过喜欢戴梦基本是全班皆知的,那还是刚入学不久的事。不过那时,对于楚于这样的追求者,戴梦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只是最近班级里的一些骚动让她重新注意起楚于来。这里所说的骚动自然是有关楚于和林伊宁的事。
人吧,都有些虚荣心。但凡什么东西和“限量”,“售罄”,“只剩下一个”,“大家都在抢”这样的词语联系在一起,总是更加容易引发人掏腰包的欲望。
戴梦也正巧是有点虚荣心的漂亮女生,虽说林伊宁不是什么美女,可也是班级里成绩排名数一数二的女生。知道他们两个每次都会缺席游泳课的戴梦,灵机一动想要看看楚于和林伊宁是否如同传说中的真是一对。找个了个借口从游泳课溜了出来,没想到居然就给她发现如此惊爆的一幕。

赤裸上身的男生,还有一边嬉笑的女生。戴梦登时红了脸。
林伊宁反应倒是快:“别误会,我们在讨论小说呢。”
实际上戴梦误会不误会林伊宁本来并不在意,只是她从楚于的表情里看出了端倪。
“和人鱼有关的主题哦,所以叫楚于做模特,给我参考呢。”

把戴梦也拉坐了下来,林伊宁再次讲述自己的小说故事。戴梦这样的女孩子果然更容易被这样的故事所吸引,很快就开始问东问西了。
“后来呢?后来呢?”
“后来,人鱼王国派了刺客去阻止娜娜。”
“刺客?男的女的?好看吗?”
“超级美少年哦!叫夜鳞。”
“比王子还漂亮。”
“嗯,比王子还漂亮。”
楚于无力地看着林伊宁不费吹灰之力就搞定了戴梦,看来放学后的小说聚会,很有可能又要多了一个人。

07
“1962年,一艘载有科学家和军事专家的探测船,在古巴外海捕获一个能讲人语的小孩,皮肤呈鳞状,有鳃,头似人,尾似鱼。小人鱼称自己来自亚特兰蒂斯市,还告诉研究人员在几百万年前,亚特兰蒂斯大陆横跨非洲和南美,后来沉入海底……现在留存下来的人居于海底,寿命达三百岁。后来小人鱼被送往海一处秘密研究机构里,供科学家们深入研究……喂,你今天怎么心不在焉的?”
“有这么明显吗……你刚刚说的那个是什么东西?”
“是真实世界的美人鱼哦。”林伊宁笑了笑,接了一句感叹,“啊,我低调的校园生活。”
此时他们正躲在堆放体育器材的库房里。

那天在教室里和林伊宁遇见戴梦之后,关于他们之间关系的谣言愈发甚嚣尘上。
尽管那只不过是他被甩之后和戴大小姐的第一次接触(说实话,被拒绝前也没怎么接触过),可是关于他们的三角关系,已经被传得可以编成二十集以上电视连续剧了。即使现在再来质问戴梦也没有什么用处了。戴大小姐一口咬定,自己只和几个死党提过。

“那个孩子应该也不是有心的吧。不过,即使不是有心的也会伤害到别人呢。”
林伊宁现在也成为了众人眼中的焦点,因为关于林伊宁其实是双重人格的流言已经成为他们故事里最大的关键。尽管平时的林伊宁还是保持着老样子。不说话,总是发呆。可是对她指指点点的人却日益多了起来。

为了躲避周围强势狗仔们的追堵而连午饭都不能吃,躲在这里的两个人,自然是郁闷至极,而林伊宁把一切都归功于楚于。
“小楚于啊,你朋友也太关心你了吧。”
“并不是都是朋友。”楚于摇了摇头,“要和每个人都做朋友,太累。”
“真不像人气王楚于会说的话呢。”
“越是和他们在一起,我就好像越来越不是自己了。其实最近我一直想回山里算了,没有什么负担,很多事也不用自己勉强去了解。”
“你那是逃避吧,一开始不是你自己想要朋友的吗?”
“也许吧。”楚于回想起刚刚到达这个城市的时候,他还是同学口中什么都不懂的“乡下人”,只不过两年半的时间,他已经和那些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看不出什么区别了。
“小楚于你的优点就是很诚实呢。不用担心了,你能回去的地方永远都在那里,不是吗?”林伊宁像是猜出了楚于在想什么,安慰式地拍打楚于的肩膀,“所以就把这里当作旅途中的一站好了。”
旅途中的一站吗?
你也是这么看待生活的吗?

“发现了!”
瞬间就被嘈杂的声音包围了,先是同班同学各式各样的表情。接着,随着一声轻呼,所有的声音都收敛了起来,楚于和林伊宁看到人群分了开来,走出来的是他们的班主任老师。

08
戴梦并不会掩饰自己对楚于的兴趣,不过班花也有作为班花的自尊和骄傲。
所以在她叔叔新经营的室内游泳馆开张的时候戴梦不仅邀请了楚于还邀请了林伊宁。理由是作为对之前的事情的道歉。虽然她觉得错并不在自己,但整件事确实因为自己的加入而变得更加糟糕了。抱着会被拒绝的念头去的,不过林伊宁一口答应了。
“我还以为你在学校已经游够了,千万记得带泳裤。”林伊宁凑到楚于旁边小声嘀咕。
“你不是不会游泳的吗?真的要去?”
“当然要啊,不过泳装的确是个问题……”

戴梦看两个人咬耳朵的样子,总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七上八下的,拉扯着胸口,让她不得安宁。楚于和林伊宁在体育器材房被当场抓包的事情,几乎整个年级的人都知道了。但听说林伊宁似乎很轻易地几句话就搞定了他们的班主任老师。
大部分人都认为,老师本来就比较相信那些成绩好的学生。

戴梦叔叔经营的游泳馆的确不错,天花板上是一整块一整块的玻璃,可以看得见天空。
被切割得四分五裂。

楚于平躺在水面,等待着两个女生。不久就看到戴梦红着脸从更衣室里跑出来。身后自然是阴谋再次得逞的林伊宁。
林伊宁穿了一套银白色的泳装,两截式的。上面是背心,下面是短裙,越发显得瘦了。而穿着红色连身泳装的戴梦,则是曲线毕现。
楚于在林伊宁的耳濡目染下,也有些浮想联翩了。

“怎么了,大小姐。”看到戴梦撅着嘴的样子,再想到林伊宁的恶习,楚于也大概猜到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小十把我看光啦。”
“还摸光了,啧啧,大小姐的身材啊……”林伊宁在一边补充。
“那你看回来了吗?”
“没有,她是换好了来的。”
林伊宁很配合地在此时发出了奸笑声。
“真像色大叔。”
“子曰:食色性也。”
女生边笑边假装摸胡子。

虽然这个开场被林伊宁搞出了一些颜色。不过,并没有影响到他们之后的好心情。
首先是楚于批判林伊宁对他的长期的欺骗,谎称不会游泳。接着他们又惊叹于林伊宁身上据说是连夜缝制的泳装的做工精致,尽管楚于觉得这套泳装凸显了某人的洗衣板身材。
再然后,便是三人都熟悉了的小说时间。尽管今天没有手稿,林伊宁说起故事依旧是信手拈来一样。

人鱼国派来的美少年刺客夜鳞爱上了娜娜。原本是要阻止她找到王子,杀死她的,却在任务的过程中对她产生了兴趣,进而爱上了她,兴起了想要保护她的念头。
“产生兴趣是恋爱的前兆呢。”林伊宁说这话的时候瞄了戴梦和楚于各一眼。似乎意有所指。

回去的路上心情已经恢复的戴梦因为今天发现了林伊宁新的一面,显得特别高兴,一路蹦蹦跳跳地。
“小十有时候真像男孩子。”
“要是男孩子就好了,就来追你了。”
“好啊,那我就和小十在一起哦。”戴梦边说边偷看了楚于一眼。
“那,约定好了。”
楚于有些不理解地看着这些女孩子。尤其是林伊宁,和戴梦在一起的时候,与其说是某些行为像男生,在他看来倒是心态更和这些小女生接近了起来。
走到路口,戴梦的爸爸来接她回去。戴爸爸骑着一辆电瓶车,停在路口。微白的鬓角可以看到汗水流下来。蜿蜒到背上,聚成一张深色的地图。
“那我走了哦。”戴梦和他们道别,然后欢快地向父亲跑了过去。“爸爸,我们回去吧。”戴爸爸微笑了一下。眼角露出深浅不一的皱纹。

“小十?”电瓶车启动然后离去,楚于却发现身边的林伊宁还望着那对父女曾经短暂停留的地方。
“令人慕呢。”
“什么?”
“哪里都慕,无论是作为女孩子,还是作为孩子。”
楚于一时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好,只是和林伊宁一样,一动不动地站在路口。直到林伊宁轻声地问他:
“要到我家来吗?”

逆光的时候人影就会变得单薄又捉摸不定,仿佛随时都会消失。
此刻的林伊宁就好像要从空气里消失了一样。

09
白色窗帘透出昏黄的光,尽管已经傍晚了,林伊宁拉开窗帘的时候,楚于还是习惯性地用手去挡了一下。
假象中刺眼的阳光。

林伊宁的房间很干净,干净得如同一个时间静止的空间。
进门的时候,她的父母都在,仓皇地和楚于打着招呼。用探询和甚至是惊恐的眼神望着他走进林伊宁的房间。
然而却没有和林伊宁说一句话。

直到坐在林伊宁房间的地板上。他也没有什么真实感。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书架,有颜色的只有那些书。一本接着一本。

“这里的书你都看过?”
“倒背如流。”
“又唬我。”
“其实我过目不忘。”
“喏,你今天翻过的,225页第6行是什么?”
“这本书只有204页。”
“那你要考满分岂不是很容易?”楚于放下手里拿来做实验的篮球杂志。
“是很容易,但那不是他们所期望的。”林伊宁指向门口的方向,屋外正好响起钥匙扣转动和金属门打开的声音。
“我弟弟能争气就够了,我不能变得太引人注目。”

你知道吗?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好像你平时讲故事的样子,像是在讲别人的事。你总是这样,是不是只有这样,才不会让自己太难过呢?

楚于没有说出口,只是难过地低下头,心脏因为屋外的与先前林伊宁回家时完全不同的反应而跳动着不安静的杂音。

“别说这些了。想看我的衣柜吗?”
“哎?”
“你不是也参与了,猜我有几套校服。”林伊宁露出一副你别给我装了的表情,走到白色的衣柜旁边,答案马上要揭晓啦,“当当当当……”

被打开的衣柜里挂满了衣服,但是只有两种不一样的款式,夏天的校服,冬天的校服。
“怎么样,你猜对了吗?”
“为什么不买点别的衣服?”
“其实也有别的衣服但都是男生的款式,我不喜欢。”林伊宁将衣服拨开了一些,露出里面的一个储物箱。“到这里上学以后就不穿了。”
“他们……不给你买新的吗?”心里的杂音似乎又大了一些。
“除了校服,他们不会给我买别的衣服的。所以我才要写小说,自己赚钱嘛。”
一瞬间,楚于想要冲出去,问一问屋外正在对他们另外一个孩子嘘寒问暖的夫妇,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林伊宁。
可是有人拉住了他的衣角。
并没有用什么力的,却让他停住了所有的动作。

这是他记忆里,林伊宁第一次这么像一个女孩子。她对着他笑,脸上似乎还带着红晕,“谢谢你,小楚于,谢谢你。能认识你,能做一个女孩子真是太好了。”

离开的时候林伊宁的父母和弟弟正在客厅里吃饭。楚于并不想和他们打招呼,他换好鞋出门。林伊宁把他送到搂下。

“虽然我把责任都推给他们,其实现在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
走的时候林伊宁说“很满足了”,只是楚于还不能理解其中的含义。

10
“喂,你和小十究竟是什么关系?”提问的是戴梦。
自从加入了林伊宁他们,戴梦就越发对这两个人感兴趣了。几乎是和在班级里完全不同的人嘛。尤其是楚于,虽然林伊宁也很怪异,但是以前从来没有发觉过楚于是这么率性的一个人。而且,那双像猫一样的眼睛,盯着她看的时候总会让她的心跳不知不觉变得快起来。唯一猜不透的是楚于和林伊宁之间的关系。
似乎是可以毫无顾忌地拉拉扯扯开各种尺度的玩笑。这就是人家说的超越了性别的友情?戴梦可不相信。男生和女生之间是没有百分百友情的,即使是0.01%也会有异性间的吸引存在,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那么楚于和林伊宁是情形是?

楚于自己也不清楚,是同学,谈得来的朋友,死党,或者假想的恋人。
是啊,假想的恋人,他曾经无数次把自己和林伊宁想象成小说里的人物,
在家乡的山野里,他在那棵古老得叫不出名字的大树下面,等林伊宁来找到他。在风向转变的时候,林伊宁的身影出现在地平线的尽头,对他挥着手,就好像每次他从通往游泳池的最后一个拐角出来,林伊宁都会对他招手叫他小楚于一样。
等待着娜娜的人鱼王子。

然而这些答案都不能说给面前这位可爱的戴梦听,总之先应付一下了。
“应该算是谈得来的朋友吧。”
“哦?小十也这么说呢。”
“哎?”
“我也问过她了,答案和你的一样呢。”
听到这样的话,楚于的心里涌起一阵失落。最初是一点点的刺痛,然而伤口却无法抑制地越扩越大。
至少应该是更特别一点的存在吧。

这样的情绪被带到了下午放学后,自然也逃不过林伊宁的眼睛。
“喂,你在闹什么脾气?”
“娜娜会爱上夜鳞,而不要王子吗?”
“现在还不知道。”
“你不是作者吗?”
“可我又不是娜娜。”

如果你不是娜娜,那关于王子和娜娜的故事,都只是我自己的妄想吗?楚于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像小女生一样,沉迷在一个不属于他的故事里。

“……只是谈得来的朋友吗?”
“什么?”
“你不是和戴梦说我们只是谈得来的朋友吗?”
林伊宁撇了楚于一眼,突然站了起来,或许是因为太急了,手一甩,稿纸都飞了出去。白色的纸片四下飞散,有几张落在了水面上,摇摇晃晃不肯立即沉下去。
楚于紧把靠近池壁的稿纸都捞了起来,“这样放着会被人发现的。”他脱掉外套和鞋子直接踩进水里。

林伊宁没有看楚于只是呆滞地望着肤色水面上的白色一点点被浸湿,脸上的表情也分辨不出是愤怒还是悲伤。然后转身,走向出口。

“林伊宁!”
楚于对着突然变得反常的林伊宁吼了起来,可是前面女生并没有停下脚步。
“林伊宁,你怎么了?”
疾行的身影停了下来,似乎是过了很久,林伊宁才转过身来,一字一句地对楚于说:“我是和戴梦说过,我们只是谈得来的朋友。”

11
期末考试放榜的时候,林伊宁的名字显眼地落在年级第一的地方。
她这才向楚于透露了,这是那次班主任如此简单就放过他们的交换条件。上次的事发生以后,第二天林伊宁就恢复成了平常的样子,好像完全忘记了那天的事。他们也还是时常去游泳池那里碰头,但楚于总觉得林伊宁在刻意地与他保持着距离。
戴梦似乎也从有点不一样的气氛里嗅到了什么,不过,她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在两个人身边打打闹闹地,只是有时候会突然陷入沉思。
而林伊宁的故事也终于进行到了尾声。

“……在夜鳞的帮助下,娜娜终于找到了她的爱人。她本来可以选择和爱她的夜鳞无忧无虑地在一起的,可是她还是选择了她爱的人鱼王子。”
“那王子呢,王子会怎么做呢?”楚于总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小楚于,你喜欢理想的结局,还是现实的结局呢?”
“分别是怎么样的?”
“理想的结局是,娜娜和王子留在了人鱼王国,成为了王妃,从此王子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那现实的呢?”
“现实的啊,人鱼王国容不下这样的恋人,王子放弃了王位和娜娜走了。他们到了一个村庄里安居了下来。某一天,娜娜进城了,王子出去干活,有人无意间把水泼在了王子身上,然后看见了王子身上露出的那条鱼尾。村子里的人都惊呆了,他们都拿起武器,高喊着,打死这个怪物……于是娜娜回来的时候,王子已经不在。”

林伊宁口中的现实的结局让戴梦和楚于都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楚于突然问了一个不相关的问题。
“这部小说,是讲的我们的故事吧。我是指我,你,还有小梦。”
戴梦的眼睛跟着亮了起来。
“是啊。”
“我不是人鱼王子吧?”
“你少臭美了。”

楚于觉得自己似乎离林伊宁的秘密又近了一步了。
没有想到是,林伊宁那么精准地预见了自己的命运。

12
为时两个多月的游泳课终于结束了,接下来的就应该是暑假。
体检是假期前的最后一个项目。
林伊宁说:“我pass。”

楚于隐约猜到,林伊宁的秘密就躲藏在她不能在人前脱去的衣服之下。也似乎逐渐能摸到关于人鱼王子和娜娜的真相,只是还少了一点东西。
一点很关键的东西。

林伊宁的母亲来学校找老师打招呼,在走廊上遇到的时候,楚于从她微变的表情看出她认出了他。走过楚于身边的时候,那个母亲叫住了他,问了几句林伊宁在学校的情况。
楚于一一答了,可是总觉得对方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有些不耐烦想要走人,却没想到对方竟直接问过来那样的问题。
“你喜欢那个孩子吗?”
“……喜欢,很喜欢啊。”第一次在成人面前谈论这样的问题,楚于还是红了脸。
“那你了解那个孩子吗?你知道她是……”
母亲的问题嘎然而止,楚于看到林伊宁和戴梦在走廊的另外一头望着他们,女人望了眼自己的女儿,转过身向相反的方向边摇头边离开了。楚于听到她低叹:
“要是那个孩子也能像这样健康就好了。”
林伊宁难道是有什么他不明白的病症。
楚于疑惑地望着林伊宁,企图在她的那张总是笑得跟小恶魔似的笑脸上找到些什么,却完全看不到一丝破绽。倒是没有注意到戴梦眼眶红红,紧紧咬着下嘴唇。

接下来的事情就如同暴风骤雨一般。

13
莎士比亚说过“外观往往和事物的本身完全不符,世人都容易为表面的装饰所欺骗”。
楚于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追上正往校门口走的林伊宁。女孩转过身,将双臂伸向他。
她的手贴在他的脸颊上。
她说:“一切都结束了。”
楚于望着她,她说:“我早就说过的,人鱼王子对人类来说只是怪物而已。”

林伊宁自出生起就得了一种病症,大约2000人就会出现一例的“性分化异常症”,Intersexual。自来到这个人世她便同时拥有男女两种性征,。医学上不能界定她为男性或女性,而这种病也暂时还未找到成因, 只能依靠出生后较大的染色体或性征一方来暂时决定性别。

“好恶心。”
“就是阴阳人吧。”

原本竭力隐藏的秘密已经变成了校园里最流行的话题。
体检那天林伊宁被骗到了医务室,被强迫脱下了衣服。那些脱掉她衣服的女生都尖叫着从医务室跑了出来,好像真正被非礼的是她们自己一样。
照理说以林伊宁的头脑是不该被骗的,被骗的原因是她们利用了戴梦,或者说是戴梦甘愿被她们利用了一次。因为她听到了楚于和林伊宁妈妈的谈话。
“你不觉得她最近太出风头了吗?又是年级第一又抢了你喜欢的男生。”
她并不是真的想报复林伊宁或者怎么样,只是想给她开个小小的玩笑气气她。
只是戴梦也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的。

楚于终于参透了林伊宁小说的真相,她从来都不是娜娜,她是人鱼王子,所以她才总是强调人鱼只是半人半鱼的怪物。
而娜娜……
他想起那天在校门口告别时林伊宁的话,她对他说,“再见,我的娜娜。”
原来娜娜是他自己。

不久之后林伊宁的母亲就来给她办理了退学手续。
楚于拉着那个仿佛在几日内苍老了十岁的母亲说,让我见见她。
那天是真正暴风雨。楚于的整个生命里下得最大的一次暴风雨。

林伊宁站在雨里看着他。雨水打湿了她的脸颊,尽管仍是笑着的,楚于却觉得她在哭。
林伊宁说:“你都知道啦?”
楚于点了点头。
林伊宁叹了口气:“其实我出生以后父母一直是把我当作男生来抚养的。但我明白我的身体以后,我觉得这并不是我所希望的。”她转过头看向自己家的方向,“尽管我这么任性,他们还是为了我搬到了这里。他们并不是重男轻女,只是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是一个怪物。”
“你不是!”楚于的声音很快被淹没在了雨声里。
“其实一开始我也不习惯做个女生,开学的时候还曾经走错过厕所。衣柜里都是男装,妈妈不愿意给我买平常的衣服,她怕我变得不正常,但她不能阻止我穿校服,所以我订了好多套校服。我想穿裙子,就算只是校服也没有关系。我好慕戴梦,我好想做一个她那样的女孩子。”
“你是一个女孩子啊,不需要慕任何人!”楚于在风雨里声嘶力竭地喊着,想要让自己的声音穿透层层的阻碍直达林伊宁的心里。
“我看过你的身体,戴梦的身体,我和你们都不一样。我知道我是一个怪物,但是,和你们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可以做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了。可是,怪物和人一直在一起是会阻碍你们获得幸福的……”
“你别走。”
林伊宁又露出了促狭的笑容,“你让我亲一下我就不走了。”
“真的?”不同于林伊宁玩笑般的神情,楚于用力地看向雨夜里女生隐隐映出微光的双眼,企图想要看到她真实的想法。
“当然是真的。真是的,这种事本来应该是你们男生主动才对哦。”
“那……”
在这样的风雨里,楚于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笨拙地点了点头。林伊宁的嘴唇又是如何落在自己的嘴唇上,混合着冰凉的雨水,轻轻地触碰了一下便分开了。却让火烧般灼热的温度从唇边蔓延开来,一直燃烧到楚于的心里。
他突然觉得,无论这个女孩子是怎么看待他的,就算只是把他当作朋友。他也还是喜欢她的,那么的喜欢她。
即便她真的是来自人鱼的国家,他也想守护这样的她。

暴风雨越来越大,林伊宁的母亲在楼上催促着。林伊宁和楚于告别,转过身打算往里走。男生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小十,无论你是不是生病,或者遇到其他什么是,我都很喜欢身为女孩子的你,只有这点,请你不要忘记了。”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呢。”林伊宁回过头,“因为你只有诚实这个优点呢。”

回头的瞬间,泪水无法控制地从林伊宁的眼眶里冲了出来,和雨水混合在一起,肆意地流淌在脸颊上。
“还好是下雨天呢。”她低头进了公寓楼里。

14
那之后已经过了几年了呢?楚于望着头顶晴朗得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

那天淋得湿透回到家,睡觉前接到戴梦的电话。女生一边啜泣一边在电话里说对不起。
“……上次是我骗你的,小十没有说和你只是朋友,她说‘楚于说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们就是什么关系’,所以我才那样和你说的,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小十一定是很喜欢你的,请你一定要留住她。”
原来她也是喜欢他的。
放下电话,竟然克制不了喜悦的心情,兴奋了一宿没有睡着,想要第二天就告诉林伊宁自己的心意。兴冲冲地到达林家的时候,却发现她的父母也在焦急地寻找她。
林伊宁离开了家,从此杳无音讯。

“这个大骗子,居然就那样走了。”

楚于掂量着手里的书,翻着翻着,翻到了最后的结局。

娜娜找到了王子,王子说,让我吻你一下,我就放弃我的国家和你离开。
于是娜娜闭上眼睛,感觉到嘴唇上温柔的触碰,一种温暖由内而外地包裹了她,仿佛再次回到了母体内一般安心。
然而她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却一个人也没有。她发了疯似的到处找寻着,直到空气的振动里传来爱人的声音。

“因为你的吻我将会变成人类,尽管我也不知道会花上多久的时间,但总有一天我们会在人海中重逢的……当我们再次认出彼此时,就再不会有分离了。我的娜娜,你可以等我吗?”

我会一直等待你的……
我亲爱的肤色小说家。

>>>to be contiune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肤色小说家 」へのコメント

喜欢,有爱

考试考试...

考试考试阿....炼狱炼狱阿....加油加油....
回来看....

.满喜欢得,
好好笑,.里面还説到包皮?包茎?

猜猜

我坚信林伊宁一定会变成一个男的
因为……
阿亮是个同人女啊

振臂高呼一下——同人女万岁!!!!!!!

to 致命
……orz,小十可是非常想做一个正常的女生呢……所以我不能那么对待她的~

阿亮姐姐~爲什麽時光上不了呢?已經好久了哦~望時光重新開放~

《膚色小說傢》寫得很不哦!!島9很好看呢~
期待劇情ing...希望小十會和小楚于在一起~雖然沒什麽新意啦~哈`

肤色故事很新鲜呢 吸引人~~ 不过后面的内容不会真要等到岛10出来才能看吧 TAT

呵呵 一听小十就想起jolin了...最初那时候我还很奇怪为什么论坛上大家都叫她10呢。。。

PS:亮亮是怎么把fc2的blog字体都调整成正常的呢?我的就总是有大有小的.. TT_TT


在岛九上看到叻。
真的超喜欢。
可是我不是同人女 >.<

还是很希望能在你blog上看到更新
(虽然说很不可能-.-|||)
那就岛快出吧!
(我觉得这个更不现实。)

班级同学都说很喜欢这个故事呢~
情节很有悬念~
阿亮加油哦~
要坚持日更哦~~

我看你写出怎样有爱的女主来……

喜欢,很喜欢,恩

快 快
島10...快...

女主的身体是男生的身体吗?发现同人女的自己竟然都会喜欢阿亮文里的女主~

希望他们能够相遇啊,喜欢这文XD 被感动了。

膚色小説家

コメントをどうぞv-9


阿哈,快出來吧,下集!!!

很喜欢啊~~~



我想你出单行本……
话说我觉得说这句话很不负责任……

先前在岛上看到的……

很喜欢呀~~

很特别的情节

不是说
>>>to be contiuned...
的吗?

怎么那么久了还没有……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肤色小说家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balckalice.blog67.fc2.com/tb.php/38-27efe961

碎碎念

TN让我欢喜让我忧,深切需要补眠!
耽美是心灵支柱♪
爱礼丝©2006-2008

關于我

爱礼丝

Author:爱礼丝
星座:天秤座
血型:B
爱好:文字/漫画/音乐/睡眠/游戏/占卜/看烹饪书/空想/樱桃草莓图案等
性格:纯良/盲目乐观/美少年热衷……
计划:BJD自制研究中/新年BJD改妆中
马甲:阿亮/Alice.L/叮叮当当

♪BGM

最新日志及評論

Calendar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歡迎來到幻樂園

我的作品

ブログ内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