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9/26

風與少年的放課後

風與少年的放課後
By 愛禮絲

01
頭髮是跳躍的紅色。
光線是搖擺不停的金色。
微微露出的耳朵上是閃耀著的銀色。
校服是乾淨的白色。
從天而降的話音阻截了少女的道路。樹頂的枝丫還在晃個不停。陽光被樹影撕扯成無數細小的碎片,散落在校服的白色立領上。被風吹起的校服裙擺還沒有服帖下去。
卓曉音覺得自己有種錯覺,剛剛在樹頂說話的男生,此刻,正單膝跪立在她的面前。

“我發現你了!”
平常的一天也就這樣不平常的拉開了序幕。


02
“什麼嘛~~~~~~~~~~~~~~~”
拖得很長的尾音,劃了一個並不優美的弧線,隨著最後一節課的下課鈴聲,和話音的主人一起無力地伏到在課桌上。
啊啊,居然只是社團而已。
曉音第N遍想起早上遇見的男生,再次感歎自己的天真。這個世界上果然是不會有什麼漫畫裏的情節存在的。
雖然嘴裏說著“我發現你了!”這樣的臺詞。
雖然毫髮無傷地從那麼高的樹上跳下來。
雖然比自己見過的任何男生都要美少年。
但這一切的一切居然只是為了拉人進社團而已。
這麼平凡而又現實的目的。

要拉人,犧牲色相就好了嘛。要像早上這樣,他跳死就算了,怎麼能給了少女夢想又毀了它呢。
曉音有些咬牙切齒。
那什麼社團活動,不就是做做樣子而已!就算是以綜合素質教學聞名的柳秀中學,除了少數運動社團的是真正每天活動外,其他大部分社團也只不過是學校的形式主義罷了,而加入社團的同學也大都只是掛個名,在名義上實現了學校的素質教育。她對這樣形式化的社團活動可是興趣缺缺。
不過,有人為了拉人進社團這麼拼命也是一件很稀奇的事了。
是什麼樣的社團呢?都還沒來得及多問,不過,我們學校應該沒有雜技社吧。
“哎哎,我果然是漫畫看多了呢。”
想到這裏,曉音忍不住又歎了口氣。

下巴在桌面上磕久了,有點痛。四顧一下,連值日生都也已經走了。
於是乾脆整張臉都奉獻給了桌面。反正眼不見為淨。
已經第幾天了呢?
只是不想要這麼早回家。

空蕩蕩的教室裏一如既往的安靜。
曉音的腦海裏卻仍舊吵吵嚷嚷的靜不下來。
早晨的少年。隨堂測驗的答案。昨天偷看的漫畫情節。隔壁教學樓裏那張熟悉的睡臉。
慢慢蔓延開的思緒,交錯延伸到每一個神經末梢,觸動了記憶的某個領域。
“我發現你了!”
猛地抬起頭,那張帥氣卻有些蒼白的臉從模糊變成清晰。
接著是坍塌的聲音。
莫非該少年登場都要這麼驚天動地,曉音默默在心裏哀號。

“你,你,你……”
你幹嗎突然湊這麼近呀,嚇死老娘了,再靠近一釐米就該吻上了。從椅子上翻倒的曉音看到男生伸出的手,紅著臉只說出三個“你”。
手很大,但是握上去卻有些冰冷。為什麼會這麼冷呢?曉音還沒有來得及多想,就被拉出了教室。
男生拉著曉音一路小跑。腳步越來越快。放課後的學校好像化成了另一個空間,本該熟悉的走廊和大門都變得有些光怪陸離。
地平線橙色。窗口閃動著金色的光。曉音微喘著氣,耳邊儘是風的聲音。望著男生的背影,有些微亂的頭髮和被制服立領遮住大半的脖頸。是黃昏的關係嗎?少年的輪廓好像隨時都可能從前方夕陽的光線裏隱去一般。一會兒模糊,一會兒清晰。

他會就這樣帶著自己消失嗎?
如果真的能從這裏永遠消失好像也不錯。
只是不知道另一個世界還有漫畫可以看嗎?
有卡凱西和愛華嗎?
還有那個人,他會來找我嗎?

痛!
直到額頭隔著柔軟的布料撞上了男生的脊背,才發覺站在了一間陌生的教室門口。
今天怎麼這麼多災多難。雖然過去好像也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曉音想伸手去揉揉被撞痛的額頭,卻發現牽著的手還沒有分開,臉不禁又紅了。下意識地將手從男生的手裏掙脫了開來。
被甩開的手揉了揉紅色的頭髮。男生轉過頭,對曉音微微一笑,用很好聽的聲音說,“對了,忘了說,我叫Rock,一起玩音樂吧。”

03
就好像校服的裙子一定要到膝蓋以下。
女孩子必須是清一色的色直發。
上體育課的時候,男生在操場的東邊,女生在西邊。
老師反復在班會上強調著“不要早戀”。
柳秀中學是一所以校風樸實,紀錄嚴明而聞名的重點中學。
也因為如此。曉音才對Rock這樣的男生的存在感到無法理解。
然而更讓她無法理解的是,她自己竟也任憑這個奇怪的男生強行登記她為社團成員。

真是上了賊船了。
整個社團連她居然只有2個正式社員,雖然社團名單列表足足寫滿了三大張。但是照Rock的說法那些都只是為了湊數的幽靈社員。這樣的社團居然也能夠在學校裏存在下去,她真的有些佩服Rock的本領了。不說他如何拉到那麼多幽靈社員,他從樹上跳下的表現還真是夠玩命的。
說是一起玩音樂,在人數不夠的情況下,社團活動只是Rock的個人演唱會而已。雖然曉音對Rock鍾愛的搖滾樂並不排斥。不過她對如此破舊的社團教室——舊校舍廢棄的音樂教室,和如此古怪的社長——竟將自己的社團起個社團R 這麼個人主義的名字,能否拉到其他社員很有疑問。
當然她的疑問還不僅僅這一個。

“Rock,你真名是什麼?哪個班的?”
“嘿嘿,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可是高中部的名人。說起我的事蹟可要講上三天三夜了……恩,你有興趣聽嗎?”
“……算了,你還是別講了。”

“你一天要跳幾次?呃……我是指那棵樹。”
“這可是商•業•機•密!”

“學校為什麼讓你找了這麼個破地方?”
“你認為校長會同意讓我坐在新的音樂教室裏碰他一萬塊買的吉他,三萬塊買的架子鼓和五萬塊買的小提琴嗎?”

“你頭髮也太顯眼了吧,老師沒讓你染回去?”
“我天生的!”
“去死。”
“我在班主任老公開的髮廊染的。”
“……”

“喂喂,為什麼要找上我?”
“不是你自己和我說要入社的嘛。”
“我們今天是第一次見面吧?”
“你忘記了?你很久以前就和我說要和我一起組樂團玩音樂的。”
“什麼嘛,很久以前我根本就不認識你,你不想說就算了。”曉音不爽地別過頭去。
男生作了個無辜的表情,但曉音可不吃這套。
於是短暫的沉默後,男生又開了口。
“……其實。”
“其實什麼?”
“我常常看到你一個人留在教室裏。”
“……”早就注意到我了嗎?
“所以覺得你應該……”欲言又止的語氣。
“應該?”喂喂喂,卓曉音你臉紅什麼。
“應該是個沒事可做,很閑的人!”肯定的語氣。
“……”= =||
“不,應該是非常空的人!”肯定加強的語氣。
“……”orz
曉音只覺得自己要昏倒了。
自作孽不可活啊。

04
有些事情太過自然,自然到讓人忽略了去問為什麼。
比如呼吸。比如思念。比如愛。

如果幾年後,曉音回頭去問問自己為什麼和Rock這麼快變得熟撚,卻沒有感覺到奇怪,那一定是因為太過自然的緣故。她常常會有種和Rock認識了很多年的錯覺,特別是在漸漸熟悉了他隨心所欲行事方式和愛強迫人的壞習慣以後。

“喂,你不怕頭被夾掉啊。”
看到那顆紅色腦袋在車門快要關上的那一刻還探出去左右張望,曉音著實為他捏了把汗。
“還不是你這個死丫頭沒出現嘛。”
“我剛剛趕上呀。就從後面的門上了,是你自己沒看到我。哼,沒看到我就自己上車了。”
“本少爺有預感!”
“少來!”
“演唱會要開始了!”
“就知道!”

曉音總覺得自認識Rock以來,他一直在做著各式各樣讓人驚訝的事。
從樹上跳下來拉人入社。
在舊校舍的樓頂上開個人演唱會。
翹掉一下午的課去看地下樂團的小型演唱會。

曾經被Rock拉著跑遍了校園的每一個角落,尋找一個“適合活動”的場所。以前從不知道自己也可以這樣的奔跑。不用在乎飛揚的裙角,不用在乎亂掉的頭髮,不用在乎汗水濕了白襯衫,緊貼在背上一塊,Rock說,很可愛,是一個不標準的心形,愛的力量嗎?曉音就一個拳頭打了過去。
然後她和他就這樣吵吵嚷嚷的度過了一個又一個放課後。

大部分的下午曉音和rock都會在舊校舍的樓頂上開只屬於他們的演唱會。rock會站在那些巨大的管道之上。擺弄著吉他,哼著他自己發明的曲調。
紅色的頭髮飛揚在夕陽鮮豔的色彩裏,燃燒成晃眼的金色。
風轟鳴著環繞著少年前傾的身體,應和著他的旋律,穿梭在管道的罅隙之間,將敞開的校服衣擺吹的鼓鼓的。
揮動的手臂劃破空氣,那軌跡交織出一張巨大的網。
聲音從網中穿過。
好像可以飛翔起來。

從此那些律動混入了曉音的呼吸。混入了她的血液。
在每個放課後,在無人的校園裏,在她每一個細胞裏,不斷迴響。

就像一個小時的車程以後,站在狹小卻擁擠的會場裏。周圍很吵,但卻可以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撲通撲通,隨著音樂的節奏越來越激烈。
曉音感覺心臟似乎可以從口腔跳出身體,按捺不住的是那種久違的心情。眼前的景色好像模糊了起來,只能感覺到節奏、旋律、嘈雜、混合著急促的呼吸。
突然想起表演開始時,Rock的眼裏閃爍的某種熟悉光芒。
穿過那道光的中心,是兩年前為看一場露天的搖滾演唱而和姨父姨母走失的哥哥和自己,那時望著舞臺的哥哥,眼裏露出的也是這樣光芒。
然後穿過一道又一道這樣的光,光點的盡頭是三口之家的背影漸行漸遠。

“結束了我們回去吧。”
打破夢魘的是的Rock熟悉的聲音。
少年習慣性的拉住曉音的手。
涼涼的,卻溫暖了全身。

05
說起學校裏生活,想要提起的總是那些可以讓人微笑的東西。
課桌裏放書和零食的那個角落。
專屬於老師們的那些可愛的外號。
手機上帶草帽的路飛和拿著網球拍的龍馬。
他說的那句,我真的很擔心你。
那些瑣碎的小細節化成很多很多的微笑,滲透在整個青春時代裏,然後凝結成生活的全部。

翹課的事最終還是被老師發現了。
看在曉音一向成績不錯的份上,只是叫到辦公室稍微訓斥了幾句。
沒想到的是他會來特意找自己,絮絮叨叨的交待了諸如不要翹課。要好好學習。要中考了,放學以後不要亂跑。要按時回家。不要和奇怪的人在一起。許多許多和他帥氣的臉並不怎麼合適的話。最後欲言又止了好幾次,還是說了,我真的很擔心你。
我真的很擔心你。
曉音其實明白這句話的涵義 。
曾經不只一次的在放課後的教室看到因勞累而伏在桌上睡著的哥哥。
最初奇怪,接著是猜測,然後是詢問。最後是明白。
“他說妹妹總是很晚回家。他不放心。”
雖然每次都會因為繁重的學生會的工作累到早早就睡著,可是卻還是會以這樣的形式陪著自己。
曉音曾經試著說服自己,哥哥也許只是單純的因為累了。只是單純的想要休息一會兒再回家。
但僅僅一句“我很擔心你”,就徹底打敗了曉音。一切都好像找到了期望中的出口,只在那一瞬間就全部洶湧而出,沖毀了自己高築的堤壩。天平的砝碼重重的倒向一邊,是刻度表上也讀不出的數值。心畢竟是個連自己都無法控制的東西啊。曉音對自己也無能為力。
也許在心裏她自己都沒有發覺的角落裏,早已悄悄計畫著自己的小陰謀。晚點,再晚點回家,哥哥也許就會擔心我了。

再次惡狠狠的對自己說,“卓曉音!你這個‘戀兄情結’!”

父母早逝,從小由外公外婆撫養,外婆過世後,又被姨母一家接去生活。
曉音是一個習慣了顛沛流徙卻從不自怨自艾的孩子。但在姨母家生活已經三年多了,她卻找不到自己的容身之處。姨父姨母對她很好,可言辭之中總有些客氣的味道。曉音也曾試過努力融入這個家庭,但有些事並不是靠努力所能達成的。
那一刻直到現在還印象深刻。
姨父姨母終於找到失蹤一整天的她與表哥。本以為會被大罵一頓。卻沒想到一上來就是姨母摟住表哥泣不成聲的場景,姨父也好像守護者一般站在姨母身邊,守護著一對母子。曉音看著眼前的一切無法出聲,年幼的她隱隱地領悟到在那個時刻就該是那樣的場面。終於明白到“外人”這個詞語的真正含義,眼眶不自覺地熱了起來。
本以為那個幸福的家庭就將這樣從被淚水模糊的視野中漸漸消失。
但是還是有轉身向她伸出手的人。
並不是錯覺。
那個她一直稱作哥哥的人。
帶她沉迷於漫畫,逼她熟悉搖滾樂的人。
曾幾何時,他已經不僅僅是哥哥那個角色了,更是她最好的師長,朋友,共同的秘密持有人以及心目中唯一的家人。在曉音發覺之前,一種朦朧的情感已經在她的心裏不斷滋長,在時光的孕育下破開精緻的外殼生長出尖尖的刺來。

“在煩惱什麼呢?”
“嗯,家裏的一點事。”
“別想了,走吧,一起唱歌去。”

不能不去想的是那麼熟悉的哥哥也會變成另外一個人。
所有的漫畫都被收進了箱底,所有的遊戲也都從硬碟上刪除了,那些堆滿一整個櫃子的搖滾唱片變成了英語聽力,每天晚上反復在CD機裏播放著。是因為快要升高三的壓力,還是因為學生會繁重的工作。曉音也不清楚。現在哥哥身上已經無從尋找過去的痕跡了。只有沉默寡言,不苟言笑。
常常會懷念起哥哥以前常常掛在臉上的透明的笑容,好像網球王子裏的不二周助。
想像他微笑著說:我很擔心你。

Rock唱起俏皮的兒歌,想要逗曉音開心。
只是曉音聽不出,少年真正想要唱出口的也是,我很擔心你。

06
“Rock你有兄弟姐妹嗎?很親的那種?”
“有啊,有個很喜歡的妹妹。”
“我也有個哥哥。”
……
對話以這樣的形式開始,展開,又變為少女靜靜的敍述。
坐在表面有些班駁的管道上,Rock一直靜靜地聽著曉音說著哥哥的轉變。

“你哥哥真可憐。” Rock直到最後才開口,有些感歎的味道, “周圍給他的壓力太大了,想做自己喜歡的事都不行。漸漸的連自己喜歡什麼也忘記了。”
“他以前不是這樣的。”曉音搖了搖頭,“他以前也很愛音樂,愛搖滾,吉他也彈得很好。”
“以前,以前又怎麼樣,現在還不是這樣,音樂只能我來搞。”Rock一反常態的有些激動,但曉音仿佛沒有聽見。
連自己喜歡什麼都忘記了,那該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啊。
如果沒有了左助和鳴人,沒有了娜娜和奈奈,她的生活又會變成什麼樣呢?是不是也能像哥哥一樣忍受著最愛的東西被剝離的痛苦,血淋淋繼續走下去,直到變成另外一個自己呢?
曉音痛苦的搖了搖頭,再次想到那個長大了的哥哥。
想到他對自己說話時,那淡淡的憂愁。

不僅僅是哥哥。
總是以三年前的走失和哥哥的改變為理由說服自己去忽視姨父姨母關切的目光和言語。但是她無法忽視那種侵入生活每一個細節的關懷。
從每次穿之前都被燙的很平整的校服
到一支支削得很尖的新鉛筆。
再到那些總是一樣不少的放在書包角落裏的創口貼,餐巾紙,潤唇膏。
事到如今鬧彆扭的只有長不大的自己而已嗎?
現在,是時候做回“好孩子”了嗎?
猶豫了許久還是開了口。
“Rock。”
“嗯?”
“哥哥叫我以後要按時回家。我以後可能放學不能留下來活動了。”
“這怎麼行!你可是我的唯一的社員啊。”
“我也幫不上什麼忙。”
“誰說的!”
“Rock,我真的不能……”
“可是你不在就沒人聽我唱歌了。”
Rock的語氣裏有曉音從未聽過的悲傷的味道。好像透明卻又深邃的藍寶石碎開成細小又光亮的碎片。曉音的心裏也有什麼開始碎開,碎成一片一片,墜入了眼眶裏,融化成一種透明而又溫暖的液體。
“你也要放棄嗎?”
風呼嘯著,傾聽著少年們的沉默。

07
離開時,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主動拉Rock的手,還是像最初那麼冰冷。
“Rock,你的手好冷。”
“是你的手太熱了吧。”一如以往的戲謔的語氣。

是你的手太熱了吧。
那便是分別的最後一句話。
像一個小小的光點,破開重重迷霧,將早就藏在心中的真相顯露了出來。
原來冰冷的從來不是少年的手。
只是看到他就不自覺地升高了溫度,手變得燙燙的卻沒有發覺。
然後溫度變得越來越高。
早在最初的時候就喜歡上了他吧。
是比起哥哥更加喜歡的人。

想到這裏,曉音突然感到開心了一些,不再像剛剛告別時那麼沮喪了。
她輕輕哼起了Rock常常唱的那段旋律。小跳步地走向車站。

我知道我不是一個完整的軀體。只有音樂能填充我的生命。
如果你聽見我呼喚的聲音。請留在這裏。
為什麼你要把我和音樂放棄。無人的校園是我唯一的棲息之地。
如果你聽到我的旋律。請把他們烙印在你的心裏。
請不要忘記。請你不要忘記。
被放逐的風的另一種聲音。


好像是零散的拼圖突然在腦中閃過拼成的方法,一片一片逐漸開始組合在了一起。
曉音似乎想到了什麼,想要回去學校確認。可是回家的公車已經緩緩啟動了。

尾聲
為什麼從第一次見面起體溫就會自然升高?
為什麼剛剛認識,卻感覺如此熟悉?
為什麼喜歡那首我聽過千百遍的歌?
為什麼總是在我最需要的時候拉起我的手?
為什麼只出現在放學的午後?

拿著三大張社員名單的曉音,跑遍了整個學校,只是這次沒有Rock強拉著她的手。
想要從紙上一個個陌生的名字中尋找關於Rock的線索,可是卻沒有任何關於他的消息。

“不知道啊,我沒加入什麼社團。”
“我們班沒這個人吧。”

直至最後的下課鈴聲劃開了黃昏的帷幕,曉音手中的名單也進行到了末尾。
強迫自己鼓起勇氣去尋找那最後一個希望,卻發現一行熟悉的字跡。
拼圖的最後一塊。

“那主唱真是太帥了!我也想變成那樣。”演唱會散場,少年拉著少女的手走在前面。
“嗯,不過姨媽姨父該擔心了吧。”少女仰著頭看著少年的背影在黃昏裏勾勒出金色的邊,有一半幾乎融化在了空氣裏。
“啊,紅色的頭髮,我也想去染一個。”少年依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腳步越走越快,“你能數清他帶了多少耳釘嗎?真是太帥了。”
“嗯嗯。”少女只能應和著努力跟上少年的腳步。
“對了,你知道搖滾的英文是什麼嗎?”少年突然轉過頭,少女一個來不及撞上了少年的脊背,頭微微有些痛。
“你們沒講吧,我們昨天學了,叫Rock!Rock!知道嗎?曉音,你可以要記住哦。”

眼淚無聲的落了下來,潮濕了手上的名字。
社長:高二(3)班Rock,副社長:初三(1)班卓曉音。
叫Rock!
曉音。
記住哦,

還能記起,有著漂亮臉孔的紅發少年如何不顧自己反對自行在紙上記下這行字的場景。
並不是幻覺。
那些零散卻又鮮明的細節,從身體的各個角落,彙聚到了一起。
自稱Rock的少年。

從沒想過他會以這樣的真實的形象出現。
那是曾經存在於年幼的他們的憧憬之中的那個紅發少年嗎?
還是那個放棄了搖滾的少年過去一直想要變成的樣子?
異或是自己心中的從沒有改變過的那個人?
曉音也不明白。
這個世界難道真有漫畫裏的情節存在嗎?
那些跳躍著的旋律好像還存在於她的細胞裏
可是那些旋律的主人,出現了又消失了。
無從解釋。

為什麼你要把我和音樂放棄。

“你也要放棄嗎?”

“我們都不想要放棄的啊!”
打算離校的行人都不明所以的注視著少女無助哭喊。
這是成長必須付出的代價嗎?

愛麗絲長大了,九月兔消失了。
屬於Rock的魔法,那些孩提時的無知無畏的,那些任性,那些不成熟,在理性的念頭萌芽之後被吸收殆盡,生出紅色的只綻放一瞬的花。

恍惚中,有人走過來輕輕叫她的名字。
制服上別著的名牌刻著高二(3)班的字樣。
“今天一起回家吧。”
熟悉的聲音,陌生的句式,拉住她的手暖暖的。
於是再沒有紅頭髮。沒有銀耳釘。沒有校服敞開。沒有風。沒有“一起唱歌吧。”
沒有了那個有“戀兄情結”的小女孩。

“曉音你知道嗎,風經過的時候會有兩種聲音。”
“你又唬人。”
“難道你沒學過熱空氣上升冷空氣補充,空氣流動形成風?有兩種空氣就有兩種聲音。”
“好像有點道理。我聽聽。”
“聽到什麼?彙報情況。”
“報告,除了一般的風聲,我還聽到一種聲音。好像是R•o•c•k~~~~~~~~”
“我就知道,只有曉音同志你能聽到屬於本少爺的聲音。”
“少臭美了拉你,誰聽得到你的聲音啊。”

聽不到的另一種聲音。
這個放課後,風和少年同時從學校裏消失了。
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

2006年11月3日完稿刊載于《最小說》vol.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風與少年的放課後 」へのコメント

纠结了很久 还是8懂“放课”的意思

亮亮
我看了以后有点悲哀
不过有点纠结
还有点不懂

承認待ちコメント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者の承認待ちです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風與少年的放課後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balckalice.blog67.fc2.com/tb.php/4-9e2ce3bb

碎碎念

TN让我欢喜让我忧,深切需要补眠!
耽美是心灵支柱♪
爱礼丝©2006-2008

關于我

爱礼丝

Author:爱礼丝
星座:天秤座
血型:B
爱好:文字/漫画/音乐/睡眠/游戏/占卜/看烹饪书/空想/樱桃草莓图案等
性格:纯良/盲目乐观/美少年热衷……
计划:BJD自制研究中/新年BJD改妆中
马甲:阿亮/Alice.L/叮叮当当

♪BGM

最新日志及評論

Calendar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歡迎來到幻樂園

我的作品

ブログ内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